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一辈子为农民写戏的剧作家:语言艺术之源在群众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中强调,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而为人民大众就要十分注重向人民学习。毛主席说:“什么叫做大众化呢?就是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农兵大众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要打成一片,就应当认真学习群众的语言。如果连群众的语言都有许多不懂,还讲什么文艺创造呢?英雄无用武之地,就是说,你的一套大道理,群众不赏识。”讲到群众语言,我很自然地想起一辈子为农民写戏、一辈子写农民戏的农民作家黄士元先生。

   黄士元,1943年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县一个偏远乡村。12岁高小刚毕业,成为村合作社俱乐部年纪最小的文艺宣传队员。14岁,在《常德县报》上发表文艺作品。他60多年笔耕不辍,目前为止,士元同志创作了戏剧曲艺1000多件,已经出版10本专著。这10本书中有他创作和演出的大戏8部,小戏25个,曲艺264件;另有电视剧3部,电影1部,杂文31篇,理论文章20余篇。他的作品多次晋京演出,受到中央领导同志赞扬,先后荣获国家金银大奖30次,获省、市各类奖项50多次,仅60岁后这15年,就荣获国家级金银大奖17次,获省、市奖40余次。无怨无悔写春秋,苍天不负有心人。黄士元靠自己的勤奋成长为国家一级编剧、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他的一条特别重要的成功经验就是扎根乡土,始终与农民群众在一起。

  乡村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本书,是他创作的源泉,永不会断流。从这篇巨著中,他又从中提炼出很多经典,蕴含着耐人寻味的浓浓乡情。乡音不改,百读不厌。

  乡村中的许多人物,时时鲜活在他的心目中,展示在他的作品里。几十年来黄士元先生,从没有脱离乡村生活,从他的作品中都渗透了“灵魂”,他独特的语言,被大家共识。都认为黄士元不仅戏曲写得好,而且语言功夫也很到家,具有相声演员的才能。这都是从生活这本书中感悟到的,时时散发出乡野的味道!

  从群众中来,又到群众中去,很多看来十分寻常的话,通过他的细心冶炼加工,遂变成人民喜爱的语言了。为人民鼓与呼是他时刻萦回心际的心音。从实践中认真体会出“戏从生活出,情从爱中来”的创作经验,生活就是他的真正老师。他的语言艺术的特点,活泼风趣,能调遣群众的情绪,让人产生共鸣。语言幽默风趣,这是他永远开掘不竭的源泉。来自生活,又还原于生活,写在纸上,搬上舞台都会产生立体感,常常让人付之一笑,笑中又感到十分沉重给人深思,让人启迪。

  运用群众语言把人物写活,这是黄士元的一大本领,在剧作中显露出了他的才华。这些来自生活,来自老百姓的故事,写出来的人物是活的,流露出来的感情是真的,老百姓看了感到亲切,听了感到动情,想起来感到有滋有味。语言不仅幽默滑稽朴实,比喻得既生动形象又含蓄幽默。群众语言,通过他巧妙的糅合,在黄先生剧作中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这种语言群众爱听也易唱,浅而见深,巧中显奇,笑中有戏,如嚼槟榔越嚼越有滋味。

下面仅举几例:

当官的打个喷嚏有人看,谁知道百姓暖与寒”《特别党委会》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领导的一半是夫人。夫人吹起枕头风,硬比那五台山庙里供的、木头砍的、石头雕的各尊菩萨都显灵。”《枕头风》

 又如“而今夫人管老公,哪家没吹枕头风?东风南风西北风,阴胜阳衰是时风”《枕头风》

语言幽默风趣,来自生活,又还原于生活,写在纸上,搬上舞台都会产生立体感,常常让人轰然一笑,笑中又能教人深思,受之启迪。

他把农民搬上舞台,并不是为了作为嘲讽的对象,而是展示他们的朴实,勤劳,积极向上乐于吃苦的精神。用善意鞭挞其落后,奏响了时代的主旋律。

这些来自生活,来自老百姓的故事,写出来的人物是活生生的,流露出来的感情是真切切的,老百姓看了感到亲切,听了很是动情,想起来觉得有滋有味。

请看《嘻队长》剧中的一段唱词,他所提升的群众语言就放射出一种光彩:

