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华正文苑 | 陈永笛:潼关的风

  • 华正传媒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612
  • 积分:
  • 0
  • 392
  • 2018-06-13 18:17:57


说到名气,潼关当然是很大。外地人只要提起秦地之东,常常在脑海中首先想起的,不是州府之名,而是一山一关,山是西岳华山,关,便是潼关了。

关于潼关,风水大师们常会说一句让许多人面露艳羡之情的话,他们说,潼关风水极好,依山傍水产黄金,雄关古城出名士。想想也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昆仑山可是神仙之山,而秦岭又被认为是昆仑山向东延伸的余脉,黄河从晋陕峡谷冲出之后也在潼关东折蛇行,直奔大海。父亲山秦岭和母亲河黄河交汇之处的风水,能不好么。

风水讲究的是天人合一,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风水”二字之意,取“风”之元气和场能,取“水”之流动和变化。可就字面意思来讲,潼关与风水真的是缘深情厚。

潼关之水,大的有黄河、渭河、洛河、潼河,小的有秦岭七条峪道流出之山涧水,还有许多绕在村庄周围的泉眼之水,比如在秦东镇的公庄村就有泉水喷涌而成泉湖,小泉村就有神泉湖。潼关的风,则以其丰富性、持久性给太多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关于潼关的风,当地人有两句玩笑话,一个是潼关一年只刮一场风,从年初一到年三十。还有一个是,潼关一年刮两场风,一场半年。这玩笑传递出来的信息是,潼关的风,有特点,够威武,真给力。当然了,这玩笑话自然是有夸张的成份。其实习惯了,便也不会怕风大风久,这世间的许多事,存在即合理,少见才多怪,多见便习以为常。

西北之地域性格多苍凉、苍茫,雄壮、雄奇,西北之风亦大气磅礴,大开大合。潼关雄踞秦晋豫三省交界处,扼守关中的东大门,这儿的风便有了多彩的性格,多变的气质,多样的形态。

风的适配性极强,无论暖色调、冷色调,白天、晚上,晴天、多云,雨天、雪天,春秋、冬夏,都会有风的影子,并且和不同的形态搭配,会产生不同的风向、风力和风效。你看,随手拈来几个,感觉也是那样不一。微风轻拂,调风弄月,云淡风轻,月朗风清,风起云涌,风卷残云,暴风骤雨,秋风萧瑟,疾风劲草,狂风怒号,朔风凛冽,流风回雪……



先前,有风的日子,天空纯净高深,空气通透,目视极远。阴便阴,晴便晴,风似乎是独立于天气之外的一个存在。后来,随着风产生的,便有了扬沙天气,甚而沙尘暴天气。这不知是风的过错,沙粒的过错,还是人的过错。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京求学,一年中的冬春时节,班上许多同学嘴唇干裂,肤色暗淡,皮肤干燥,我像没事人一般自由穿梭于京城的燥冷风中。有好奇者问缘由,我说,这儿的风比起潼关的风,还是差了一些。那时候,京城的风也就是个大,扬沙天气只是我们在学习《治沙学》时老师讲的一个名词,谁能料到,仅仅十多年之后,这样的天气名词便会在大半个中国传播开来,落到实处。

潼关这地方有意思,有着苍茫的气质但不荒凉,有着侠义的气质但不斗狠,有着强悍的气质但不戾气。许多看似矛盾的事项在潼关都能和谐共处,就象各种风都会在潼关出现一样。风起的日子,在河边能见洪波涌起,在东山能看风卷残云,在关楼能望云绕秦岭,在官道能见马鸣风啸。风柔了,是诗情画意,婉约盛行。风大了,是狂饮西风,一派豪放。有个女孩曾对我说,小时候住在农村,夜半时分,忽听窗外风起雨落,于是爬起来掀开窗帘,听树叶哗哗,听雨声滴答,然后就很幸福地钻到温暖的被窝,再睡。冬春时节风常大,刮过田间地埂,院落屋舍,便会有凄厉的声音发出,潼关人听到了就会说,刮哨子风哩,把人听得怕怕的。

风起关河,神游八荒。风从产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不会停下来的命运,无论微风还是大风甚或狂风,它会一直在空中穿行,风停下来的一刻,便是风散神的时刻。

潼关的风资源这么好,怎么能让它白白的散了神呢。想藏风聚气的潼关人就想把潼关的风留在潼关,不想让它去了别处。没有风婆波的风袋子收,没有金角银角大王的紫金红葫芦羊脂玉净瓶收,咱有风力发电机组呀。于是,潼关的风就变成了电,电的用处可大了,潼关人一想到这儿,脸上便长满了微笑。

作者简介

陈永笛,陕西潼关人。作品曾在《延河》《陕西日报》《诗潮》《海燕》等报刊发表,入选《陕西青年文学选·散文卷》《当代微型诗500首点评》等。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