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马力:《三峡书简》的文体追求

  • 青云岛
  • 等级:白金
  • 经验值:28254
  • 积分:0
  • 0
  • 9215
  • 2017-08-31 10:13:45
《三峡书简》是王彬新近印行的散文集子。书中写到的一些地方,我和他一同去过。拿到书,先留意那几篇——看他怎么下笔,敷演一片风致来。这一看,看出了腕底的功夫。这功夫,在学识上,也在文辞,更在文体上。王彬尤擅人文景观的叙录,《静园的名片》《范文程》《顾太清》诸篇,皆在书中闪出学识的光。他每每在述游中,拈取旧典,援古证今,很似史家之笔。腹笥既富,才能生出此等文字。
  老舍曾说:“典故与学识往往是文字的累赘。”言下的深心,是希望创作的时候,力避炫弄之病,写出的一切话皆应出诸真诚。王彬的文章,述史,谈古,少不了征引,却仍感到自然,真是“于清浅中取得描写的力量”。阅读上的滞碍是没有的。融贯史实,足见书写手段的好。这好,其来有自。“我笔写我心,不造假,不矫揉,追求一种有难度,有品质,有趣味的文字。”这是王彬写在《三峡书简》后记里的话。难度、品质、趣味,根柢还在学识。根柢深固,枝叶方能一派灵茂。
  风景不殊,写起来全依每人的性情,语汇自是相异的。“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是宋人的佳句。状景的语言要好——明秀的风光,最宜和妍美的文辞交融。遇着堪赏之景,王彬的情绪是饱满的,丰沛的,倾于笔端,“如瓶水泻地,迸注分流”。《蜈蚣脚上的札记》是一组览历东北风物的小品。东北我是熟悉的,未读,已先觉着亲切了。既是札记,词句间必浸着明清笔记那样的味道,绰有古趣。也许是我想得偏了,眼光触着书页,只觉得那文字在燃烧,焰腾腾地撩着心。纸上没有了平静。印象中,夙好旧籍的王彬,行文调子亦喜平和,可在这里,却能见出情感的波澜,俨如做着浪漫的啸咏,而文思绵密,贯在一口气里,层次又极分明,恰似热烈的独白。情,发抒得这般尽致,词语的密度必会增大,节奏的控制尤为要紧。在语词的调度上,能够看出王彬的老到。他把前人的语言经验学过来,在自己的创作中应用。他对散文的节奏感很敏锐,配置起字句,深有文体风格的考虑。抒情,当然是有节制的,绝不滥漫使词。“从基本上说,文体风格并不在于装饰,而在于随着读者的自然发展——在节奏方面要顺着他的呼吸,在思想意识方面要顺着他的思路。不注意文体风格,就会把人生弄成一连串的颠簸震动,节奏失调,弄成一场足球混战,而不是一场舞蹈。”这番话,是英国思想家伯特朗·罗素讲的。在这里,数理逻辑的思维,跟文体风格产生了联系。
  一个作家的风格,当然可以从他的语句节奏中领受。老舍的看法亦相接近:“风格不是由字句的堆砌而来,它是心灵的音乐。”音乐,当然讲究节奏与旋律。诗歌有平仄,散文照例有语流的律动,有音变的谐适。在中国,无论古代汉语还是现代白话,朗读出来,有声语言呈示的线状结构,于我们的口上或心中构成语音之流。这流,沿着音律的轨迹规范行进,在有起有伏、时曲时直的运动中显示和谐。刻意文体的作家,斤斤于音节的轻重、声调的高低、节奏的疾徐、语气的强弱,诸种语音形式,多有他的用心。在对行文的譬喻上,罗素用了“舞蹈”,老舍用了“音乐”,其意均为求得韵律上的美感。这“舞蹈”与“音乐”,王彬认为其实是“语感”。他认为:“语感包括三个方面,即:质地(词汇的选择)、句型(词汇之间的节奏)与句型的组合。语感是衡量作家控制语言能力的重要标志。通过语感构建变异话语,……是检验作家控制话语的试金石,因为究其实质,语感背后呈现的是作家的人生波澜与文化定力。”(王彬:《从文本到叙事》,人民出版社,2017年6月)
  我揣想,王彬的思维习惯大概和罗素仿佛:“先在脑子里把一个句子来回琢磨,直到我求得了既简洁清楚又有节奏感的配合。”王彬的抒写,得其妙谛:情感支配着内在的节奏,错综其长句,交叠其短语,因了这节奏,那么大的自然段落,口诵起来,倒不觉得“拖”与“闷”,反而别具声色与气韵。
  行文每不忘文体,个人风格使文体的华彩更为明耀。王彬在文字的展开中,拿来独擅的词法、句法,结构语篇,营造文境。灵妙的语言特技被他自如地炫示,雕花一般修润出著述的形式之美。他记住了老舍的那句话:“风格是各种花的特有的光彩与香味。”即因此,王彬的散文是有风格、有文体、有追求的,这是一种有文体、有承载、有内涵的散文,在今天文字泛滥随意的散文领域中十分难得而应该引起我们的珍视。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21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