“那年三月桃花开,喜鹊喳喳媒人来,

红线一牵两相爱,爱情的种子心里埋,

你巧递斗笠怕我晒,我暗送花伞你打上街,

农村里没有公园游菜园,手牵瓜藤走拢来,

你悄悄对我来表态,我保证一辈子不与你红脸,

让恩爱的花朵四季开!”

唱词优美,情趣盎然,看来平淡如水,却情浓如酒,既像白话又像诗。读起来爽口,听起来亲切!

他在《旋转的钞票》中也有段老少夫妻吵嘴的绝妙唱词:

老夫唱:

老配少,少配老,好比闹钟配手表,

大小零件不配套,磨损起来更糟糕。

少妻唱:

少配老,老配少,好比唢呐配铜号。

土的洋的不合调,往后的日子怎么熬?

不仅语言幽默滑稽朴实,比喻得既生动形象又含蓄幽默,老少相配,总有不调和的地方,其语言也使人感觉,清亮如水,明白如画话,余味深长,调味了生活,刻化了人物。

 群众语言,通过他巧妙的柔合,在黄先生剧作中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这种语言群众爱听也易唱,浅中见深,巧中显奇,笑中有戏,如嚼槟榔越嚼越有滋味。

  黄士元曾是多届的市、区政协委员,无论是大会发言还是讨论发言,他建言献策都充满鲜活、生动的群众语言。记得有一次,市里召开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报告会,请了四个来自基层的代表介绍学习体会,农民剧作家黄士元是其中之一。他在发言中,多次被雷鸣般的掌声打断。我甚至站起身来,双手举过头使劲地鼓掌。这掌声是热烈的,响亮的,自发的,出自内心的。这场面真的好感人。

 黄士元深有感触地说,我的作品中的故事、人物形象和语言都是农民兄弟拱手献来的,每当我听到乡亲们愉快的笑声和热烈掌声,我就感到自己是最富有的人。我搞创作是托农民的福,沾生活的光啊!

  我想,对于黄先生从生活中冶炼语言的能力,是很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从事文学创作需要学习群众语言,我们各级领导干部、公务员,在发动群众、梳理情绪、解释政策、协调矛盾,从事社会管理中又何尝不应该好好学习群众语言呢?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拜读新民会长讴歌人民艺术家的好文!黄士元老师堪称语言大师。正如文章讲述的:“戏从生活出,情从爱中来”的创作经验,生活就是他的真正老师。他的语言艺术的特点,活泼风趣,能调遣群众的情绪,让人产生共鸣。语言幽默风趣,这是他永远开掘不竭的源泉。来自生活,又还原于生活,写在纸上,搬上舞台都会产生立体感,常常让人付之一笑,笑中又感到十分沉重给人深思,让人启迪。赞一个!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接地气的作品才是老百姓喜爱的作品,有生命力的作品。黄士元老师的语言艺术来自生活、来自群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哈哈!这些唱词写得真是风趣幽默,形象生动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黄老师剧本中的语言,用得那么恰到好处,是他长期的生活积累,是从人民中挖掘出来的。我原来从事文学创作,虽然也要求生活化,但与舞台语言又有区别。文学语言是纸面上看的语言,而舞台语言则是通过演员在舞台上说或唱出来的语言。我开始剧本写作时,总把话写得文皱皱的,或者把它像写诗词一样高度浓缩。如我写"锣鼓喧天响,彩旗劲飞扬。"黄老师对我说,你要尽量口语化,让观众听得懂,听起来不吃力。他给我改为"锣鼓震天响,彩旗迎风扬。"这不更好吗?他要我多听老百姓说话,多和老百姓说话。真的,这一招真灵。我在写作时,黄老师给我讲的话一下就冒出来了,告诫我用白话写,提高了曲艺的可看性。当然,我跟着黄老师还学作品的选题、构思、写作形式等,使我受益匪浅。我庆幸,我遇到了黄老师这样一位好老师。

