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在导师家做卫生”就自杀,应该理性的同情

  • 帝国良民1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2536
  • 积分:
  • 5
  • 25437
  • 2018-01-21 23:15:22

      2017年12月25日,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在西安灞河溺水身亡,经警方认定,无证据表明系刑事案件。2018年1月8日,杨宝德女友发文称其系“不堪导师奴役自杀”,引发舆论关注。1月19日,西安交通大学回应,杨宝德的博士生导师周某确实存在让学生到家里打扫卫生、陪同超市购物、洗车等行为。校方已严肃批评教育,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取消其研究生招生资格。(搜狐新闻1月21日)
  人死了,固然值得同情,何况一个学霸型的高智商博士生,人们无限的唏嘘,如果是一个搬砖的农民工自杀了,只怕没有更多关注。倒是博士生自杀,人们纷纷联想到这个人到底受到了多少委屈、亦或此人生活中有太多不平等,甚至有人联想到其家庭出身与社会之不平等;对导师口诛笔伐的同时,很少有人质疑该博士生到底为什么为仅仅因为导师要求做了很多家务而自杀。
  我们看到,死者哥哥杨宝佳告诉重案组,希望通过这件事能改变教育体系的不平等现象,这样弟弟或许死得有点意义。其中提到,导师变相阻拦杨宝德出国;还把杨宝德当苦力使唤,经常被要求早上去停车场接送她去办公室、拎包送水;陪导师吃饭,逛超市,去导师家打扫卫生等等。死者的女友表示,这不是杨宝德第一次轻生。2017年5月,他一个人徒步到20多公里外的秦岭,几次尝试自杀未遂。“去年5月份男友第一次尝试轻生的时候,我就找他导师谈过,周某当时表示以后会注意言行”。
  动辄想自杀?其实我们很容易想到,该博士生估计多多少少有抑郁症的表现,正常的情况下,如果真的不堪忍受,大不了不读博士、或向校方举报,争取自己的权利,何苦自杀?毕竟学生帮老师做私务的情况多得去了,这并非什么学生与老师之间存在严重不平等的说辞。一个心态或心智正常的学生,应该不会拒绝老师提出的做家务要求,某种程度上甚至意味着老师对学生的一种信任,何必计较自己吃了多少亏?人死了,家人希望获得学校的赔偿,找出种种理由,可以理解,但社会大众应该更多理智的看待,此博士的导师,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虐待性的支配学生,这或许才是根本。
  说实在的,上世纪80年代,国企中不论是工人还是大学生,入职后都会与指定的师傅签订师徒合同,那时参加工作,尽管还处于文革刚刚结束,虽然破了所谓的“四旧”,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传统思想依然根深蒂固,我们那时几乎会遵从师傅无论公还是私的任何指派,师傅经常会坦然的让徒弟做各种购粮买煤等体力活,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能够替师傅做家务,似乎是一种荣耀。我本人和自己的师兄弟们无论目前各自都在天南地北,但每年只要有机会相聚,只要师傅从深圳回来,都会责无旁贷的鞍前马后,生怕怠慢了一份尊重。师兄弟中日后有做处长的、有做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的,但在年迈的师傅面前,大家即使都五十岁以上了,也都还只有恭恭敬敬。没有人会想到什么不平等关系。
  时代变迁至今,人们陡然间觉得师生之间或者说导师与博士生之间,绝对的平等关系,于是乎导师让学生做家务,成了被奴役的关系,有那么严重吗?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人格上平等理所当然,但不至于将个人权利分得过于清爽,导师不但应该是学术上的师傅,更应该是人生教诲的老师,古人将老师“传道”列在“授业解惑”之前,绝对有其道理。
  至于很多网友斥责目前大学中导师指使学生做家务近乎常态化,这根本上是基于无视中国社会的某种传统文化,心智正常的学生恐怕不会计较自己为老师做了多少家庭“私活”,大家最终都会走入社会,在这之前的任何劳动付出,都能够成为一种社会经验,做为社会意义上的人,智商固然很重要,其实情商更重要。如果仅仅因为导师要求做家务而屡屡想到去自杀,恐怕只是个案;家属伤心之余,找理由期望学校赔偿也理所当然,但网友们为此而对导师口诛笔伐,恐怕并非理性的态度。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散兵
  • 2018-01-25 17:51:49发表
  • 1楼

博士生有些人心理极度脆弱。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至少他可以选择换导师和退学,不是非寻短见不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自杀其实是在作践自己,这种行为确实很不理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我觉得西安交大的导师和博士生之间关系很正常。交大取消老师招生资格是不妥的。研究生给老师拎包,挡酒是很普通的事。导师一般都把学生当子女看待,叫研究生小宝宝也没有什么不妥。我对导师是当长辈看待,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导师去世后,我每年仍探望师母,直到她去世。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士可杀不可辱”也。女汉子!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437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