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征集】致敬最可爱的人:我的“军队情缘”故事

  • 青云岛
  • 等级:白金
  • 经验值:29119
  • 积分:
  • 11
  • 14065
  • 2018-07-31 18:31:36

他们是国家的钢铁长城,在民族危难时挺身而出;他们是和平的守护者,为岁月静好而负重前行;他们是百姓的贴心人,有着“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情。他们是我们永远是最可爱的人!你也许与军人有过亲密接触,你也许自己就有过一段难忘的军旅生涯。又到“八一”建军节, 一起来说说你和军队的故事吧

征集时间:即日起至8月7日

作品要求:图片、文字皆可。本人原创,图片请注明标题、拍摄时间及地点,附文字说明或感悟更佳。

参与途径:跟帖发布即可。

推荐办法:优秀作品将置顶推荐,图片选入《影巢周刊》在新华网首页重点展示。

 

    民兵接受战伤救护考核。李树喜 摄

    灭火分队实施作业。李树喜 摄

    新华社哈尔滨7月31日电(刘铁麟、李树喜)“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哈尔滨警备区组织开展民兵调整改革成果验收暨战备拉动点验活动,1000余名民兵接受了快速动员、远程机动、指挥协同、综合保障、遂行任务等5种能力检验。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火车上的邂逅,一见钟情再无音讯算不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今天八一,纪念下子,新兵连写的一首诗,名字忘了:日起晨烟散,青形云雾间。戍营声似鼓,壮气撼北山!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祖国的卫士人民的兵

帖子附图:

祖国的卫士人民的兵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回想那年同学去当兵

                           

前段时间,我去县城闲逛的时候,在县政府门口看到有两个穿迷彩服的人在发宣传单,过去一看是县里征兵办的人宣传征兵工作。我当时的心里涌起了一份激动,在这火热的七月里,看到征兵宣传我想如今的热血男儿都会从内心生发参军报国的热情。于是,我也很自然地想到了当年自己在初中发生的征兵故事。

那时候,我正是十三四岁的年龄,可谓血气方刚。那时我就梦想自己长大了要投身绿色军营参军报国。我就读于家乡的一所乡村初中,记得学校当年组织我们全校师生看了一部爱国影片《毛岸英》,影片中英雄毛岸英为国献身的精神激励了我们很多的同学。而那一年我们校园里又流行起了军营歌曲,也就是在那时候我们的音乐老师教我们学唱了《咱当兵的人》、《一二三四歌》、《说就心里话》等军歌,我们在唱歌的时候,自己觉得已经是一个兵了,那种慷慨激昂、骄傲自豪的心情现在回想起来我还能体会得到。加上语文课文中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对战士的细致刻画,我真得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兵——一个最可爱的人。

不过那时当兵要求的条件很高,加上我们都还在念书,很多同学包括我本人终究没有实现自己的当兵梦。但那时,我们班里确实有一位同学去当了兵。这个同学小名就叫小兵,他平时学习虽不好,但人缘很不错,平常体格也很健壮。我们初三要毕业那一年他辍学了,据说他当时辍学就是为了去当兵。小兵顺利地通过了体检和面试,就要去当兵了。我们全班同学当时都替小兵高兴,心里又对他有些恋恋不舍,毕竟大家都在一起同窗三年了。小兵在临走前的那个下午,我们的班主任赵老师特意组织全班同学为他开了个联欢会,联欢会上小兵自费为大家买来糖块和瓜子。在会上,做为班长的我代表全班同学特别为小兵写了一篇欢送词,在这篇欢送词里我鼓励小兵当兵在军营学习本领,将来能够报效国家荣耀乡里。当我读完这篇欢送词后,全班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我们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衷心希望小兵同学能够参军报国有一个好的前程。我看到小兵的眼里闪动这晶莹的泪花,能够想象到他那时的心情一定会是很不平静的。接下来,我们班里同学为小兵带来了精彩的文艺节目,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大家玩得好不开心!联欢会临终时,班主任赵老师提议我们全班同学为小兵唱一首歌曲,大家就唱群情激愤地唱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咱当兵的人》。“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大家唱着唱着,眼里不由得都流下了滚烫的泪水。小兵当兵走了,后来还不断给我们寄来信件和照片,照片看到他身着戎装英姿飒爽的模样,我们大家也为他高兴和自豪。

现在想来那段充满激情的青春岁月,真得就像发生在昨天。我虽然有时遗憾自己没有实现当兵梦,但如今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我还是从内心支持祖国的国防建设,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能够健康成长,希望他们长大都能参军报国,早日圆我内心的那个强国梦。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我由衷地祝愿祖国的国防更强大,向可爱的解放军致敬!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两个编织袋

