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道德经新评

  • dk168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364
  • 积分:0
  • 1074
  • 256512
  • 2017-11-02 18:52:28

一个社会或者说一个时代,其重心不外乎权势、金钱、名誉、终极价值以及酒色财气等等附属物。时代的张力,如大风一般,可以把顺应其重心发展的学问推上高空,成为飞腾之学,也可以把逆势而为的学问沉重地压在地上,成为龟行之学。飞腾之学,不但其核心思想会进一步深化,而且会更加与现实结合,在学问、社会、时代的细微方面获得充分的发展。龟行之学,受制于时代压力,其生命力无法在细微方面进一步延伸,只能反反复复地锤炼其核心思想。比如,孔子周游列国,每次受阻都是对其思想的锤炼。数百年过后,时代风潮下去以后,飞腾之学失去了时代张力的支撑,尾大不掉,随着其延伸学问的衰落,会摔下来,难有大的进步,龟行之学在失去压力之后,反而会获得进一步的发展,最终在时间的延续上获得优势,然而论一时之气势,终究不如飞腾之学。


帛书《道德经》,其产生的社会背景在春秋时期,人类的社会组织刚具雏形,人间烟火仅有寥寥几点,对社会组织如何构建尚不成熟,但是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道家为了解决人间社会的问题,大量的借鉴了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经验。其中不可避免的,有利也有弊。


道,看起来非常虚幻,无法言说,难以捉摸,实质上可以看做是综合考虑的各个方面的事情之后,抓住问题的实质,寻求所有方面总的代价最小的那种方法,就符合道。道德经里面,各章几乎都是怎样发现问题的实质,进而找到那个所有方面总的代价最小的那种方法。整体上来说,道家关注的重点问题是如何维持国家、个人的稳定状态的问题;解决思路是寻求其根源,其初始原因,进而彻底的解决问题。人类社会是从低级状态,逐步进化到高级状态;人的各种需求也是从低级阶段发展到高级阶段。高级的状态、阶段,由于正处在发展过程中,处于张扬、发散、不稳定状态,因而凝聚力不足;而低级的状态、阶段,处于成熟、稳定状态,国家的统治力就建立在这种稳定状态上,个人的内心状态的成熟、稳定也建立在这种状态上。所以,道家总的解决思路是维持低级状态的稳定,减少高级状态的干扰,把重心放在如何维持低级状态正常运行方面。


显然,这种做法,在当时诸侯国频繁被颠覆、诸侯国亡国风险很大的情况下,统治者的压力非常大,直达问题的本质,可以说非常契合当时社会的需要。而一旦这种压力消失,这种方法就没人愿意用了。


社会组织的问题,上下级最佳的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这种状态相当的稳定。当一个国王对他的政权有很深的疑虑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加强统治,这时候对下层人的笼络显得尤为重要,此时鱼与水的关系会得到国王的认可。这种状态与春秋时的现状也相吻合。但是,当这个国王热衷于享乐、欺压百姓的时候,显然会排斥道家,而一心尽忠的儒家就受国王认可了,它对国王的要求很低,国王为所欲为的空间很大。在春秋战国时期,很多有为的国君热衷于争雄称霸,这时候国君会在保持自己权威的同时,想尽办法发挥大臣的主观能动性,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这种鱼与水的组织关系非常符合国君的期待。


个人方面,道家主张减少人的高层次的需要,满足于低层次阶段,同时融合于道的运行之中,获得人生活状态的稳定,在这种稳定的状态基础之上寻求进一步的发展。


要保存自己的身体,就不要过分关注身体,要把自己融入大道之中,自己的身体自然而然就得以保存;要寻求个人的发展,把个人的目标、欲望、理想等等全部重新定位,不要过分关注,而是融合于道的运行之中,这样个人的这些想法就可以借以实现了。显然,道家对个人的各种想法、私欲,既没有反对人追求,也没有鼓励人追求,只是说要通过道这个途径来实现。人生的理想状态,就是领悟了大道,并能把他融汇在行为日常之中,同时实现自己的私欲。简单地说,就是先压制、祛除高级状态,进而满足于低级状态,慢慢的融入了大道的情况下,维持了低级状态的稳定,进而再追求高级状态。一般人的想法是,想做什么就直接做或者直接朝着这个方向做,显然这与一般人的想法相悖,中间多了一步。这一步是对整体性的重视,或者说维护整体稳定的状态,显然这在某些情况下有利,某些情况下则是纯粹浪费时间、精力。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所不同的是,老子认为:人隶属于地,地隶属于天,天隶属于道,道隶属于人;虽然在人的世界,国家制度仍然大于天,称为天道自然,而且是以自然人的描述主体存在于自然中。这就从理论的基本结构中保证了其正义性的可靠。亚里士多德仅仅是从一个小小的城邦单独描写,在理性思考方面,老子更完整、更深刻的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所不同的是,老子认为:人隶属于地,地隶属于天,天隶属于道,道隶属于人;虽然在人的世界,国家制度仍然大于天,称为天道自然,而且是以自然人的描述主体存在于自然中。这就从理论的基本结构中保证了其正义性的可靠。亚里士多德仅仅是从一个小小的城邦单独描写,在理性思考方面,在理论的可行性方面,老子更完整、更深刻的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甚至超过诸如洛克、卢梭和康德的社会契约论等等理论的思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所不同的是,老子认为:人隶属于地,地隶属于天,天隶属于道,道隶属于自然;虽然在人的世界,国家制度仍然大于天,称为天道自然,而且是以自然人的描述主体存在于自然中。这就从理论的基本结构中保证了其正义性的可靠。亚里士多德仅仅是从一个小小的城邦单独描写,在理性思考方面,在理论的可行性方面,老子更完整、更深刻的多。

