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讴歌家乡六十载——老音乐家、国家一级编剧李元鸿的乡恋曲

  • 内江分忧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7426
  • 积分:
  • 0
  • 10749
  • 2018-05-04 21:33:46

“喝一口家乡水,两眼含热泪,母亲的乳汁生命的泉,流淌在心扉……”这是一首曾在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多次播出的歌曲《家乡水》中的一段歌词。这首曾荣获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的歌曲的词作者,是内江市音乐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一位在内江生活了八十年的老音乐家李元鸿先生。

1958年起,李元鸿在内江的文化艺术和广播电视园地辛勤耕耘了六十年。他既能写歌,也能写文章。在音乐、文学、戏剧和广播电视创编方面,都有丰硕成果。在他历年的作品中,曾有五件作品荣获国家级文艺奖、新闻奖,有六件作品荣获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有八件作品荣获四川省广播电视节目一等奖。2001年,他曾被省委宣传部评为“四川省优秀编剧”。

从艺六十年来,他运用多种文艺形式,多角度、多层次地写家乡、赞家乡。他曾担任电视纪录片《新闻巨子范长江》的主要撰稿和编导,也是以著名作曲家王锡仁为题材的电视音乐专题片《乡曲乡情乡恋》的主创人员;他撰写的文学评论《魏明伦:赋中自有妙文》在《人民日报》发表;他评介在内江生活了十多年的著名作曲家王锡仁的文章《树高千尺,忘不了根》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直到近年,他仍然用《甜城湖放歌》、《我爱我的大内江》、《三唱范长江》等歌曲,表达着自己对家乡深深的情和爱……

挥不去的“长江情结”

李元鸿于1958年进入原内江专区文工团,曾担任板胡和小提琴演奏员,还担任过创作员、乐队队长、创作组长。当年,他的板胡演奏技艺颇高,被称为“李板胡”,同行们公认他是仅次于省歌舞团和重庆市歌舞团的“四川省第三把板胡”。1984年,因工作需要,他被调往内江人民广播电台,任文艺部主任。至今,他仍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会员、全国广播音乐研究会理事、国家一级编剧、内江师院范长江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在文工团时,他有幸结识了我国新闻事业开拓者、著名记者范长江的三弟范长城(又名范立天)。范长城当时在团里任导演、编剧,曾与李元鸿在演出和创作上长期合作,他们也成了好朋友。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李元鸿便听范长城讲述了“范长江在重庆3.31事件中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跳城墙逃跑”、“范长江冒着敌人的炮火在芦沟桥和台儿庄前线采访”等许多精彩故事。

1960年秋季,时任中国科协副主席、党组书记的范长江回川考察来到内江。一天,范长城请大哥范长江到内江专区文工团看了看。李元鸿还记得,范长城带领一位中等身材、身体壮实、着中山装的中年干部,从阴家巷走进文工团大院。因为正在排练,没有向大家介绍来者是谁,也没有请范长江讲话。事后,大家才知道来者是范长城的大哥、“大官”、著名记者范长江!如今,李元鸿回忆往事,为自己曾亲眼见过范长江,后来又采访过范长江夫人沈谱以及范长江儿子、同事、学生,而感到非常幸运和自豪!

1984年调入广播电视系统后,李元鸿便开始写范长江。三十多年来,除上述的电视纪录片《新闻巨子范长江》外,还编写了广播文学节目《范长江吟诗的故事》、朗诵剧《不尽长江滚滚来》、歌曲《赞长江》、《三唱范长江》,还撰写了《范长江,报道长征第一人》、《战地记者范长江》、《范长江诗词、对联作品评介》等论文。此外,2007年,李元鸿任主笔,并与范长城等人合作,共同创作了二十二集电视连续剧《记者范长江》,得到了范长江夫人沈谱和儿子范苏苏等人的首肯和赞许。