洪灾是一种不可抗力的天灾,对我曾经的“第二故乡”长沙这样的南方城市来说,十年九灾之说并不为过。洪水泛滥成灾的原因,据说是乱砍乱伐导致山体水土流失,长此以往造成洞庭湖面越来越窄、湖底越来越浅,使“八百里洞庭”变得越来越小,这道天然的“防洪墙”风采不再依旧,抵御洪灾的能力不再那么“坚强”。我在第二故乡长沙读书期间,就发生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特大洪灾,为了保护当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安全,当时作为人民子弟兵的我也成为抗洪抢险队伍中的一名战斗员。

那是1998年5月下旬的一天深夜,除正常值班值勤的岗哨外,正是大家熟睡的时刻,凌晨一点半左右,队值班员吹响了急促的紧急集合哨,划破了夜晚的宁静,惊醒了梦中的战友,大家迅速穿衣和打点行装,以最快速度跑步奔向队集合场,接受特别任务的召唤。队长叶水发迅速传达了抗洪指令,队教导员周先禄进行了简短的“战斗”动员,我们迅速登上了停在路边的汽车,直接奔赴抗洪一线的“战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摩托化急行军,我们来到了浏阳河大堤旁。

灾情就是命令,浏阳河一旦出现险情,湖南省政府及周边地市将受到严重威胁。队领导受领了任务,我们十五中队按照模拟连建制分两片执行抗洪抢险任务,我所在的模拟二连由教导员周先禄带队负责留在了汽车停放位置的附近的浏阳河段值守,模拟一连由队长叶水发带队登车奔赴另一个任务段。据悉,今晚还将有多次洪峰通过,时间接近凌晨三点,虽然此时是人最犯困的时刻,但看着逐步高涨的江水,战友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都不敢有一丝丝的睡意,我们模拟二连值守的任务段大概有二百来米,根据队领导安排和模拟连骨干分工,以班为单位迅速展开行动,对分包地段进行拉网式险情排查,虽然是深不脚浅一脚,但大家真恨不得连一只蚂蚁都不放过,因为大家深深地懂得,人命关天、责任在肩,都不敢有丝毫马虎,以班为单位循环交替的排查着险情,不知不觉天慢慢地亮了起来,虽然大家眼睛都是红通通的、身体有显得有些疲倦,但大家知道,这个艰难的夜晚终于熬了过来。

抗洪的日子白天要比夜晚好度过得多,主要是因为白天便于排查隐患和处置情况,虽然经常会是毒辣的阳光当头,但大家顶多是多流点汗和被晒得黑点儿。可是夜晚就不那么好过了,不仅仅是险情排查艰难,大家还得承受蚊虫的叮咬和夜间狂风的侵袭。抗洪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在抗洪大堤需要待多少天大家都不清楚,为了保证大家充沛体力和旺盛的抗洪精力,从加入抗洪战斗的第二天起,夜晚便以班为单位轮流值班(值班时段内该班负责值守段险情排查),其余各班就地待命休息。为了确保大堤安全,休息的战友也都只能在大堤上和衣而睡,可河堤上的蚊虫连战友打个盹的机会都不肯给,不时的向大家发出嗡嗡的战斗信号,战友们到处都被蚊虫叮咬出大包小包,也时不时地传来战友们抗击蚊虫的阵阵拍打声。不时还会有狂风卷夹沙尘爆向战友们袭来,战友们也只能侧侧身子、闭眼闭嘴去躲避风沙。即使下雨战友们也只能穿着老式雨衣在河堤上坚守。老乡们看着年轻的战友,就会想起自己的孩子,不时会生出怜悯之心,提出让大家到他们家里休息,但都被战友们一一婉言谢绝,因为大家知道,到老乡家休息人虽然是会舒坦些,但不是将抗洪任务抛之脑后了吗?我们的责任使命何在?此时大家只有一个信念,宁可被蚊虫叮咬死,宁可被狂风卷走,宁可让暴雨淋透,也要与大堤共存亡,誓死保卫浏阳河。

不知抗洪的第几个夜晚,为了防止蚊虫的叮咬,记不清是那位战友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编织袋,拿起一个编织袋从脚套到了腰间,战友们问其防蚊虫效果?他骄傲地回答非常不错。慢慢有人开始还从头套到腰间一个编织袋,两个编织袋让整个身体处于保护之下,编织袋防蚊虫逐步得以推广,编织袋既成为战友们的挡雨伞,也成为战友们的防风沙墙,既成为战友们的防蚊虫“神器”,也成为战友们的暖心被。

