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感谢改革开放,我进了没有校园的大学

 


我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的初,1958年在家乡黄市咀小学发蒙读书,1964年考上初中。1966年上半年,文化革命开始,学校处于瘫痪状态。1967年,我们这届毕业生,书也没有读完,毕业证也没有人发,便各自回家。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返校,就安心在家里参加生产队劳动。

  1969年是文化革命的第4年,在教育要革命的口号声中,农村生产大队接管了学校,小学也办起了初中班。9月1日,大队支委会研究,安排我到黄市咀小学担任耕读(民办)教师。我这个未满十七岁的小青年一下成为了学校的教师,当时非常高兴,特别激动。一种幸福感、自豪感在心头油然升起。

由于我勤奋学习、勤奋写作,只当了2年民办教师便被安排在公社办公室当起了小秘书(当时编制在水利修防会,在那里领工资、吃的水利粮)。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被调到县委办公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调到地委办公室工作。 1983年起,重文凭、重学历是提拔干部的重要条件。一批学历低的同志纷纷到学院、电大进修。由于工作关系,领导没有同意我的申请。1984年,湖南省开设自学考试,我和地委机关几位同命运的同志立即报名,参加自学考试,从此我进了这所没有校园的大学。

学习不能脱产,全靠早晨晚上和星期天和各种间歇式间自学。没有老师上课,没有专人辅导,全靠死啃书本,自己理解消化。没有参加过此类考试,什么题型、如何作答,都茫茫然。为了强化记忆,我一是坚持边读书,边作笔记,中指被钢笔磨出一层厚厚的硬茧,二是拿着书本和笔记本,对着一个小录放机念名称解释、念重要问答题,然后在早晨散步时在机关操场上播放,听自己讲的话,相当于听老师讲课。第一次考试是哲学、政治经济学,我勉强及格,都只六十多分。经过一次考试,发现凡事以为是重点的内容,考试都没有出题,倒是那些不以为然的小东西成为考题,于是我注意全面阅读课本,不留死角,不留空档,不再去抓所谓的重点。第二次考试科学社会主义、国民经济管理学,均突破80分,大学语文却只得75分。从勉强及格到80多分,进一步增强了我的信心,也摸到了应付考试的诀窍。时任地委分管行政工作的副秘书长许成林同志还签字给我报销了130元课本和辅导资料费,至今我还感恩在心。当时读电大的同志告诉我,形式逻辑最难考,有一半的不及格,中共党史要背、要记的太多,事件、时间、过程、结果、意义很容易打混,弄得不好就出现张冠李戴。这两门课的教材,我从前读到尾,又倒过来读,两本书都磨破了封面。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考的形式逻辑、中共党史居然都得了90分。经过13科的考试,我和常德地委机关另外六位同志终于成为湖南省高教首届自学考试毕业生。我填干部履历表,文化程度一栏就实现了从初中到大专的跨越。拿到毕业证的那天,我们在照相馆合影留念,在小馆子里喝酒互相庆贺。

   1995年至1997年,我参加了湖南大学工商管理研究生班,听了几十堂课,参加了考试,因为我没有交钱,未领到任何证书,比起其他没有听课却获得研究生学历的同志实在感到汗颜。2000年,自学考试开设本科专业,因我联系政府法制办和劳教委工作,便又报名参加法律本科自学考试。如果说,当年第一次报名自考是组织要求,是图个人进步的话,后来的考试就完全是为了学习知识,有利于工作了。2002年10月,参加考试后,我欣然写了一首打油诗:

参加自学考试有感

静坐考堂伏案思,

恰似当年少儿时。

克难方知用功浅,

解题不觉动笔迟。

一问一答细斟处,

是成是败两由之。

欲问何须自寻苦,

不为功利只求知。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我的第二学历自考在获得10门单科合格证后就放弃了。我在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工作八年,后来担任十年政协副主席,即便我的法律本科没有毕业,但学到的法律知识,对于增强法制观念,做好本职工作、推进依法行政、协调矛盾、排解纠纷、参政议政都产生了重要作用。

  今天是我的生日,自然想起了我一步步走来的经历。回顾帮助我成长进步的自学考试,我心中涌出六个字:感谢改革开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5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新民同志一直坚持认真读书,勤于思考,笔耕不缀,值得我们离退休同志学习!(老同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58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