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老水牛的悲剧【小小说】

老水牛的悲剧【小小说】

梅杰

鲁迅先生说过: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或血什么的。

独坐小小书斋,我翻阅经典,忽然想起一次关于和朋友聚餐的事儿了。一盘牛排摆放在眼前,我模仿朋友的动作,左手执刀,右手握叉,笨拙地切割牛肉,外表的熟中透出里面丝丝血色。

【哇!半生不熟?怎么吃得下?】我惊讶不已,仿佛眼前出现故乡那头老水牛,睁大了眼睛睨视着我。

【这就不懂了吧?七分熟,三分嫩,正好呀!】朋友的朋友谙熟其道,语气中透出揶揄。

【淳朴生,试着品尝品尝,如何啊?】朋友婉转话语,宽慰我。

我叉着带血痕的牛肉,有些反胃,实在难以入口;却又碍于朋友盛情,微闭双眼,将似乎带有血腥味的牛肉送入口中。未及细嚼慢咽,便直溜溜顺着食道抵达胃部。顿觉,翻江倒海,五味杂陈,难以言表。

我起身,直冲卫生间,一吐为快。我关掉水龙头,凝视着镜中的我,耳畔回响起朋友的朋友说过的‘初嚼,绵中带嫩,嫩中藏韧,随即大嚼起来,让味觉充分享受佳肴,顿觉满口溢香了’之类吹嘘炫然的话来。

在朋友们的眼中,我算是‘土包子’,未曾见过世面。那又如何呢?如同故乡那头老水牛,耕耘了一生,勤劳了一世,吃的是稻草,付出的是血汗,奉献的是精华。

我的眼前,再次浮现那头老水牛,宽厚的足掌,羸弱的身躯,忧郁的目光。一次耕田回归途中,农夫掮着犁铧,一手绳牵老水牛。当走过一条陡坡小路时,不知是老水牛腿软还是踩虚了脚,亦或是别的是什么,坠落于不算太高的沟底,一声沉闷的声响,老水牛一声凄惨的‘眸’叫,划过宁静的小山村。

‘你瞧,它还在眨巴眼皮呢!’

‘哎!只有屠宰了罢!’

我挤进大人们围成的阵地,指着老水牛说道:‘它流泪啦!’

‘怪通人性的!只是无可奈何啊!’

‘宰了吧!每户还可以分得些肉呢!’      

······

时间犹如一柄刀,在大脑中雕刻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记忆,纵然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有的依旧清晰,难以磨灭。

我目睹老水牛最后的惨况,至今历历在目,一把锋利的斧钺,闪烁着寒芒,划过老水牛无力飘散的目光······

透过玻璃窗,我依稀看见朝阳或晚照中,青青的山坡上,悠悠的小河旁,牛们悠然地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他们很惬意地享受着这份得之不易的宁静、温馨与幸福!是真矣,是梦矣?我问自己,亦是在问上苍。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6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