订正:道隶属于自人====》道隶属于自然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00:38发表
  • 205楼

人群之中,就怕比较,难免会有猪脑子,狐狸的狡猾,兔子的胆怯,狮子的雄心,等等,从来都是有脑子的管理没脑子的,人的大脑差异巨大,没法在这个层面实现均等。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01:15发表
  • 206楼

进入一个新环境,人会有刚进入的幼稚,逐步地变为成熟;人的成长,也会从最开始的懵懂,到历尽岁月后的成熟;社会制度的演进也是如此。也许人类制度的激情时代已经过去,但是陪伴人的宠物还处在人的幼儿时期,一旦他们达到人类的文明程度,将又是一段辉煌岁月。

有新鲜有差异的地方就有成长。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19:59发表
  • 207楼

制度,最根本的作用是推动生产力的发展,通俗的说是物质财富的增长和合理分配,可以把物质生产能力从一个地的阶段,推向高的阶段。而当达到新的物质生产阶段的时候,又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旧制度潜力用尽,需要新的制度来引导。当问题出现,而制度还没有的时候,新问题会把旧有的制度的效力压缩,导致现状远达不到旧制度的高峰期。此时就有了历史周期说。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21:11发表
  • 208楼

历史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周期。如果人性泡沫能尽快迅速破裂,则历史周期不明显。如果很多人合起来,组成一些大的国家,则会造成泡沫积聚,进而形成历史周期。这是中国历史,与种不同的地方。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引自:208楼:dk168于  2017-11-29 23:21:11发表 历史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周期。如果人性泡沫能尽快迅速破裂,则历史周期不明显。如果很多人合起来,组成一些大的国家,则会造成泡沫积聚,进而形成历史周期。这是中国历史,与种不同的地方。

查了一下资料,有的资料反映,所谓人性的周期,是指由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但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是一种综合所有投资人的社会心理作用,在涨跌的极限值范围内上下震荡的波动;而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或者说并不主要依赖于社会心理,主要依赖的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当然也存在社会心理,但影响的波动幅度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影响比较大的是生产关系和市场波动,市场波动取决于供求关系,农业化社会倒是几乎没有市场波动。历史周期律,主要源自于生产关系,具体地说是生产关系中的政治文化、政治生态;而且用制度化治理的国家周期律不是很明显,原因是系统具有一定负反馈,产生负反馈时,系统也可以进行补偿;用精神道德治理的国家,周期律特别明显,几乎是死而后生,从中国历史看,周期长的在三百年左右,短的只有一、二百年;系统没有负反馈,即使有负反馈,系统也无法补偿,因为产生不了补偿的主体。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亚里士多德的正义观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虽然亚里士多德的正义观认为,要抑制贪心,也就是说,不要为了自己得到某种好处而去攫取属于另一个人的东西,如他的财产,他的报酬,他的职位,等等;也不要剥夺他应得的东西,如兑现对他的许诺,偿还欠他的债务,对他表示应有的尊重;但是,他又认可了奴隶制度的合理性,难道对奴隶,不是贪心?不是为了自己得到某种好处而去攫取属于另一个人的的财产,报酬?这样的正义,还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义?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引自:208楼:dk168于  2017-11-29 23:21:11发表 历史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周期。如果人性泡沫能尽快迅速破裂,则历史周期不明显。如果很多人合起来,组成一些大的国家,则会造成泡沫积聚,进而形成历史周期。这是中国历史,与种不同的地方。