最令李元鸿难忘的,是拍摄记录片的经历。2002年严冬,已经退休的李元鸿,应当时内江市电视台台长姚伟民之邀与另一位编导凌光智、摄像师范斌、凌雪组成摄制组,赴西安、延安、北京、成都、重庆等地,拍摄电视纪录片《忆长江》(后更名为《新闻巨子范长江》),他们曾去“西安事变”张学良的指挥部,曾去范长江第一次会见周恩来的杨虎城公馆;他们曾冒着风雪登上延安宝塔山,曾在严寒中站在结冰的街道旁,等待时机拍摄范长江当年求学的北京大学老红楼……在范长江儿子家中,他们曾三次采访范长江夫人沈谱,并会见和采访了范长江儿子范苏苏、范小军、范小建、侄子范小克,还千方百计找到了曾与范长江共事的老报人,以及范长江的学生等,获得了丰富的资料和宝贵的镜头。

电视纪录片《新闻巨子范长江》在内江电视台首播,并在四川卫视和全国各地数十家城市电视台播出。这不但鼓舞了家乡人民,也在各地新闻界引起强烈反响。2003年,这部纪录片荣获中国电视新闻奖三等奖、四川省电视新闻奖特等奖、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

写不尽的“名人情结”

山美水美人更美。

李元鸿认为,写家乡的人杰地灵,当然应该把“写人”作为重点。只有写出家乡人的风貌、情怀、精神、成就,才是讴歌家乡的重头戏。因此,远至古代的苌弘、赵贞吉,近至现代、当代的张大千、范长江,以及梅晓初、王锡仁、魏明伦、刀郎等著名人物,李元鸿均有文章、歌曲,或广播电视节目进行评介和颂扬。

作为一个音乐人,李元鸿对苌弘当然是特别关注的。他曾看到资中、资阳一些文史工作者写的一些文章。但苌弘究竟可不可以称为“孔子的音乐之师”,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很严肃的史学课题。1993年,他利用在省党校文艺班培训的机会,天天跑图书馆查找资料。终于,他在司马迁《史记·乐书》中,找到了孔子与宾客牟贾对音乐的一段谈话,明确地表明了孔子曾聆听过苌弘关于音乐的论述。此外,他还从《大戴礼》、《师说》、《辞海》、《中国音乐辞典》等古今书籍中,找到了另外一些佐证。于是,他撰写了《苌弘——“孔子之师”考》、《苌弘,中国第一位音乐理论家》、《苌弘,文化内江第一人》等三篇文章,发表于《中国音乐》、四川《乐苑》、《内江日报》等报刊,为评介苌弘、宣传内江推波助澜。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李元鸿曾两次去自贡拜会内江籍著名戏剧家、作家魏明伦,并写了文章和编制了广播文艺节目,向家乡人民介绍这位“巴蜀鬼才”的近况。当魏明伦以杂文和辞赋作品在全国再一次“走红”后,李元鸿又撰写了文学评论《魏明伦:赋中自有妙文》,对魏明伦的辞赋进行了分析、评介和赞扬。这篇文章发表于2000年3月4日的《人民日报》,当时魏明伦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正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文章一发表,这位“内江老乡”当然更加增光添采了!

李元鸿着笔最多的家乡名人,应该是著名作曲家王锡仁。王锡仁(1929-2010年),出生于自贡市富顺县四岁时,全家迁居内江,在内江居住求学共十多年。因此,王锡仁把内江也作为了自己的故乡。他作曲的歌剧《红珊瑚》是我国经典歌剧之一,他作曲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父老乡亲》等,广为传唱,家喻户晓。李元鸿与王锡仁是同乡、同行、老朋友,但他把王锡仁当兄长、老师,王锡仁则把他当作兄弟、知音。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李元鸿走进王锡仁在北京海军大院的家中时,狭窄的房间简陋的家具,让李元鸿大感意外,屋内的一架破旧钢琴,竟然还是借来的!在交谈中,李元鸿得知,《父老乡亲》被全国各地数十家音像单位和刊物出版发行,可王锡仁收到的稿费,总共才七百八十元!为此,李元鸿感到愤愤不平,可王锡仁却笑着说:“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只要大家喜欢我的歌,我就心满意足了。

