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万有智力:第五种自然基本力

  • 生命智力学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4816
  • 积分:
  • 0
  • 2690
  • 2018-01-31 09:55:14

万有智力:第五种自然基本力

思维重构宇宙

摘要:现代物理学认为,宇宙存在并且只存在四种自然基本力,它们是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和弱相互作用力,大自然万物都是由这四种自然力构建起来的。但是,仅用上述四种基本自然力,不足以解释生命的出现,以及精神、意识和智能的出现。面对这个难题,有人把精神与物质对立起来,有人请出了超自然的上帝或者其他什么神灵。对此,我愿意提出一项物理学和哲学新理论“万有智力论”,即宇宙万物还存在着第五种自然基本力,它就是智力;正是由于宇宙中客观、普遍存在着智力(亦即物质基本属性),这才促成了物质结构的复杂化、有序化、信息化和智能化。

我对智力的重新定义如下:智力是一种物质的行为,这种物质(实施智力行为的主体)能够认识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的结构、性能或者功能;这种物质具有用信息重构(包括再现和模拟、预演)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的行为;这种物质能够根据信息来复制并重构其他物质(包括它自己);这种物质能够有目的的使用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这种物质对其他物质(包括它自己)形成好恶取舍行为。“智力是第五种自然基本力”亦即“万有智力”学说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它标志着人类认识史上的一次全新的飞跃。

关键词:自然基本力,智力,万有智力。

正文:

长期以来,人们在谈论智力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它是一种客观的物理现象,而是把它当成与物质对立的精神现象,而且属于人类所特有。事实上,对于物理学家来说(广义地说,化学、分子化学、分子生物学实际上都属于物理学),宇宙间存在着并且仅仅存在着四种基本自然力,它们是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和弱相互作用力。具体来说,凡是有质量的物质都具有万有引力,凡是有电荷的物质都具有电磁力,而在原子核内部的基本粒子(包括各种夸克)之间则存在着强相互作用力和弱相互作用力。

许多物理学家,特别是优秀的天才的物理学家,都试图把上述四种自然基本力统一成一种基本力,可惜他们至今未能如愿。我在20世纪70年代也曾经设想过,万有引力可能是电磁力(电荷力)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它们都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不过,引力波的传播速度似乎是不需要时间的)。众所周知,电荷力具有同性相吸、异性相斥的特点,但是从来没有科学家对相吸力与相斥力的大小进行过精密的测量,而是想当然地人为它们绝对相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实测表明同性相吸力略微比同性相斥力大一点点,那么由于万物的所有原子都存在着电荷,因此万有引力就有可能是电荷同性相吸力与电荷同性相斥力之间差值的反映。

问题是,无论物理学家能否把上述四种自然基本力统一起来,他们都无法理解物质结构从简单到复杂的变化,同样也无法解释生命现象的力学原理,因为这些基本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自然地、随机地把基本粒子组成原子核,把若干有机分子组合成生命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现代物理学家不想请来上帝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大自然里,还存在着另外一些机制,或者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基本力,正是它促成了物质结构的复杂化,以及生命的出现,也是它促成了精神、意志或者灵魂的出现。我在这里愿意指出,宇宙中确实存在着第五种自然基本力,它就是智力,或者说用“智力”这个词汇来描述它,用“万有智力”来论述它,乃是比较恰如其分的。

无庸讳言,我们目前尚不清楚,作为宇宙第五种自然力的万有智力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尽管如此,我可以指出的是,智力不再仅仅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能力,而且也是一种宇宙间普遍存在的客观的东西。具体来说,智力是一种可以变化、增长的力,它能够记忆、识别其他四种基本力(或者至少能够识别其中的某几种力)。与此同时,智力与其他四种基本力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和区别,智力不是简单的或者单纯的吸引和排斥,而是指向物质结构的复杂化、有序化,包括物质结构的信息复制,以及物体(包括各种原子和分子)的重构和重组。

有鉴于此,智力也可以称之为物质结构力、物质重构力,或者有序力、反熵力、自组织力(这表明许多科学家都曾经接近了“万有智力”理论)。总之,它是物质有序化、结构化、信息化的推动力。也就是说,智力是宇宙物质客观存在的现象,因此从理论上来说,它既可以测量,也可以量化,只是我们目前尚未找到比较好的测量智力的工具、仪器、方法和相应的数学模型。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万有引力,还是电磁力、强弱相互作用力,它们都是可逆的,因此也就是没有时间方向的。对比之下,智力则存在着不可逆性,它的每一次“创造”都会给大自然留下某种印记。这就意味着,宇宙之所以存在着时间之箭,其实质乃是智力的作用。进一步说,宇宙起源大爆炸的触动者,应该是而且也只能是智力,是智力把物质结构信息(物质本性,包括四种基本力)注入到物质之中(每次可能都不一样,因此宇宙可能有过多种样子)。也就是说,宇宙与智力同时起源,宇宙演进的过程(包括生物进化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智力发展的过程。

