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我们还能陪父母多久?也许只剩下64天

  • Kylie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118
  • 积分:0
  • 0
  • 1246
  • 2018-02-07 17:22:59

网上曾流传过这样一个计算公式:

假如一年中,只有过年7天才能回家陪父母,一天在一起顶多相处11小时,若父母现在60岁,假设活到80岁,我们实际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只有1540个小时,也就是64天。

64天,就是我们以为的来日方长!

漫长人生,能够分给父母的时间竟只有64天,很多人表示不敢相信。

按照这种方式计算得出的答案虽未必准确,但其中的残酷却很真实,有人陪父母的时间甚至都到不了64天——

“妈妈今年50岁,如果妈妈长寿活到85岁,那在她剩下的35年时间内,我在她身边的时间最多2个月,而最少只有1个月!”

“我老家河南,已经在重庆定居10年,儿子也已7岁,差不多也是春节才回老家,一般就是6天时间,真正在家的时间不超过1天,而且回河南过春节,是隔一年回去一次。”

多年前,国内有大型调查机构曾针对25-50岁的中等收入群体做过一项调查:
63%的人每年和父母团聚的次数少于3次,这些人每年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平均为78小时,即3天6小时
即使那些回家频繁,甚至能跟父母住在一起的人,陪父母的时间也没比64天多到哪去。

看到这里,很多人几近哽咽,猛然意识到,人生很长,但能陪伴父母的时间真的不多。

不能陪在身边,常常给父母打电话也可以聊以慰藉吧。

可即使是打电话,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前段时间,湖南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儿行千里》中提到一个问题:你能做到每天与父母通电话吗?

有位观众说到:“上学的时候还能坚持一周两次,上班后差不多一个月一次吧,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都不会主动和父母打电话。”。

有的观众说,每天打电话不知道聊什么,有的觉得电话里的父母太唠叨,还有观众觉得,每天在朋友圈会发自己的生活,让父母看到就够了……

很多子女就这样坚信着来日方长,肆无忌惮的消耗着有限的亲情。

没有我们陪伴的父母,非常孤独与无助,他们成了“空巢老人”。

在中国,近1.7亿60岁以上的老人中,有40%以上过着子女不在身边的“空巢”生活预计到2030年,老龄人口将近3亿,而“空巢老人”的比例或将达到90%。

这意味着,届时,中国将有2亿饱受孤独之感的“空巢老人”。

而新闻中的一幕幕悲剧正彰显着“空巢老人”困顿的生活境遇。

2015年3月14日,延安市一位独居老人在家因卧床吸烟引发火灾,不幸遇难;

2015年11月14日下午,湖南省长沙市一名95岁的抗战老兵,因忍受不了孤独,从3楼跳下身亡;

2016年11月,西安城南一小区里,一名70多岁的老人离世半个月后才被发现;

还有的老人因缺少陪伴,只能从他人身上寻找虚假的“关怀”。

这也是各式各样的保健品屡屡让老年人成功入坑的原因。

有一本叫《空巢》的书,书中写了一位自称是“真空级空巢老人”的80岁老母亲——“孩子们已经远走高飞,老伴也已经撒手人寰,我仅有的妹妹也在千里之外的北方。没有亲人陪同我过周末,甚至没有亲人一起过春节。”

她有个儿子,定居伦敦:“最近一段时间,我与儿子通电话的时候都很想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回来。他总是说还没有安排,还没有安排。等他有安排的时候,我还在这个世界上吗?我已经有三年没见过我儿子了。”

她有个女儿,住在纽约:“她不但不理解、不同情、不支持,还要横加指责。这就是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的孩子……”

后来,她遇到了卖保健品的小雷:“她那么细心,那么体贴,她将我当成自己的母亲。那种细心和体贴带给我的幸福感让我淡忘了自己的孤独和处境。我好像不再是生活在社会边缘的‘空巢老人’了。”