王锡仁提议,与李元鸿合作,为家乡写了首歌曲《喝一口家乡水》(后更名为《家乡水》),这是他们二人第一次合作创作歌曲。其中的“乡曲啊,我夜里唱过多少遍;亲人啊,我梦中呼唤几多回。”这应该是他们二位老音乐家共同的心声。

李元鸿被王锡仁老师那种纯真的情怀、深沉的乡情所感动,他陆续写了《树高千尺,忘不了根》、《太阳最红,乡情最浓》等文章,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四川日报》等十多家报刊发表,还编制了广播音乐专题节目,在全国各地一百多家省、市广播电台播出。此外,他作为主创人员,与电视台同仁一起去北京拍摄了电视音乐专题片《乡情乡曲乡恋》。这部电视片曾在四川卫视、凤凰卫视及全国各地数十家城市电视台播出。因情感浓郁、寓意深邃、镜头优美、构思精巧等特点,受到了广大观众和业内人士的好评,曾荣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二等奖、四川省电视文艺奖一等奖、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

内江小老乡、著名歌手刀郎的歌受到广泛欢迎后,也让李元鸿十分欣喜。当个别老歌手攻击刀郎是“坐火箭上来的”、“是稀里糊涂的一场雪”时,李元鸿立即写了一篇评论《再议刀郎》,发表在四川《乐苑》和《内江音乐家》。文中对刀郎的演唱给予充分肯定,并认为刀郎的演唱具有“民歌风和流行风两结合”的特点,他的略带沙哑的嗓音,具有一种沧桑感和含蓄美。正因为如此,他的歌才会受到青年听众和中老年听众的广泛欢迎。

唱不完的“故乡情结”

在李元鸿六十年的艺术历程中,歌唱家乡,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就创作并演奏了板胡独奏曲《故乡行》,这是一首以川剧弹戏音乐为主题的乐曲,四川人民广播电台曾请他去成都录音并播出。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李元鸿与内江的专业作曲家李景铄、潘光一先生合作了数十首歌曲。其中,《因为有了伟大的党》、《云雀,借借你的翅膀》曾在省级评选中获奖,并被选为赴京汇报演出节目,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产生了较大社会影响。而《内江好,好内江》、《妹种甘蔗哥熬糖》、《沱江号子》、《庄稼人吹起铜喇叭》等歌曲,则是直接歌唱家乡的作品。其中,多数作品也曾由省电台播出并获奖。

为了创作出好的歌曲,李元鸿和文工团的艺友们坚持上山下乡演出,并深入基层,参加劳动,体验生活。他们曾在简阳三岔水库工地与民工一起抬石头、喊号子;曾在资中、荣县农村与农民一起插秧、割麦;曾在威远的煤矿井下“工作面”爬行。为了创作《沱江号子》,他们曾登上一艘运送硫酸的木船,在沱江上航行七天,从内江到泸州跑了一个来回,其间,他们与船工同吃同住,一起划船拉纤……

1999年,刚退休的李元鸿应化局的邀请,担任了内江市纪念张大千诞辰一百周年“大千神韵”文艺晚会的总撰稿和编导组组长。他为晚会写了开幕合唱《五百年来第一人》、尾声合唱《我为故乡添春色》、独唱《大千故乡赞》等三首歌词。其中的两句歌词“画魂长与山水伴,万紫千红留人间”,被《四川日报》选用为纪念专版的套红通栏大标题。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国情。”

儿时,李元鸿经常在沱江边玩耍。如今,他家仍然在沱江边。他时常站在阳台上,久久地凝望着这条婉蜒柔情的母亲河……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74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