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那段布满铁锈的水管

那段布满铁锈的水管


文/花开花落任卷舒


清冷的夜里,

正欲安睡,

伴着一声惊呼,

懊恼地检查个究竟。


就是那一段生锈的水管,

终于露出了脆弱的原型。

二十年前刚刚搬入新居时,

欣赏兼带着挑剔的眼睛,

早已发现了它的与众不同,

新刷的银粉掩盖不了表面的凹凸不平,

废物利用,

偷工减料,

心中隐约着一丝不安。


也罢了,

算它还算能挺,

毕竟这么多年尚未罢工。


喷射的水流几缕,

来自上下几处,

管体像极了经久陈年的老松皮,

疏松。

水滴石穿铁也锈烂。


岁月的光景,

沉淀在了起眼不起眼的方方面面。


一种懈怠暗存着日后的隐患,

正如小学时

那篇课文中的让整艘船沉没的

有蛀虫的木板。


积毁销骨如是这般。


2018.1.24临屏于怡心国标群,历时19分钟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89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