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绩溪会馆——北京历史文物志

  • 北京一闲人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40953
  • 积分:0
  • 6
  • 4066
  • 2017-05-19 14:55:36

绩溪会馆——北京历史文物志




  原宣武区椿树上头条1号院旧时称绩溪会馆,胡适先生曾担任过20年的董事(馆长)。我的祖父一家从1936年至1982年一直居住于此,长达46年。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创建

  绩溪会馆明代始建 历时四百年

  明清时期的北京,是商贸繁华的大都市。明朝嘉靖年间(1561年),在京的徽商建立了歙县会馆,这是最早的徽商会馆之一。据史料记载,清乾隆年间,徽商在北京经营典当、银楼、茶号、布店者不计其数。为了在商界互相提携拓展事业,绩溪会馆、安徽会馆等在京相继设立,成为北上徽商、赴京举子、徽州老乡最重要的歇脚处和联络处。

  关于绩溪会馆的建立,有两种说法。据绩溪嘉庆县志载,北京绩溪会馆建于明万历乙未春(1595年),为加强乡足友谊,团结互助,和衷共济,邑人葛应秋与余任卿,积极倡捐在京置建绩溪会馆之善举,并推选曹华宇作册,在京绩溪邑人诸公,人人欣然捐款;另外1947年11月北平市政府社会局《绩溪会馆总登记表》中记载“创建于前清乾隆年间”。我的祖父曹根泰曾说,绩溪会馆的老房子建于明代,会馆在清乾隆年间进行过大规模的修缮、扩建。

  会馆产业包括椿树上头条1号至5号、北椿树胡同14号共六所,计房屋98间;绩溪义园门牌二号地三段内房屋6间,合计占地4.26亩。其中椿树上头条1号为主馆,面积最大,居住者多为绩溪人。其他是附属产业,对外出租,收入用于长班(看门人)工资、房捐、公益捐、水电杂费、修缮房产、资助贫苦同乡和学生等。绩溪义园位于龙潭公园西北部,为乾隆时期置办,用于安葬绩溪来京去世者。

  绩溪会馆是徽商筹资倡建,由徽商和不同职业的徽州人组成董事会,有徽商捐资形成的可靠经济支撑,有严格而具体的会馆规条。按照1826年《绩溪会馆规条》的规定:凡应乡会试朝考来京及外任入觐者,俱准入居馆内;如或人多房少,乡试年份先尽乡试者居住,会试年份先尽会试者居住,不得任意占据;若遇房屋空闲时,无内眷之候补候选人员,亦准居住;其余一切人等概不得住居会馆。由此可以看出,绩溪会馆原为本县会试及顺天乡试人及同乡商人寄旅之所。科举停止后,由旅京同乡士商继续居住。

  进入民国以后,绩溪会馆由绩溪旅平同乡会负责管理,也成为同乡会的附有财产。同乡会每年举行全体同乡大会,由在京同乡推举出董事、副董事,负责办理旅京同乡的公益事项,并兼管会馆。居住的多为同乡会会员。绩溪县来京者,经同乡介绍加入同乡会,可入住绩溪会馆,大多安排在椿树上头条1号院。  

  人物

  首任馆长胡适:仕途从绩溪会馆起步

  绩溪会馆是胡传、胡适父子两代踏上仕途的起点。清末绩溪会馆重建时,胡传是捐款人之一。

  1881年,胡适的父亲胡传只身北上赴京城赶考时寄宿于绩溪会馆。1910年5月,胡适由二哥胡绍之陪同,进京参加庚子赔款留美官费考试,也住在北京绩溪会馆。

  1917年8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的胡适到北大任教。胡绍之、胡适兄弟在这一年还为绩溪会馆的修建捐款。

  在北京的最初几年,尽管撰文或社会活动频繁,绩溪会馆仍是胡适常去的地方。胡适在家乡与江冬秀结婚,回京后即在会馆中摆了几桌酒席,出席者都是同乡。不久,胡适应邀出任绩溪会馆董事(即馆长),兼任绩溪旅平同乡会会长。

  胡适自出任绩溪会馆董事后,对馆务很热心,经常探望乡亲,并勉励大家:一个人要好好地活;要动脑动手去找。好,是指身体好,道德好,学问好。找,是找知识,找道理,找振兴祖国的路。1921年,他出面对绩溪义园新修一次。

  胡适还关心绩溪籍学子在京的生活和学习状况。1923年,他致信江冬秀:“请于绩溪会馆存款中借180元给胡敦元作学费。”胡敦元,绩溪人,1916年至1924年就读于清华,成绩优秀,毕业后公费留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博士学位。解放后任北京外贸学院教授。

