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美犯3大错误致全球治理难 中国作用正当其时(二)

  • 柏弧紫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93415
  • 积分:0
  • 0
  • 62
  • 2017-09-10 08:43:45

====================================

  导言 世界期待中国的崛起

  虽然一些国际舆论固守成见和偏见,始终对中国的发展抱有怀疑,但事实不断证明,中国的崛起符合历史大势,也契合爱好和平的人们对于人类未来的期待。

  从历史上看,苏联的崛起缘于西方资本主义的危机,而美国的崛起缘于欧洲制度性的冲突,即所谓结构冲突。一种新兴力量的崛起往往是原有霸权国和其维护的体系率先出现了问题。美国崛起的感召力之一是结束传统帝国的殖民统治方式,从此美国帝国式的统治不再以占领他国领土为目标,而依靠联盟体系和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等新型方式来实现对世界的领导。

  如果说冷战结束是苏联制度性探索出现问题的话,那么冷战后至今的20余年,则展现了美国制度霸权的弊端和美国战略中权力的滥用。在一超独霸的20 年间,美国并没有把世界引向更加繁荣,而因为权力的滥用,自身也陷入了困境。

  美国的错误在于:其一,以国家恐怖主义应对非国家的恐怖主义,导致反恐扩大化,从而自设困境和自陷困境。其二,美式霸权始终没有解决与他国对立的问题。美国由于自陷困境,又试图继续谋求国家利益最大化,导致美国与多国产生对立状态。其三,美国正在丧失活力。在制度性霸权陷入困境而美国不断出现历史性霸权丧失的恐惧的情况下,美国正变得更加利己自私,从而在提供公共产品上变得小气,比如不断指责他国搭美国便车,而从来不提美国从提供全球公共商品方面获得的红利。美国正变得更加保守而缺乏活力,在国际制度变革与完善的过程中变得畏首畏尾,排他性、小团体、富人俱乐部的思想浓厚。美国在全球的联盟体系基本上是发达国家,具有很强的排他性。G7 峰会只限于发达国家,TPP 是明显的、排他性的富人俱乐部,美国在东亚战略的实质还是拉帮结派,以阻止他国发展的方式来促进自身发展。只是在中国等新兴国家的不断推动下,美国才开始对G20 表现出兴趣,但基本上也是被动的。

  在国际平台上,美国提出的新议案正在不断减少,而指责和打压他国的做法却不断增多。美国在国际制度,包括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正变得保守被动,缺乏主动进取精神。

  美国不再慷慨,不再容易合作,不再具有强烈的使命感,不再具有领导精神和领袖意识。美国正不断丧失作为一个领导者的强大形象。

  在美国的衰落中,中国开始崛起。美国的衰落不是因为中国崛起而造成的,而是因为美国自身的错误引发的。

  当前国际秩序混乱,赤字上升,埃博拉疾病等一些重大的全球问题无人问津,一些国家过分强调国家利益至上,将重大而迫切的人类共同威胁视为与己无关,而高挂免战牌。反恐越反越恐,大量难民问题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是历史旧账的再现。

  国际体系越来越难以适应转型了的现实,这个基于二战后现实建立起来的国际体系已经无法真正调动和推动国际社会对于繁荣与发展的需求。二战后的体系虽然经历20 世纪70 年代等几轮调整,仍然无法满足国际社会变化的现实需求。国际社会越来越期待积极变革的建设性力量的介入。

  全球治理困难重重,角色缺位,责任缺位,国际社会急需变革性力量的参与,急需新观念、新举措的落实到位。

  显然,中国发挥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正当其时。

  中国的崛起方式一开始即强调共赢,这是完全不同于美国垄断式的霸权方式的。合作共赢不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而强调互补式的相对获益,共同致富。

  中国追求可持续发展,这是谋长远的大智之举。中国一直主张一个国家的繁荣不可能建立于别国贫困的基础之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立足于从关乎各国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入手,不追求形式,不搞花架子,不是蜻蜓点水,而是帮助他国谋求长期的、扎实的基础建设。中国完善和变革国际体制的意愿强烈,观念具有引导性,凭借主动进取精神获得支持和理解。仅2014 年的北京APEC 会议,中国即提出50 多项议案。中国不仅利用主场外交发挥主动作用,在其他国家平台也不断提出和推动新的议案改革。最为重要的是,中国在所有涉及国际体系的主张中都强调开放性,这就与美国的排他性构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之美国的TPP,中国在倡导亚太自贸区的战略设计上视野更为广阔,思虑更为周全,强调的受益面更为普遍,而且立足于现实,谋划于长远。这一设计也同样不是针对美国的,而是支持和欢迎美国发挥积极作用。

  在地区安全的问题上,亚洲新安全观符合亚洲的现实,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和现实可行性。这摒弃了传统现实主义权力政治的权力制衡的理念,超越了权力政治的零和博弈观,以合作为基础,以互助为原则。

  美国固守的联盟安全体系是二战后的历史遗留产物,美国至今仍在强调其对于国际和平的维护作用,却全然无视这一体系对于地区热点和冲突的助推影响和结构性伤害。这个体系对于美国维护世界霸权有利,美国便不再顾及联盟体系外国家的安全诉求。美国联盟体系对他国安全的损害是明显的,强调局部高于整体,而中国主张大多数国家都能受益的多边的全面的安全结构。

  中国不仅主张开放、不排他主义,在国际责任方面也在践行大国义务。中国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贡献最大,中国在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过程中,明确表示欢迎搭便车。这不仅是一种气势上的慷慨,更是一种大国的胸怀和责任意识。“一带一路”的构想和实施,金砖国家银行的建立,均不是传统意义的囿于集团或区域性的考量,而是力求更高程度、更大范围的非集团化、跨区域、全球化范围内的共同发展的主张,这不是独占的、垄断性的霸权思维能够揣度的。

  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没有明确的国别威胁指向,而强调协力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这在国家诞生以来的500 多年的现代国际关系史中具有开创性。

  中国的安全战略是基于发展的,并且是基于共同发展而制定的。从战略上保障不排他,不制造对于他国的威胁。合作共赢而不是零和博弈的理念也贯穿在安全战略之中。中国以非传统安全为重点推进合作。中国的发展是带动一大片的发展。

  中华民族复兴的含义是以新型合作方式化解大国间的恶性竞争,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实现国家间差异化共存,向世界提供更多更大的正能量。

  从未来看,如何更好地帮助他国,由第一轮粗放式的走出去走向第二轮精细式的走出去,实现良性互动是中国营造有利的国际环境的基本前提。在国际机构中能否制定出领引性的议题、先进的规则是中国大国软实力能否真正壮大的标志。中国如何转化资源为能力,如何运用能力,如何更好地发挥影响力,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成败的关键所在。

  基于以上的对比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崛起不是单纯的GDP 的崛起,也不是仅仅指实力的壮大,更是推动和倡导新理念、新思想,促进国际体系、国际秩序更为公正合理的发展进程。

  如果中华民族的复兴意味着世界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那么中华民族的复兴将既造福于中国自身,也造福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这样的复兴理应得到支持,也值得期待。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