                          (鼎城区退休干部曾强鑫)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每年百团大赛都会看到这位农民剧作家的作品,自己是农民出身,一辈子也写农民,这样的作品才会接地气,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创造艺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黄先生从生活中冶炼语言的能力,是很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士元老师的为人为文值得我好好学习。他是语言大师。他作品中的许多语言在群众中广泛流传。上世纪六十年代,他针对媳妇难收,父母不堪重负写了天津快板《四个婆婆看新房》,到现在许多人还背得:到处请木匠,打拒又打床,屋前屋后几排树,砍得剩根桩。买了毛线衣,还要华哒尼,说是套鞋浅了底,要有钉钉的。去年我们村搞渠道硬化,施工的就是士元老师的家乡人,租住我家的房子。他们对我说,士元老师担任电影放映队放电影的时候,他们去看电影,主要是为了看黄士元表演的幻灯片,听黄士元表演顺口溜。一次我和几位文友到士元老师家里去,他们都坐下了,我是教书的,站惯了的,没有坐下。士元老师说,你袋子一背起,像个牛贩子,一年四季忙忙碌碌,坐唦。逗得在场的人都笑了。(鼎城区黄士英)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语言艺术之源在群众》一文,象一幅素描画,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农民剧作家的高大形象。黄老师扎根群众,在生活中善于观察,勤于写作,精于提炼,乐于讴歌。其作品题材众多、主题突出、视野独特、文笔优美、紧扣时代、语言鲜活,写出了农民的喜怒哀乐,写出了农民的真情实感。把常德农村的风貌和变化写活了!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一方语言展一方美。语言是作品的血肉,接地气的常德方言更是本土化、个性化的体现。本文对黄老师作品的推介,意境高远,描写生动,同样也用活了词句,写活了人物!从一个侧面展现了常德戏剧创作欣欣向荣的春天!
——汪学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对于黄先生从生活中冶炼语言的能力,是很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从事文学创作需要学习群众语言,我们各级领导干部、公务员,在发动群众、梳理情绪、解释政策、协调矛盾,从事社会管理中又何尝不应该好好学习群众语言呢?——您说得好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这些幽默风趣、通俗易懂又韵味悠长、寓意深远的语言,实在是太接地气了!致敬黄老先生!!祝福黄老先生!~~~~~问好新民老师。祝您周末愉快、阖家深秋安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农兵大众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要打成一片,就应当认真学习群众的语言。如果连群众的语言都有许多不懂,还讲什么文艺创造呢?英雄无用武之地,就是说,你的一套大道理,群众不赏识。”黄士元先生就是学习群众语言、运用群众语言的典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群众生活、群众语言是文艺创作的源泉。群众语言是生动的、鲜活的、充满哲理的。黄士元老师一辈子不离乡土、一辈子学习群众、服务群众,他在学习、运用群众语言艺术上堪称大师!祝黄老师健康长寿,再续新篇!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从事文学创作需要学习群众语言,我们各级领导干部、公务员,在发动群众、梳理情绪、解释政策、协调矛盾,从事社会管理中同样应该好好学习群众语言。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敬祝心中有人民的剧作家黄士元健康长寿!!!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乡村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本书,是他创作的源泉,永不会断流。从这篇巨著中,他又从中提炼出很多经典,蕴含着耐人寻味的浓浓乡情。乡音不改,百读不厌。黄老师是当之无愧的人民剧作家!祝黄老师战胜病魔,度过难关,创造生命奇迹!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62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