  胡适毕竟是教学、著作与社会活动繁忙,于是决定请人代管绩溪会馆,同乡章希吕先生为其整理了会馆20年的账目。据章先生1936年4月18日和4月24日记载:“胡适之先生哪有时间来管这种事情,我费了十多天的工夫,为他的账册、账单理出头绪,准备移交。适之兄事忙,账中不免有忘登的,他管会馆是要赔钱的。”

  1936底,胡适辞去担任了近二十年的绩溪会馆董事职务,推荐我的祖父曹根泰和他的堂弟胡成之为会馆副董事。曹根泰行使董事权利,负责往来账目,处理会馆及附属产业的日常事务。胡成之负责保管会馆契据。胡适还移交了自己从1917年12月起曾经管的会馆余款两千多元。

  抗战爆发,北平被日寇占领前夕,胡适让夫人江冬秀把会馆账目契纸及公印文书等,同父亲胡传的遗稿一起携出,最后由胡适存放在美国国会图书馆里。

  1946年7月底,胡适回北平任北大校长,到1948年12月15日离开北平,因公务繁忙,他再也没有去过绩溪会馆。一般都是由我的祖父前往胡适家中汇报会馆事务,或是通过胡适夫人江冬秀到绩溪会馆访亲问友时代为转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继任馆长曹根泰

  请胡适救地下党

  胡开文创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以制造经营徽墨而闻名于世。

  我的祖父曹根泰(1897—1977),别号曹孔修,系安徽绩溪人,精通笔墨的发展历史及制造工艺。他1911年在老胡开文杭州分店学徒,1930年起任北京分店经理,自此便在北京定居。祖父在广户氏胡开文工作多年,因业绩突出,成为其外姓人中为数不多的高管。

  胡开文徽墨过去是上层名流写作的首选,胡适一直使用胡开文的墨,祖父因此与他很早相识并建立联系。我的姑姑和父亲在孩提时代都曾多次随祖父、祖母到过位于东厂胡同1号的胡适住宅。

  新中国成立前,祖父目睹了旧中国的黑暗腐败,他同情革命,向往光明,结识了不少中共党员,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有利条件,掩护和营救过一些地下工作者,时任新四军在上海的经济负责人石原皋就是其中之一。

  1948年1月,因叛徒告密,石原皋在上海被捕。祖父利用与胡适汇报绩溪会馆事务的机会,多次到胡适家中做江冬秀的工作,请她帮忙。同时也告诉胡适时局紧迫,东北战役已告结束,国民党军全军覆没,淮海战役的胜负也已成定局,难保石头(石原皋的小名)不遭毒手。胡适决定亲自出面营救,石原皋在1948年12月得以取保释放。新中国成立后石原皋曾任安徽省科协副主席,他所著的《闲话胡适》一书中 “胡适在什么样情况下才营救我的”的章节,讲述了曹根泰当年说服胡适、参与营救工作的情形。

  上世纪50年代,为了响应党中央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号召,祖父曾多次前往绩溪等地采购笔墨。在巩固店中原有徽墨特色的基础上,又利用过去的老关系,引进了大批笔中精品。
  
  沿革

  胡适曾为祖父题字

  绩溪会馆分为前院、中院、后院、西院及小后院。每进院子基本上是北房三间、西房两间、东房两间的模式。在后院的正屋还曾供奉着几尊佛像,供赶考人祈祷,以保佑科考成功。后来逐渐变成了大杂院,住户大多祖籍安徽绩溪。在我姑姑的记忆中,1号院的大门口悬挂着一块写有“安徽绩溪会馆”的牌匾,进入院门,曾有一个大影壁墙,墙上还写有文字。

  1号院住户的数量一直比较稳定,多时十五六户,少时也有十二三户。老住户中大多祖籍安徽绩溪,他们是随着上辈或自行来京谋生的。像西院住着胡适的堂侄胡思孟一家;中院住着经常辗转于京城劝业场、庙会,人称“金刚眼”的算命先生章益人;后院曾住着胡适的堂弟胡成之一家;大后院住的汪家,曾以养蜜蜂、养奶牛、做小买卖为生。还要说一下住在前院的阎海一家,虽不是安徽人,但他最早在绩溪会馆看管房屋。1910年胡适到北京应试时就认识了他,后来胡适到北大,他就一直跟随胡适,在胡适家中负责做饭和外勤。他去世后,其子阎致和接替他的工作,直至胡适离京前往台湾。新中国成立后,又有一些非绩溪人由本市或外地陆续迁入、迁出。