查了一下资料,有的资料反映,所谓人性的周期,是指由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但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是一种综合所有投资人的社会心理作用,在涨跌的极限值范围内上下震荡的波动;而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或者说并不主要依赖于社会心理,主要依赖的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当然也存在社会心理,但影响的波动幅度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影响比较大的是生产关系和市场波动,市场波动取决于供求关系,农业化社会倒是几乎没有市场波动。历史周期律,主要源自于生产关系,具体地说是生产关系中的政治文化、政治生态;而且用制度化治理的国家周期律不是很明显,原因是系统具有一定负反馈,产生负反馈时,系统也可以进行补偿;用精神道德治理的国家,周期律特别明显,几乎是死而后生,从中国历史看,周期长的在三百年左右,短的只有一、二百年;系统没有负反馈,即使有负反馈,系统也无法补偿,因为产生不了补偿的主体。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引自:208楼:dk168于  2017-11-29 23:21:11发表 历史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周期。如果人性泡沫能尽快迅速破裂,则历史周期不明显。如果很多人合起来,组成一些大的国家,则会造成泡沫积聚,进而形成历史周期。这是中国历史,与种不同的地方。

查了一下资料,有的资料反映,所谓人性的周期,是指由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但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是一种综合所有投资人的社会心理作用,在涨跌的极限值范围内上下震荡的波动;而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或者说并不主要依赖于社会心理,主要依赖的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当然也存在社会心理,但影响的波动幅度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影响比较大的是生产关系和市场波动,市场波动取决于供求关系,农业化社会倒是几乎没有市场波动。历史周期律,主要源自于生产关系,具体地说是生产关系中的政治生态,由于精神道德的不确定性导致权力扩张,然后又通过长线反馈,让权力体系走向毁灭;而且用制度化治理的国家周期律不是很明显,原因是系统具有一定负反馈,产生负反馈时,系统也可以进行补偿;用精神道德治理的国家,周期律特别明显,几乎是死而后生,从中国历史看,周期长的在三百年左右,短的只有一、二百年;系统没有负反馈,即使有负反馈,系统也无法补偿,因为产生不了补偿的主体。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引自:208楼:dk168于  2017-11-29 23:21:11发表 历史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周期。如果人性泡沫能尽快迅速破裂,则历史周期不明显。如果很多人合起来,组成一些大的国家,则会造成泡沫积聚,进而形成历史周期。这是中国历史,与种不同的地方。

查了一下资料,有的资料反映,所谓人性的周期,是指由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但社会心理引起的股票波动,是一种综合所有投资人的社会心理作用,在涨跌的极限值范围内上下震荡的波动;而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或者说并不主要依赖于社会心理,主要依赖的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当然也存在社会心理,但影响的波动幅度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影响比较大的是生产关系和市场波动,市场波动取决于供求关系,农业化社会倒是几乎没有市场波动。历史周期律,主要源自于生产关系,具体地说是生产关系中的政治生态,用精神道德治理的国家,由于精神道德的不确定性导致权力扩张,然后又通过长线反馈,让权力体系走向毁灭;而用制度化治理的国家周期律不是很明显,原因是系统具有一定负反馈,产生负反馈时,系统也可以进行补偿;用精神道德治理的国家,周期律特别明显,几乎是死而后生,从中国历史看,周期长的在三百年左右,短的只有一、二百年;系统没有负反馈,即使有负反馈,系统也无法补偿,因为产生不了补偿的主体。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步石
  • 2017-12-01 10:42:26发表
  • 214楼

比健康长寿,是有价值的。

比长生不老,则相反,

因为在长生不老面前至今没有胜利者。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历史周期律,是健康长寿问题,还是长生不老问题?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任何一个机体的生命周期,是指它从零(即无)而生到死而回归零的一个完整过程,从零到零的一个完整的循环。因而,“周期”论方有所谓的“健康长寿”命题,而长生不老则已经突破周期之律,因而对于长生不老而言并不存在什么周期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步石
  • 2017-12-01 11:48:15发表
  • 217楼

引自:216楼:讨厌世界的人于  2017-12-01 11:40:11发表 任何一个机体的生命周期,是指它从零(即无)而生到死而回归零的一个完整过程,从零到零的一个完整的循环。因而,“周期”论方有所谓的“健康长寿”命题,而长生不老则已经突破周期之律,因而对于长生不老而言并不存在什么周期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步石
  • 2017-12-01 11:49:45发表
  • 218楼

按个体论,在哲学,有生有死,因而生命周期其实无法打破,但可以延长。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 步石
  • 2017-12-01 11:55:20发表
  • 219楼

但旧的不去,心的不来,旧死而新生,

在中原社会历史,自古有“社稷无常君,唯有德者居之。”的说法。

这样,一个机体生命周期接着一个机体生命周期,造就“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引自:216楼:讨厌世界的人于  2017-12-01 11:40:11发表 任何一个机体的生命周期,是指它从零(即无)而生到死而回归零的一个完整过程,从零到零的一个完整的循环。因而,“周期”论方有所谓的“健康长寿”命题,而长生不老则已经突破周期之律,因而对于长生不老而言并不存在什么周期论。

逻辑清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6512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