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美犯3大错误致全球治理难 中国作用正当其时(三)

  • 柏弧紫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93761
  • 积分:0
  • 0
  • 124
  • 2017-09-10 08:45:09

 文摘

  第四章《中国与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第一节《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牵一发动全身,不仅有地区意义,更有全球意义,是中国未来的全球战略能否有效实施的关键所在。在战略思考上必须特别注意的一点是,中美两国在未来的竞争或较量中都不可能以战而胜之为目标。中美之间不会出现简单的替代关系,只能是共生共存,因此,中美之争的最佳结果是中美两国化敌为友,化竞为合。中美已经实现了化敌为友,但要避免重新出现化友为敌,关键是促进合作,管控危机。对中美两国的战略决策者而言,如何更好地实现相互塑造,由不对称塑造走向对等的相互塑造,彼此适应,彼此尊重,合作共赢,这是摆在两国面前的新的历史性课题。

  中美关系具有复杂性,是一种竞争与合作交织的关系。中美不仅是合作伙伴,也是竞争伙伴。竞争可以带来合作和促进合作,关键是抵制恶性竞争,推动良性竞争,让彼此在竞争中变得更好,而不是彼此削弱,这样也就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竞争促进合作的作用。中美要追求更好的合作效应。中美是合作伙伴,中美关系具有很强的互补性,相互补充与完善可以产生溢出效应,合作可以增加合作的附加值。

  正如习主席2015年9月访美时指出,中美关系要随时而动,要顺势而为。

  中美关系要随时而动。中美关系是动态发展和变化的,绝不是一成不变的。过去30多年,中美关系如此长足地进步和发展,是前所未有的,是随着国际形势和国际格局的变化而发展的,反过来也促进着国际格局的转变。

  随时而动,就是要与时俱进,面对不断变化的现实,及时调整不符合不适应中美关系发展的因素,不断探索和创新。现在中美关系之间面临的问题有些是老问题,但也在不断出现新问题、新挑战,绝不能对中美关系持静态的线性的观点。中美关系不进则退,以传统守旧的思维和做法处理不断变化出新的中美关系是不行的,而要不断随时而动,与时俱进。

  中美关系还要顺势而为。中美关系要顺应大势,顺应经济全球化和相互依存的大势,顺应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大势,要顺应越来越多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群对完善国际秩序的合理要求,要顺应这个时代可持续发展与可持续安全的迫切要求。

  一、中美竞争性相互依存关系探析

  中美关系自建交以来正呈现出缓慢的嬗变,中美之间不再是非此即彼的对手,“非敌非友”也难以界定中美关系的性质。中美关系正呈现出涵盖对手与朋友的双重性质。中美关系未来前景仍存在不确定性,既可能退为对手/敌手关系,也可能上升为真正的伙伴关系。

  以往看待中美关系,往往采用单一的视角,难免出现片面性,而这种片面性又常常导致观点的左右摇摆。从今后看,中美关系的变化取决于竞争与相互依存这两个变量的变化,冷战后的中美关系变化表明:首先,竞争的性质在变化,非零和竞争在上升;其次,相互依存中的安全依存在实践中已经得到证实,但在理论和政策层面上还没有充分体现;其三,竞争与相互依存互动关系的特征和趋势还有待深入研究和把握;其四,必须避免对立与相互分割的两个极端做法,从竞争与相互依存的复合视角来审视中美关系,竞争与相互分割的视角均不足以全面把握中美关系,必须从竞争与相互依存的有机联系中认识中美关系的发展脉络。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中美两国关系中竞争变量的变化:首先是竞争性质的变化,其次是竞争模式的转变。

  (一)中美之间竞争的性质和内涵均出现嬗变

  从概念上看,竞争具有多重性,既可能是良性的,也可能是恶性的,既可能是零和博弈,也可能是非零和博弈。中美之间存在竞争,但出现两种倾向:首先,不影响别国发展的自我竞争在加强。许多大国关注国内自身发展,立足于内部挖潜和完善内部机制。这种自我超越式的发展不会激化与别国的矛盾和冲突。其次,随着沟通、交流以及协调机制的逐步增强,各国间的竞争正在规避零和博弈模式,向着双赢共赢的合作模式发展。

  在以上两种趋势下,中美之间的竞争也经历着历史嬗变,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

  首先,中美竞争是现实存在。历史造成的结构性因素仍在发挥作用。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两国的利益都在拓展,中国的“走出去”战略使得美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利益竞争局面。

  其次,中美之间的竞争存在不对称性。所谓“潜在的战略竞争”是由美国引发的,是由于霸权主导国对于可能出现的未来大国的防范引起的,而中国一直试图避免这种竞争的出现,避免成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一直努力将这种竞争限制在合作与依存的主流之下,使竞争不至于出现失控。

  第三,中美战略博弈更多是在多边猎鹿博弈的框架下展开。中美之间面对共同威胁的严峻性,使得中美互为对手的现实可能性减少。双方的博弈正呈现出新的双重博弈的特征,既有交叉与重叠区域,也有对立的区域。中美战略博弈呈现的特殊性包括:第一是更趋理性,竞争中的理性博弈正在成为共识。第二是中美竞争处于多重博弈之中。中美之间既有多边猎鹿博弈中的合作与协调,也有双边博弈。中美之间的双边博弈正在越来越多地被多边猎鹿博弈取代。

  第四,中美之间的竞争呈现出多元性,总的趋势是由过去单一的军事竞争转向多元化的竞争。竞争早已不再是单纯军事领域的竞争,而是转向了经济和其他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国家竞争也转变为系统竞争。

  总之,在中美竞争中出现了非对抗性竞争和对抗性竞争交织的状况。所谓对抗性竞争,是指可能引发直接军事冲突的竞争,而非对抗性竞争,更多涉及经济、环保等领域,引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从中美关系的竞争来看,非对抗性竞争,即在无形领域的竞争越来越多,非对抗性冲突成为新的冲突形式。

  (二)从权力竞争模式的视角来看,中美关系已由权力竞争模式向软实力竞争模式转化

  软实力竞争更多体现为影响力的竞争,影响力更多体现为吸引力,而不直接等同于强制力和控制力。同时软实力竞争也体现在制度构建领域,即面对如何维护与完善现有制度,或不同制度间如何共存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更需要合作与沟通来实现。国际制度是一项软实力资源,而软实力资源转化为软实力的关键,在于一个国家在国际制度建设中所能提出的理念、议题、感召力和动员能力。软实力竞争具有较强的互补性与共存性,软实力竞争也为合作找到了新的生长点。

  以上变化带来了中美之间竞争观的改变。多元竞争分散了矛盾焦点,竞争中的合作减少了原有竞争的对立成分。中美关系虽然具有竞争性,中美之间有对抗,但对抗程度大大降低,这应该成为理解中美战略关系的一个关键性因素。竞争不可避免,但竞争不会轻易失控,亦可称为“竞而不破”,这是中美之间竞争可定性的现实。

  与此同时,中美关系中竞争的自变量,尤其是军事安全领域的潜在竞争,也会带来负面影响。现在美国一些人仍强调中美意识形态对立,视中国为潜在对手,尤其按照实力政治原则,视中国为最具潜力的军事竞争者,强调对中国的防范。在军事上的防范和竞争,表明中美关系并没有消除对手或敌手的担忧,还存在成为对手或敌手的可能性。简而言之,一些美国战略决策者仍以中国战略未定论来看待执行和平发展战略的中国,视中国处于“战略十字路口”,这使得中美竞争关系仍存在不确定性。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2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