这位老人生病了,送她去医院的是小雷。医生问是她的女儿还是儿媳妇。她回答医生:“哪里会有这么好的儿媳妇啊。”

小雷向她推荐保健品,她自然是照单全收。

“不管小雷向我推荐的那些保健品和器械对我的身体有没有用,它们都能够给我带来幸福感。因此我的钱花得痛快、花得开心、花得心甘情愿。想起来真是荒唐,我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这种幸福感。”

这位老母亲,其实就是我们父母的真实写照。

他们和骗子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明明知道钱花得不值,明明知道一切温情都只是假象,他们为了有人陪伴,依然心甘情愿上当。

诚然,父母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本就应当各自独立。

可是,人之暮年,对于亲情的渴望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很多子女都认为,尽孝好像不用着急,父母会一直等在那里。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恰恰是这种不着急,让我们忽略了岁月正在一点点剥夺父母的年华。

等我们着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毕淑敏在文章《孝心无价》中说:“我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都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

当年,季羡林接到老母亲病危的消息,他日夜兼程赶回去,却只见到一副冰冷的棺材。

邻居老太太告诉他,母亲曾说——
早知道你出去了就不再回来,我真后悔当年让你出去。

季羡林听完,趴在母亲的棺材上痛哭不止。

后来,他写下散文《永久的悔》:
“看到了母亲的棺材,看到那简陋的屋子,我真想一头撞死在棺材上,随母亲于地下。我后悔,我真后悔,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了母亲。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呆在母亲身边。”

同样,回想起自己的母亲,任正非也充满悔意。

当年,接到母亲被汽车撞伤的消息后,任正非心急火燎地从国外赶回国,可母亲已经不行了。

“我真后悔没有在伊朗给妈妈打一个电话。因为以前不管我在国内、国外给她打电话时,她都唠叨:‘你又出差了’,‘非非你的身体还不如我好呢’,‘非非你的皱纹比妈妈还多呢’,‘非非你走路还不如我呢,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多病’……”

“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如果我真打了,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妈妈就躲过了这场灾难。这种悔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我看了妈妈最后一眼,妈妈溘然去世。”

贾平凹在《我的父亲》中写道:
“也不曾想到父亲最后的离去竟这么快。以往家里出什么事,我都有感应,就在他来西安检查病的那天,清早起来我的双目无缘无故地红肿,下午他一来,我立即感到有悲苦之灾了。经检查,癌已转移,半月后送走了父亲,天天心揪成一团,却不断地为他卜卦,卜辞颇吉祥,还疑心他会创造出奇迹,所以接到病危电报,以为这是父亲的意思,要与我交待许多事情。一下班车,看见戴着孝帽接我的堂兄,才知道我回来得太晚了,太晚了。”

“父亲安睡在灵床上,双目紧闭,口里衔着一枚铜钱,他再也没有以往听见我的脚步便从内屋走出来喜欢地对母亲喊:‘你平回来了!’,也没有我递给他一支烟时,他总是摆摆手而拿起水烟锅的样子,父亲永远不与儿子亲热了。”

小时候,他们是我们的全部。

他们总在旁边担心着、支持着、关心着、唠叨着。

后来我们渐渐长大,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开始“离巢”了,虽然不舍,他们还是努力说服自己,给了我们最宽厚的爱——适时放手。

他们也从不愿打扰我们的生活,哪怕只是说一句“不忙了,就多回家看看”。

但那个时候我们或许还不知道,银发、皱纹、眼花这些岁月的痕迹,有一天也会悄然降临到自己父母的身上。

哪天我们猛然回头,才发现他们已老到走不动、看不清、也记不住了。

他们一遍遍地教我们,电视里面那个字怎么写。如今,他们一次次地问我们,电视里面写的是什么字。

他们还停留在原地,等我们归来,我们却来去匆匆。

他们有多少要说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下。

他们要的一点都不多,就是有空多回回家,能多打个电话问候下。

父母老了,我们能给的爱不能再迟到。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24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