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美国州长竟敢对总统“大不敬”

  • 一壶茶一闲人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323
  • 积分:
  • 0
  • 30577
  • 2018-02-07 19:26:58

网上流传关于美国州长与总统“叫板”的段子真不少。话说1995年联合国50周年庆典时,纽约市长为各国首脑举行了一场音乐会。音乐会开始前,市长居然把时任总统克林顿邀请的客人阿拉法特“请”出了剧场,理由是“恐怖主义分子”,气得克林顿七窍生烟翻白眼,但对市长的决定无可奈何,他只好自己去道歉,甚至连纽约市都代表不了。

201232122日,时任总统奥巴马在任内第一次访问俄克拉何马州,州长玛丽·弗琳接到通知后居然和家人去波多黎各度假去了,只安排州商务秘书戴夫·洛佩兹负责接待。没空“接见”总统也就罢了,居然还有空发布一条长声明,称欢迎奥巴马“终于”来到本州,还语带讥讽地说:2008年选举中,奥巴马在本州颗粒无收,大家都不指望他来,来了也是白来……

还有,现任总统特朗普刚上任时便兴冲冲的颁布医改法案和新的移民政策,可是好几个州的领导人就立马明确表示反对,甚至一个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就可紧急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总统颁布的“禁穆令”

…………

在美国,一种官位就是一种职业、一个工作岗位,官员只对工作负责、只对岗位负责。但是老夫以为没那么简单。在阅读完《联邦党人文集》和《论美国的民主》等著作后,老夫发现,美国州长之所以敢对总统如此“大不敬”,是因为美国联邦共和政体“分权”制度设计使然,更深层次分析“利益”二字使然。

一切权力源自人民  奈我何

美国联邦共和政体的一切权力源自人民,宪法明确规定,从美国联邦政府到各州政府、市政府、镇政府的行政主官都人民选举产生,只对人民负责,准确地说只对选民负责。因此总统、州长、市长、镇长之间均不构成领导与被领导的上下级关系,也没有书记一职,当然不构成人事任免关系,彼此相对独立。中国有句俗话,“无求品自高”,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利益关系,没有谁掌握谁的命运,我不求你升官发财,关系自然就单纯了,无须那些虚情假意的阿谀奉承,也无须那些三六九等的迎来送往,更无须那些危害健康的酒醉饭饱。

《联邦党人文集》指出,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事实上只不过是人民的不同代理人和接受委托的单位,它们具有不同的权力,旨在达到不同的目的,彼此在争权时不受任何共同上级的管制。首要的权力不管来自何处,只能归于人民。联邦和州不管两种政府中的哪一个以牺牲对方来扩大其权力范围,这不只取决于两者的野心或处事方式的比较实际上和形式上都要求,在每种情况下事情应该决定于他们共同的选民的情感和许可。

我不求你你求我  谁是“老大”

美国是一个联邦共和国,准确地说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完整主权国家,而是由一些主权国家(州)让与一部分主权联合组成的“联盟”,很有点像农村一句俗话说的——“凑钱耍把戏”。关于联邦与各州的关系,《联邦党人文集》是这样说的:“新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很少而且有明确的规定,而各州政府所保留的权力很多而且没有明确的规定”,前者行使的对象主要是对外方面的,如战争、和平、谈判和外贸征税权多半与最后一项有关。保留给各州的权力,将按一般的办事程序扩充到同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以及州的治安、改良和繁荣等方面有关的一切对象上。联邦政府的作用在战争和危险时期极为广泛而且重要,州政府的作用在和平与安定时期则极为广泛而重要。由于前者的时期同后者相比可能只占一小部分,州政府就会在这方面比联邦政府占有另一种优势,所以联邦在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上有求于各州,而各州有求于联邦的地方却很少。

联邦党人认为,各州政府可以被认为是联邦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联邦政府对州政府的活动或组织来说,是一点也不重要的。如果没有各州议会的参与,就根本不能选出合众国总统;参议院将完全而绝对地由州议会选举;即使众议院,虽然由人民直接选出,也将在这样一类人的极大影响下选出,他们对人民的影响使他们自己被选入州议会。因此,联邦政府的各主要部门的存在,多少应归功于州政府的支持,必然会对州政府有一种依赖感,从而很可能产生一种对它们过于恭顺而不是过于傲慢的倾向。另一方面,州政府的各部门并不依靠联邦政府的直接作用来获得自己的任命,至于对联邦政府成员的局部影响依赖毕竟也是很小的。

事实上,老夫以为,联邦政府不仅在政府机构的组建和功能发挥上对各州存在依赖关系,而且在法律法规的执行上,特别是依法征税上,都需要各州的配合和抓落实。所以有时各州对联邦表现出些许傲慢、州长把总统“肴肉不当菜”也是难免的。

县官不如现管  有奶是娘

   在谈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谁更具影响力时,《联邦党人文集》指出,人民的感情毫无疑问是更亲近所属州政府,而疏远联邦政府,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人都是自私的和务实的,州政府直接关照人民的生产生活,州政府的政策规定与人民大众眼前的直接的利益息息相关,而联邦政府主要掌管涉及国家全局的事务,与老百姓个人“关系不大”,所以,如果硬要人民选择站队的话,人民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州政府一边,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

人民首要的和最自然的归属将是他们各自的州政府,通过州政府的照管,人民的家庭的和个人的利益将会得到规定和考虑,公众最强烈地倾向在于州政府这一边。

事实已经证明,联邦政府成员对州政府成员的依赖甚于后者对前者的依赖。还有,两者所依赖的人民偏袒州政府甚于联邦政府。就两者相互的态度可能受这些原因的影响来说,州政府显然处于优越地位。

自私是人类的天性,联邦党人认为国会议员中的地区精神,必然比各州议会中的国家精神更加普遍。众所周知,州议会所犯的错误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州议员为了他们所居住的县或地区的个别意见而牺牲州的明显的长远利益。对议事录的研讨以及国会议员的坦白承认,会告诉我们,议员们经常扮演的角色与其说是公共利益的公正保护人,不如说是他们本州利益的坚决维护者;如果曾经有一次为抬高联邦政府而不适当地牺牲地方利益的情形,那么由于不适当地注意各州的地方偏见、利益和观点而使国家的重大利益遭到损害的情形就有百次之多

联邦党人,对联邦束缚的恐惧,如同对外国束缚的恐惧一样,会造成同样的联合。假定组织一支完全与国家资源相适应的正规军,假定这支军队完全效忠于联邦政府,那么要说州政府有人民站在一起就能抵御危险仍旧不算过分。

   归根结底,老夫以为,美国州长竟敢对总统“大不敬”,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与其说是由美国联邦宪法“分权”制度设计导致的,还不如说与“利益”二字直接相关。老夫前不久在人民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利益”二字破解西方民主政治》文章,谈到西方民主政治的本质:剥光西方民主政治的外衣,只剩“利益”。所谓政体、政治制度,不过是调节利益的“工具”罢了。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57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