近二十来天的主汛期,晚上战友们都是靠着两个编织袋度过,虽然战友们靠它只能睡上一个囫囵觉,可它却让战友们能有更饱满地精神投入到抗洪抢险战斗中。这期间,我们排查到了多次险情,并及时展开了补救工作,还配合当地群众成功封堵了一处管涌,让我们值守段的险情得以有效控制。我们不扰民、为了民的精神,深受当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群众也自发的为我们送来防蚊虫药、降暑绿豆汤等。

编织袋装进沙石将编织着抵挡洪流的伟岸,编织袋套在战友们身上将编织的是一份责任、坚守和担当。近二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大部分战友也都脱下了军装,但抗洪时的编织袋精神,一直指引着大家向前向前,激励着大家去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去实现自己编织的理想梦。

难忘抗洪的那段艰难的岁月,难忘两个编织袋陪我们度过的近二十天的主汛期,更难忘湖南人民群众的关爱……。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帖子附图:

寒来暑往几度秋,铁马金戈岁月稠。

帖子附图: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帖子附图:

祖国要建设,挂冕在今朝。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闪光的生命

                        ----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我的叔叔王永峰烈士(原名王振堂)系中国人民解放军68军203师609团2营6连副连长。1931年生于河北省泊头市董敬屯村。1942年就参加了儿童团,为八路军送情报、站岗、放哨、挖地道,并担任了儿童团长。


1945年14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先后参加了清石元战斗(即清风店、解放石家庄、元氏战斗),保北战役,立功七次,参加了平津战役、太原战役。


1952年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烽火山战斗中立三等功,升为副连长。在1952年9月的五峰山战斗中光荣牺牲,葬于朝鲜江原道淮阳郡泉里沟,牺牲时年仅21岁。



他的一生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保家卫国而英勇献身。虽然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悲痛,但给国家军队和人民做出了贡献,我们全家以他为荣,从未给国家添过一点麻烦,就是当年给的一点烈属补贴我们也从未去领过。爷爷奶奶都是我们养老送终的。

通过查阅资料,走访叔叔的老部队、老首长、老战友或他们的子女,使叔叔在部队的战斗历程也逐渐清晰,我为他撰写了《闪光的生命》纪念文章。通过走访回忆,我本人及全家与军队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要继承中国人民解放军敢打必胜,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伟大祖国的复兴征程中发扬光大。

河北省泊头市教育局王恒旺

手机:13703178016


帖子附图:

中国人民志愿军68军203师609团2营6连副连长王永峰烈士

帖子附图:

合影(抗美援朝战争间隙战友合影)

帖子附图:

立功喜报(1)

帖子附图:

立功喜报(2)

帖子附图:

牺牲证书(背面)

帖子附图:

牺牲证书(正面)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 十九岁那年我穿上了绿军装》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听着这雄壮的军旅歌曲,让我又回到了遥远的记忆中,那一年我不是十八岁,而是十九岁,比歌曲中的年龄大了一岁,1976年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年代,国家经历了一场大悲,同时也迎来了一场大喜,真是悲喜交加。正因为是一个多事之秋,那年的征兵工作比正常年代稍晚一些,当时我正在广阔天地里接受再教育。

当征兵的通知一发出,我立即跑到大队部去报名。那个年代上山下乡的知青想回城,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条路是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第二条路是等待招工指标;最后一条就是入伍参军,不但是最热门的,也是最光荣的。可想而知想当兵的热血青年有多少,全大队分配的指标是5个,报名的适龄青年却有几百人,这5个指标分的很具体,知青2个,农村适龄青年2个,库区移民1个。竞争是相当激烈,要过三道关才能去体检:政审关、推荐关(贫下中农代表和生产队长)、征兵部队审查,不亚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经过三关的审查,有7人被通知去体检,我是幸运儿一个。体检要到30里外的另一个公社卫生院,一个在村里搞设备加工的师傅有辆新自行车,当我说去当兵体检时借用一下,人家二话没说非常爽快,体检很顺利,什么问题也没有检查出来,可做胸透时设备出了毛病,通知我们这些人明天早上8点到县医院做胸透。60里的路程崎岖不平,同村的一个青年农民与我同行,告诉我他有个姐姐在县医院工作,到县城不但有吃饭的地方,而且还有住的地方,这一天为了体检,我赶了近百里的路程,到县城时已是夜幕降临,这位姐姐很热情,为我们做了晚饭,安排了住的地方,大概是白天有些劳累过度,很快就进入梦乡。第二天早早就被这位姐姐喊起来,吃过早饭后领我们到了县医院,胸透很快就做完了,让回去等消息。等待是焦急的,也是非常难熬的,当我接到入伍通知书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多少回我梦见自己穿上绿军装,手握一杆钢枪,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上,今天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就要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了。让我不忍心的事情发生了,与我同去的这位农民兄弟,不知何故却落榜了,同时落榜的还有我的同学,我这位同学是因为视力不合格而被淘汰。走的是满心欢喜,留下的确是痛苦万分。