  我家最初住在西院,而且整个西院只有我们一家,所以家人可以充分利用:北房三间为正房,居中一间做客厅,抗战胜利至新中国成立初期曾长期悬挂胡适先生任驻美大使的照片及他为祖父的题字,两侧用于居住;西房两间做仓库,放些闲置物品,有时家乡来人也在此居住;东房两间当厨房,一间做饭,另一间存放蔬菜。由于房屋足够使用,院内无需再建其他建筑,因此院中的空间较大。从小好动的父亲不仅在这里学会了骑自行车,还自己种过许多植物。当时的西院充满了田园气息:冲天的向日葵和低矮的西红柿直接在地面种植;父亲在院中自制了葡萄架,又在北房前搭好支架,让葡萄、丝瓜、南瓜、扁豆等植物顺势生长,同时利用其枝叶遮阳避日;石榴则用大花盆种植。每到收获季节,这些水果和蔬菜或自家留用,或送给邻居,都能派上用场。  

  回忆

  胡适亲友曾长住绩溪会馆

  1947年北平市政府社会局《绩溪会馆总登记表》中附《安徽省绩溪县旅平同乡名录》,有胡适及夫人江冬秀、幼子胡思杜,胡适堂弟胡成之、堂侄胡思孟的一家;还有其亲友胡应华、程法德、胡健民,这三人来京后均由祖父带去面见胡适。此外,汪裕成是江冬秀的堂弟;我的祖父、祖母、姑姑也在这份名单上。

  那时绩溪来北平的胡适亲友多住在绩溪会馆,如胡适的堂弟胡成之、堂侄胡思孟一家均居住在椿树上头条1号院。其另一堂弟胡秀之的一家则居住在椿树上头条4号院。

  胡应华先生曾在《我对胡适家庭的一段回忆》一文中写道:“我认识胡适之先生是在1946年,当时我20岁,我决心去北京上学。按照家乡人的习惯,先找到北京胡开文墨店落脚,第二天该店经理曹根泰(孔修)带我去会见他。曹根泰长期在北京胡开文任职,与胡适一家认识多年,关系很好,江冬秀对我热情招待。”

  1946年胡适乡友的儿子胡应华考取北平的中国大学,1947年胡适大哥的外孙程法德考取辅仁大学。他们来到北平后,除了平时上课在校,周末就住在我家西院的西房。胡健民是胡适在家乡读书和写诗的引路人、族叔胡近仁的儿子,他1948年曾先后在西直门外的农林试验所(即今天的动物园)、北大图书馆工作。我的姑姑、父亲在那时去动物园游玩,均由胡健民领入,从未买过门票。    

  胡适堂弟曾因胡适抗日受迫害

  抗战爆发后,胡适于1938年临危受命,出任国民党政府驻美国大使,积极投入外交抗日的战线。他发挥自己的优势,奔波于美国各地和国际团体中,开展宣传抗日的演讲,为中国赢得了美国政府的经济援助和国际舆论的声援。

  据我的姑姑回忆,胡秀之和胡成之都因此受到日伪当局的迫害。胡秀之被捕入狱,原本他就患有肺病,在狱中病情加重,家人万分焦急。我的祖父疏通关系,多方奔走并担保,才使他获释,但已是病入膏肓,不久在家中去世,享年不足50岁。

  因胡秀之及其女儿相继去世,1947年8月,夫人曹丽娟带着儿子胡思继返回绩溪老家。我的祖父为其购买了火车票。

  胡成之被日本人抓走关了20多天,我的祖父通过在东椿树胡同开私人诊所的一位留学日本的医生友人,才把他保释出来。胡成之所居住的1号院后院进驻了特务,不允许他和夫人外出,即使是外人来访也受到严格限制。这样,胡成之和夫人无法工作,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巧的是,我家居住的西院原本属于2号院,但乡友汪裕成无房,就把我家和隔壁之间的过道改建成住房。为了方便外出,我家在西院三间北房的右侧那间开了个门,可通向胡成之家所在的后院,从1号院进出门,将地址也改成1号院。正是利用这个机会,我的家人常常趁特务看管不严,或是在夜晚,给胡家送米、面等生活必备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胡家的亲友前往探望,也由此进出。这种情况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1977年,我的祖父去世,在家中举行了告别仪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胡成之的夫人悲痛不已,泣不成声,可见两家交往之深、祖父对他们的帮助之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 excel20
  • 2017-05-22 07:35:57发表
  • 3楼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 shineer
  • 2017-05-23 12:00:10发表
  • 5楼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066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