有必要指出的是,智力既然是可以发展的,因此智力也就是有层次的。一般来说,智力可以分为物质(非生物)智力、生命智力和人工智力三个大类。对于复杂的基本粒子结构、原子核结构、原子结构(包括元素周期表结构、同位素结构、放射性结构)、分子结构,以及形形色色的星系结构,都可以视为有着物质智力的参与,因为物质智力的功能之一就是促使物质结构从简单到复杂化。

在生命智力里,又可以分成若干层次不同的小类,例如裸体基因生物智力、单细胞生物智力、多细胞生物智力、神经细胞智力,以及大脑思维智力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通常所说的智力,仅仅是指人的大脑智力,显然是人的大脑思维的自以为是的误解。

人工智力是指计算机(电脑)、机器人等具有信息处理功能的人造物质结构。由于目前人工智力尚缺少自主目的,因此它们属于智力的低层次,或者尚不属于真正的智力。但是,这并不能排除人工智力未来能够发展成为真正的智力,甚至是高层次智力的可能性。

众所周知,任何物质行为都需要相应的物质结构。从这个角度来说,智力既然是一种自然基本力,也就意味着智力需要物质的载体或者主体,而这些智力的主体乃是实施智力行为的物质结构。为了讨论方便起见,我们需要使用一些新的词汇,或者对已有的词汇重新进行定义。有鉴于此,我把物质(非生物)智力的主体称之为“智性”,把生物智力的主体称之为“智因”,把动物智力的主体称之为“智能”,把人的大脑生物智力的主体称之为“智慧”,而把人工智力的主体称之为“智工”。

据此可知,生物智力包括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智因,存在于DNA之中,以及所有DNA之间和所有细胞之间,所有的生物都拥有智因。第二个层次是智能,即动物的神经细胞,以及专职的信息传导和信息处理细胞,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同时拥有智因和智能。第三个层次是智慧,即人的大脑思维细胞,它可以使用复杂的符号体系(语言文字、图形符号,其他符号),处理复杂的信息,人同时拥有智因、智能和智慧。

进一步说,情为何物?实质上“情”也是一种智力行为,包括感性、理性和好恶、取舍。当然,情也是有层次的,不同的智力层次有着相应不同的情层次,例如智性情感、智因情感、智能情感和智慧情感。对于人来说,上述四种层次的情感同时都存在。

此外,任何智力主体欲实施智力行为,都离不开相应的工具和原材料。大体而言,实施智力行为的工具包括无机催化剂和有机催化剂(酶)、能量单元,以及各种原材料和信使。一般来说,不同层次的智力应该有着不同的信使,能够充当信使的物质包括基本粒子及其量子效应(光子、电子、质子、中子、中微子等)、原子、分子,以及其他多种结构物(例如具有复杂电子编码的RNA,以及人类使用的语言文字符号体系)。

需要指出的是,我之所以能够提出“智力是第五种自然基本力”亦即“万有智力”的科学哲学新概念,是与我的长期思考分不开的。宇宙是物质的,但是在这个物质世界里却出现了生命和智力(包括精神、意识);然而智力(包括智性、智因、智能、智慧)的起源,却始终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谜。这个谜,强烈地困惑着无数的人,特别是那些自诩为聪明的人。其中,最常见的疑问表达方式就是: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1989年,我在撰写《神秘的星宿文化与游戏》一书时(注1),在扉页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大自然想了解自己,它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人。”也就是说,“我是谁”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大自然在问自己。

1992年,我在撰写《宇宙的重构》一书时(注2),在序言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所谓智慧,就是一种结构物能够认识和理解另一种结构物。对于自然的宇宙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对于人类来说,拥有智慧则是最大的幸运。至于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似乎取决于不同的追求;但是,要想实施任何一项追求,都离不开对有关结构的了解,因为我们始终生活在各种结构之中,而人类生存的实质就是用思维重构宇宙。”显然,上面所谓大自然在问自己,所谓一种结构物能够认识和理解另一种结构物,实际上都是在对物质智力行为进行描述,只不过当时尚没有使用物质智力这个词汇。

20047月我在《重构论:把物理学、化学与生物学(包括社会学)统一起来的新理论》一文(注3)中指出:“物质的基本属性之一是重构性,千奇百怪、姹紫嫣红的大自然可以概括为:信息重构物质电子编码重构物体基因重构躯体思维重构宇宙。”显然,上面所说的四种情况,实质上是在把物质智力行为划分为四个层次。

接下来,我在《智慧的基因:我把原子链接成人》一文(注4)中指出:自认为至高无上的人,乃是由基因用越来越复杂的电子编码将若干分子链接而成的,然而人却不愿意承认基因(准确说是智因)是有智慧的。事实上,如果承认基因有智慧,那么基因也就会存在着“我是谁”的思考,尽管我们人的大脑思维尚不清楚基因是如何进行思考的,有关讨论还可参阅我的《基因智能学:关于基因思维的猜想》一文(注5)。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69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