剩下的几天,回到城里与家人分享一下快乐,与同学和老师叙叙情谊,当我回到村里集结出发时,对门的房东大娘包了饺子为我送行,当我来到大队部时,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了,敲锣打鼓扭起了秧歌欢送我们,一双双充满深情和期待的目光,让我久久难以忘怀,车子启动了,我强忍泪水向乡亲们挥手告别,再见了乡亲们,虽然我在这里生活了只有一年零三个月,可在我的人生里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从这里我走进了军营,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 2018-08-06 14:52:17发表
  • 10楼

最难忘却是唐山01

刘海平

2016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浏览各地卫视节目,忽然被河北电视台播放的一条新闻吸引住了:为了纪念唐山大地震40周年,7位当年大地震中的幸存者踏上第11次万里骑行感恩之旅,“向全国人民问好,向解放军致敬!”

我的心头不由得一热——1976年的那个盛夏,我就是唐山抗震救灾队伍中的一员。

null

作者(左二)当年与战友们一起交流学习心得

受命担任“敢死队”队长

我所在的16军46师炮团一营二连是全师的“四好连队”。1976年,作为一名服役6年的老兵,我已经成为一名党员骨干,连续三年带领新兵集训。

每年7月,是部队在完成新兵集训后进行实弹射击、野营拉练的考核季节。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根据中央军委加强战备的要求,1976年的拉练强调实战内容和实弹射击,增加了榴弹炮打坦克的科目。

面对科目训练难度和强度都高于以往的这次拉练,一向争先进、不服输的二连干部战士都跃跃欲试。而对我来说,心里更有一股强劲的动力——拉练之前,连长找我谈话:“今年南京第一地面炮兵学校招收学员,团里分到一个名额,连里已经把你作为优秀班长推荐上去了。这次拉练考核,要取得好成绩,为咱们连争光……”

连长的这番勉励,令我每天都处于一种莫名的亢奋情绪之中,干什么都劲头十足。

7月中旬,部队离开长春驻地,前往吉林白城地区拉练。

7月下旬的一天中午,轮到我在炮场站岗。骄阳下,天气闷热异常,林间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显得比平时都响。临换岗前我注意到,天边迅速涌起一团白云,上下翻滚之间变得越来越大,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不一会儿的工夫,一道闪电在黑云白云间裂变,随之而来的一声炸雷,可谓震耳欲聋、惊天动地。在倾盆大雨中,大如鸡蛋甚至鸭蛋的冰雹倾泻而下,十几分钟后,刚才还绿油油的玉米地一片狼藉。

面对突然袭来的雹灾,部队暂停了下午的军事训练,立刻投入到救灾之中,帮助当地老乡收拾破败的家园。

雹灾后的第二天清晨,不到6点,营地突然响起紧急集合的哨声。有的战士一边穿军装一边嘀咕:“咋回事?没到起床时间啊!”

操场上,连长宣布:刚接到上级命令,外出执行紧急任务,立刻轻装出发。部队以临战状态火速赶往20公里外的火车站。

在闷罐车厢里,战士在低声议论中猜测,估计是昨天那场大暴雨冲毁了洮儿河上游的大坝,不然,部队不会有这么紧急的行动。

考虑到可能需要实施水上作业和水下抢险,连长和指导员决定,把会游泳的战士组成一个突击队,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列车一路向南,到了沈阳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的意思,只是接到原地待命的指令。不一会儿,去团里开会的连长、指导员回来了。连长宣布,昨天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人员伤亡惨重,上级命令我们火速赶往唐山抗震救灾。

连长做完战前动员,立刻对各排任务进行了分工。而战士们则回到车厢忙着写请战书,纷纷表示要在抗震救灾战斗中争取立功受奖、火线入党。

熟悉水性的突击队派不上用场了,但在抗震救灾的战场上还需要冲锋陷阵。在我的积极争取下,连长下令,组成一个以党员为主的18人“敢死队”,“由刘海平担任队长”。

当战友们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我的那一刻,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肩头的责任。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 2018-08-06 14:54:53发表
  • 11楼

