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一切工作都是开创性的”(转载)

  • 清廉一生666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132
  • 积分:
  • 0
  • 2777
  • 2018-08-10 10:18:19

           “一切工作都是开创性的”

                 ——访中央纪委老同志刘丽英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本报记者 王新民 初英杰


   面前的老人身穿素雅的暗花衬衫,精神矍铄,容光焕发,交谈时微笑着看着记者。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谁能想到,她就是当年中央纪委重新组建之初办过许多大案要案、有“女包公”之称的刘丽英。

   40年前,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时任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丽英当选为中央纪委委员。在党的十五大上,她当选中央纪委副书记。上世纪90年代,刘丽英负责查办了无锡邓斌案、河北李真案、沈阳“慕马”案等大案要案。

   从1979年1月参加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起,刘丽英的人生轨迹,就与纪检工作密不可分了。

   恢复重建后的第一次中央纪委全会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这次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会议上,选举成立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这是“文革”后我党恢复重建的中央纪律检查机构。

   “那时‘文革’结束刚刚两年,党和国家正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刘丽英说,同全党一样,中央纪委面临十分繁重的任务。

   1979年1月,中央纪委在北京召开第一次全会,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主持,全国100名中央纪委委员参加。

   这次会议开了将近一个月,紧锣密鼓的重建工作就此启动。陈云在会上说:“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基本任务,就是要维护党规党法,整顿党风。”

   “一切工作都是开创性的。”刘丽英说,当时面临的是要尽快建立健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纪检机构,建立健全纪律检查工作的各项制度,端正被“文革”严重破坏的党风,恢复党的优良传统,维护党的纪律,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坚强有力的纪律保证。

   任务已然明确,可具体工作究竟如何开展?

   “我们开完会回去以后,中央纪委就从四面八方往里调人了。”刘丽英说,“从部队来一部分,中央各个部门来一些,还有北京市以及各省来一些。当时临时调了点,还又借了一些,把中央纪委的摊子就铺起来了。”

   队伍成立了,难题并未减少——绝大多数人都是纪检工作的“门外汉”。刘丽英说:“调来的这些人都不是做纪检工作的,先得了解情况、熟悉情况。”

当时,很多案子时间跨度长,牵涉人物多,案情复杂。调到中央纪委后,刘丽英被委以重任,参与了审理“两案”的相关工作。

   从组建第三检查室到打开工作新局面

   “两案”审理和审判告一段落后,刘丽英的工作重点转到新领域。

那段时期,纪检工作任务增加,纪检干部力量不足。中共中央书记处批准《关于纪律检查机关组织建设几个问题的请示》,指出由于各级政府没有建立监察机构,纪委不仅要担负协助党委整顿党风的任务,还要承担大量的政纪检查工作,特别是打击经济犯罪活动和查处案件,工作面广、量大,要采取有力措施,切实加强纪律检查机关建设,健全纪检机构。此后,中央纪委机关的编制人员增加,并增设检查室。

   “刚开始中央纪委查案子的就两个室,一室主要管企业、经济领域,二室主要管党政机关、公检法。地方怎么办呢?”刘丽英说,“中央纪委领导决定由我负责组建第三检查室,并担任副主任。”

   第三检查室负责联系华北、东北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

刘丽英感慨道:“当时工作条件很艰苦。案子多,人手太少,开始只有我和另外两名同志。后来才陆续抽调了几名同志,分配了几名大学生。”

   1983年2月,山西省运城地区纪委副书记张戈因为查处干部违纪建私房问题受到恐吓、威胁。按照中央纪委领导的指示,刘丽英带着两名同志赶赴山西。

   这是第三检查室组建之初办的重点案件之一,刘丽英对一些细节记忆犹新:“我们是3月10日去的,到12月29日才回来。省里也有纪检干部,一块儿干。”

   那时,运城地区干部违纪建私房现象严重。“特别是在农村,好多都用公家的料、公家的钱、公家的人,建完以后自己得利益。”刘丽英说,“我们查处了打击报复者和违纪建私房的干部,而且查处了相关领导干部的问题。”

   说来简单,实际上,当时他们办案遭遇了很多困难,案件涉及一大批领导干部。案件查办后,受到了当地干部群众的赞扬,也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刘丽英说:“在山西的工作,就从这儿打开(局面)的。”

   “查办案件,要板上钉钉带拐弯”

   查办案件,尤其是大案要案,经常遇到阻力。回忆自己的办案经历,刘丽英神情坚定,“咱们该查的都查了。”

   上世纪90年代,刘丽英负责查办了无锡邓斌案、河北李真案、沈阳“慕马”案等大案要案,无一不是震惊全国。老百姓熟悉她,也是因为这些案件。

   查办沈阳“慕马”案,对刘丽英而言是个特别的考验。慕绥新时任沈阳市市长,马向东时任副市长,两个人各自形成腐败团伙,利用权力做交易,牵涉沈阳数十名领导干部。刘丽英说,这是一个典型的“窝案”样本。

   考验还在于案件的发生地。她直言:“我是沈阳出来的,查老家的案子,挺难的。但交给你任务了,不认真查不行。”之后,她一头扎进案件调查中去,坚决拒绝任何说情打招呼。

   刘丽英主张办案要认真、低调、稳妥,重在取证。她有一句名言——“板上钉钉带拐弯”。“就是案子查完以后,钉钉还不行,还得拐弯,牢靠得拔不出来,要办成铁案。换句话说就是不冤枉一个好人。”刘丽英解释道。

   在中央纪委工作24年,刘丽英办的每一个案子都扎实、公正,许多群众称她为“女包公”。她却说:“我没有更高的水平,只是办案别办错案,别办成假案。”

   多年的办案经历,使得刘丽英深刻认识到反腐败的重要性。“不反腐败,我们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对于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工作,86岁高龄的她点了个大大的赞。(本报记者 王新民 初英杰)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77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