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写在“年”里的话

过年了,总在说,却不及多想,它像幽灵般,不声不响,无始无终,但却总能在不经意间挑动迟钝的神经,喔,又是一年了,它恨不得把青丝催赶成白发,把满腔的孤勇化成一汪碧潭,此情此景下,人们不免寓于岁月的年轮中,挣扎、抗拒、进而接纳、欣慰,并由衷地慨叹,“岁月啊,你慢慢老,人们啊,你慢慢追”,于是“年”的意义就在于这拒、纳之间,并允许人们悄悄地编织自己的幸福。

“年”是灵魂溢出的信仰。这信仰潜藏在血液和骨髓里,周而往复地起着作用,这是心灵隔阂的惯性聚集,也是是偏离和回归的无限叠加,仿佛只有回到人生起始的地方,灵魂才能稍许安顿,生命也便拥有应有的厚度和温度,我们也才能无所愧疚地了无牵挂,生之为人的意义也就体现在这有限的轮回中。依稀记得曾经有个朋友给我说过“最喜欢的是年三十团圆夜里的灯光,它让人充满小确幸,泛滥起粉红色的泡泡”。我想也是,雪夜里,温暖而幸福的灯光,便是这信仰的最好注脚。

生活也需要不可或缺的仪式感。它总是在现实和理想的交叉中振动复摆,如《人生》中的高加林,舍弃良知的背离最终还是回到原点,如《活着》中的富贵,阶层的跌落让他舐犊到真正的生活。对啊,真正活着过的人,才配用味蕾去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直叫人忧喜盈腹,欲罢不能,磨平了棱角,也压弯了脊梁,幸运也好,痛苦也罢,总之“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新旧交替之间,度之以心,浸之以情,月不一样,江不一样,“年”又何尝是一样呢?愿我们虔诚地送别过去,还要希翼地展望来年,用这种告别和迎接还原生活本来的庄重。

孤勇的精神根植于自我安慰。漂泊太久,心亦困顿,环顾周遭,自己能依靠的人不多,但依靠自己的不少,生活实苦,但也只好孤勇向前,“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卑微即视感,如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涌上心头,渗入心底。“年”便是这起伏间短暂的小憩,不论这种慰藉能否安抚孤勇,让人存有某种微妙的获得感和存在感,但“年”里的幸福始终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既然孤勇无伤,安慰无恙,那就人生难得几回二,当即索性二一回吧。豁达几日,自在就好。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71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