最难忘却是唐山02

刘海平



null

唐山震后的惨烈景象

明白了什么是“人民子弟兵”

军列继续一路向南,进入河北省滦县后行驶速度明显减缓。因为铁路桥经过强烈地震已经严重变形,军列无法继续前进,于是,部队换乘卡车向唐山进发。

7月30日下午,部队进入唐山区域。开进途中,余震不断。看到成片倒塌的房屋、草席掩盖的尸体、浑身血迹的灾民、目光绝望的眼神,废墟上一根根随风摇曳悼念逝者的白布条,我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满目疮痍,什么叫毛骨悚然,什么叫令人震撼。

在古冶区的一处废墟上,一具女尸倒挂在二楼窗台,两大块水泥楼板压在她的一条大腿上,黑色的血水顺着手臂向下淌……越接近唐山市区,灾后的惨状越令人触目惊心。

由于道路阻塞,卡车进入开平区开平镇时已经无法继续前进。按照上级命令,部队就地展开救灾工作。连长分配任务后,指导员强调:“时间就是生命。我们要与时间赛跑,以最快速度、尽最大努力寻找幸存者,掩埋殉难者。要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共产党员要在抗震救灾战斗中成为一面旗帜……”

随着连长一声令下,我带领十几名战士冲进已经完全倒塌的党校家属宿舍,在残垣断壁中寻找幸存者。

因为没有任何专业救灾工具和大型器械,全靠人力撬动和搬运垮塌的楼板,不到半天时间,战士们的手全都伤痕累累。在搬掉一大块沉重的楼板之后,我们发现了一具面朝下趴在钢丝床上的女尸。我和战友们跳了下去,抓住死者的双手想把她从床上拉下来,可还没等用力,她两只手臂的皮就像一双黑色丝袜一样和肉分离,被完整地拉了下来。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直觉得头皮发奓——天啊,真是惨不忍睹!

见此情形,我们只好小心翼翼地搬动尸体,当把死者翻转过来时,更加令人揪心的一幕出现了——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死在母亲胸口的位置,孩子的脸都被压扁了。

虽然全连争分夺秒地挖掘寻找,但遗憾的是,没有发现一个瓦砾下的幸存者。每天能找到一二十具尸体,搬运出来后再拉到郊区的田野中掩埋。

一天,在离党校不远的一条深沟沿上,我们发现了一对可怜的小姐弟。“解放军叔叔好!”孩子弱弱的、怯怯的问候,令人心酸,令人心疼。

姐弟俩只有十一二岁,蓬头垢面,衣不蔽体,父母都在地震中罹难。交谈中得知,孩子的父亲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军人,我们的心里因此多了一份同情、一份关切,主动担负起照顾姐弟俩生活的责任,给他们换上战士的衣物,送去连队的饭菜。

持续三四十摄氏度的高温天气,致使废墟下的腐烂尸体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战士们常常被熏得呕吐不止。为了抵御那种气味,我们到军人服务社买来口罩和牙膏——在两个口罩之间涂上一管牙膏,但几乎没什么作用。

因为最初几天几乎没有什么防疫措施,苍蝇孳生得特别快,尤其是埋有尸体的废墟上和停放尸体的场地上,苍蝇嗡嗡成团。由于无法做到严格消毒,饮食卫生也难以保障,战士们纷纷拉肚子。作为“敢死队”队长,几乎每次发现尸体我都要第一个上前接触,受到病菌影响的概率就更大,拉肚子也是最严重的一个,连队卫生员给的止痢药已经没啥效果了。

一天夜间,我在完成巡逻任务后疲惫已极,倒在一个板车旁歇气时便昏睡过去。当我醒来时天已放亮,这才发现旁边就是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

为了防止病情蔓延,保证部队的战斗力,炊事班的战士就去野地挖马齿苋,去军需点采购大蒜——用马齿苋烧水喝,用大蒜就饭吃。尽管许多战士拉肚子几近虚脱,但没有一个提出休息、请求住院的,而是顽强地坚守在战斗岗位上。因为看到灾区群众那悲戚的神情、无助的眼神,我们都强烈地感受了“人民子弟兵”这个称谓意味着什么!

在完成唐山市火葬场区域的搜救任务后,我们接着就帮助地方群众盖简易防震房。与此同时,又抽出部分战士帮助老乡抢收抢种、恢复生产,协调组织新的家庭,帮助建立地方组织。

开平镇渐渐有了生气。人们忍住悲痛不再哭泣,自发地和战士们一同进行生产自救。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6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