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网络直播平台“雾霾”正在消散

  • 抱着泰迪的熊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688
  • 积分:
  • 0
  • 12334
  • 2018-03-02 13:44:40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2亿,较2016年增长22.6%。虽然直播用户规模在不断增大,但在相关部门的重拳整治之下,网络直播平台上低俗、色情、暴力等方面的内容在不断减少。


  色情视频明显减少


  近期,经常“光顾”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市民罗敬达发现,网络直播间出现了一些新变化。

  “总体上来说,很多平台都加强了审查力度,网络直播平台不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尤其是色情直播得到了有效管理。”罗敬达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法制日报》记者随机点开几个网络直播或者短视频平台,在进入直播间时,大部分平台都会弹出“倡导绿色健康直播,封面、直播内容和评论内容如果包含色情等内容将会被处罚”等提醒信息。

  记者注意到,网络主播的言行有了很大改观。在着装方面,性感露骨服装几乎不存在;在言语方面,多数网络主播不再迎合网友;在行为方面,网络主播即便在弯腰走路时也都注意用手遮挡关键部位。

  此外,对于部分网友提出的作出不雅举动的要求,“不行”“这不允许”“要被禁的”等拒绝性回复成为女性网络主播的口头语。

  在不少网络直播平台,才艺表演、生活小技巧讲解等内容逐步增加。


  以暴制暴视频下架


  近期,经过多个部门的大力整治,曾经出现在网络直播间或短视频平台的一些暴力视频、直播纷纷下架。曾经一段时间,包含“出击”“搞事”“风云”等名称的视频内容大多传播以暴制暴解决问题等错误信息。现在,一些网络主播或短视频发布者纷纷“转型”。

  记者调查发现,一名网友曾频繁发布以暴制暴类视频。在相关部门整治网络直播间后,今年2月26日,这名网友更新第一个正义类短视频。

  视频画面显示,1名男子不想再跟着老板过打打杀杀的暴力生活,而是打算选择与家人过安稳的普通日子。但无论这名男子怎么讲,老板死活都不想让这名男子脱离公司的掌控。这名男子实在没有办法,因此找到“炮爷”寻求帮助。对此,“炮爷”采取当事人双方在饭桌上商量的方式,而不再是之前一言不合就用拳头说话的暴力手段,最终皆大欢喜地解决了问题。

  在“惩恶扬善”短视频领域中,“天才红领巾”算是一股难得的清流,他们一改其他同行普遍选择的暴力途径,文明用语进行劝服和耐心讲道理,尽自己所能帮受害者维权,积极传递社会正能量。对于那些经过多次努力依旧无法有效处理的难题,“天才红领巾”团队则选择报警,通过公安机关依法解决。

  除了暴力行为,谩骂诋毁类视频也曾一度“风靡”网络直播间和短视频平台。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此类语言暴力短视频和直播内容也在持续削减。


  直播内容逐渐变雅


  除了涉黄、涉暴等内容大幅减少,以低俗内容博眼球的现象也得到了遏制。

  记者调查发现,之前某些网络平台大量充斥着低级趣味的内容。同时,部分网络主播为“博眼球”出位,公然挑战社会公序良俗。

  在北京上大学的甘肃省广河县人马应保说:“以前,一些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低俗内容,有的视频或直播让人觉得恶心。现在不一样了,曾经火极一时的低俗内容账户要么被封,要么相关内容被删掉。”

  据马应保介绍,由于初中开学时间临近,他这些天负责在家盯着淘气的弟弟写寒假作业。“刚开始,我对弟弟边写作业边玩手机的行为很生气,因为他之前经常关注一些抽烟喝酒的视频。后来,我倒是允许他看手机视频了,因为他现在关注的都是学习类账户”。

  根据马应保的介绍,记者点开这些学习类账户发现,类似学习类直播或短视频的关注量较大。比如,在某短视频平台上,一名发布英语类学习内容的用户拥有51万粉丝,一名发布数学类学习内容的网友拥有32.3万粉丝,总量甚至比一些“网红”还多。同时,视频内容对于相关知识的讲解不仅细节突出,而且还通俗易懂。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在某短视频平台首页推荐内容里,更多的是展示普通老百姓生活各方面的内容,那些举止不雅的图片封面几无踪影。


  持续整治效果明显


  “以一些短视频平台为代表的新媒体,建构出一个新型的公共空间,而且具有强烈的区隔性质。因此,与其说是视听新媒体引发了违法违规现象,不如说是现实社会问题在新媒体空间的折射。”陕西师范大学副教授、网络与新媒体系主任郭栋说,在这个话语空间,规制媒介平台是治标,对青年用户的价值观进行引领才是治本。

  对于网络直播平台的改善,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法律系副主任郑宁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我国互联网直播发展迅猛,色情、暴力、谣言、诈骗等信息常常充斥其中。自2016年以来,相关部门出台了针对网络直播的一系列文件和举措。2016年7月,文化部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9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12月,文化部发布《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除这些规定外,多部门多次联合开展整治净化网络直播空间的行动。

  “曾经在一段时间,由于技术手段不足、一些直播平台盲目逐利等原因,违法现象仍层出不穷。经过近一段时间相关部门的集中整治、公布典型案例、惩罚违法的网民和直播平台,治理成效明显。”郑宁说。


  来源:法制日报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233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