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小说:奇怪的招待所(原创)

  • 马鼎奇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2403
  • 积分:
  • 3
  • 482
  • 2018-12-06 10:04:08

小说:奇怪的招待所(原创)

马鼎奇

经过卧铺车长途“颠簸奔袭”、星夜兼程,第二天上午老顾就从上海安全抵达璞阳市,但这里并不是老顾的最终目的地。

老顾顾不得“人困马乏”,接着马不停止地换乘一辆“桑搭那2000”型出租车,凤尘扑扑赶往中原油田采矿六厂。

这次钟经理给老顾的使命是技术指导油田仪表设备科,安装到位25台大小口径的智能型电磁流量计,让对方称心满意,并尽快将余款付清。

可是让老顾大跌眼睛是到了厂部,却找不到对口负责人接待。这一下让老顾慌了神,乱了方寸,因为中原油田方园数百公里,满眼望去周围全是长得葳葳蕤蕤的茁壮的看不到边的玉米地,一马平川、缺少参照物,如没有当地人当向导,一般外地人难免“找不到北”,投宿都成问题!

据仪表科办公人员讲,科长的“千金”己同时录取北京与上海的两所知名大学,“何去何从”,他拿不定主意,心里没有谱,现去上海“考察”比较去了。

老顾心想:这油田的干部“玩忽职守”,也太不是“玩艺儿”,没有空暇接待,你干脆电话通知我们暂时不要来现在可倒好,厂里派人来了,你预先招乎不打,就擅自“开溜”,忙自家的事去了,这不是存心拿我们穷开心?

弄得我现在“前不靠村,后不靠店”, 六神无主,连吃饭、住宿都面临窘困!到底是踅回,还是原地待命?老顾一时左右为难,无所适从。

进退维谷之际,老顾与仪表科里其他人商量,是不是先安排一下自已的食宿,谁知他们都推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件事他们既不清楚,也不归他们管,“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科长临别也未交代,言下之意,“越俎代庖” 不好使,接待也就免为其难!

不得已老顾电话请示上海,但钟经理答复很简单:“继续等待,不完成任务,万勿回来!”

无奈,老顾一时像断线的风筝在空中飘忽、转悠,七上八下,找不到灵和肉的庇荫归宿……这正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蓦然,老顾发现在厂部办公大楼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招待所,这真让老顾“大喜过望”,甚至有种“梦里寻她千百度,骞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斓栅处。”的奇妙感觉。

可是到了招待所,意想不到却吃了个“闭门羹”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明白无误且矜持地告知:“这招待所对内不对外 请另找旅店!”

生硬的话语宛如扔过来的大石头!

“我是来帮你们安装仪表的!”老顾努力心平气和地微笑地解释:“住不了几天,完成任务就走,麻烦你提供一下方便。”

老顾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如此套近乎,人家就心领神会,不把你当“外人”?他又错误地诂计了形势,现在是买方市场,商家都巴结、讨好、攻关客户,谁见过客户巴结商家?你来指导安装自已企业的产品,是商家应尽的义务,有什么理由非要为你提供食宿方便?

女服务员以一种审视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顾,似乎对方是外星人似的,她不无困惑说道:“你干嘛非要住在这里不可?市区有个中原油田宾馆,是对外营业的,条件又好!你为什么不去住?”

于是,老顾将“距离远,来去不方便”等等理由 一一“和盘端出”,强调他是油田之邀的“客人”,恳请她“网开一面,”给老顾住宿。

然而,老顾从九点半一直“磨叽”到十一点半,嘴唇都磨出血腥气,她还是冷若冰霜,无动于衷,以“这是领导订的规矩”为托词,婉言拒绝。

正在难分难解时刻,来了一位善解人意的老大姐,似乎态度要温和一些,她好像很体谅出差人的苦衷似的:“有什么事,吃了饭,下午再说。”

进招待所大院之前,老顾就将食堂的方位“侦察” 得一清二楚。问题的关犍是不知道有什么流程,如何付款。自认为吃饭应该无什么后顾之忧!根本就没料到也会遭到狙击!

老顾从招待所里边出来后就真奔食堂,中午供应的是“自助餐”, 各种美食应有尽有,老顾也仿学其他人陆陆续读就餐的式样,拿了托盘,“各取所需”将五花八门盛好的菜肴往托盘里端。

其实,老顾错就错在这一步!到哪儿都要“入乡随俗”,到底这餐厅是否允许你吃?如何买单结账?心里都没理清楚,就“想当然”地排队、端菜、“用膳”,结果,为后边的龃龉和难堪,理下伏笔,不落得个“猪八戒照镜子,自找难看”上那儿去?!

果然,正当老顾想大块朵颐美美用膳之时,忽然,一个男服务员走到跟前,不由分说,野蛮地将老顾的托盘“一锅端”。 

由于事发突然,老顾一下没缓过神,头脑有点懵。人好像被什么武林高手“点穴”似的,拿筷的手倏然定格在半空……

“谁让你来吃的?”那男的一脸的狐疑和鄙夷不屑,好象逮着一个混进红白喜宴上吃白食的主:“你怎么不问问清楚,拿起来就吃啊!”

当时,老顾被这服务员公共场合突如其来的无礼举动,确实整得措手不及,狼狈不堪。在满大厅就餐者众目暌暌下,老顾又燥又羞,只觉得脸热辣辣的发烘,恨不得地下开条缝,立刻钻下去。还好,餐厅里的450人,谁也没留意,或瞧见也习以为常,并不特别关注。

老顾将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摔,恼羞成怒地抢白道:“我付钱,又不白吃!”

你想想,已盛好马上到嘴的饭菜,给人家“横刀夺下” ,简直与古时韩信蒙受“跨下之辱”没什么两样!

士可杀,不可辱。老顾怒不可遏地责问他:“实在不行,下不为例,干嘛还要拼命夺下?又不是不给钱,何况我还是你们应邀的客人,你们是不是嫌过份?”

谁知他揶揄道:“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告诉你,你在这里吃,根本就不合适!”

接着的话与招待所女服务员异曲同工,“如出一辙”:“本餐厅对内不对外!要就餐,请到外面马路上的饭店!”

这个餐厅的男服员看来绝非“等闲之辈”,居然,有一双明察秋亳的“火眼金睛” ,马上能从“芸芸众生”中,找出老顾这等“鱼目混珠”者,不能不让人佩服其过硬的职业“操守。”

这事情放在计划经济时代也许不奇怪。为什么改革开放230年,实行市场经济今天,“垄断”企业的招待所还是“对内不对外”呢?何况我还是你们应邀的客人,真可谓咄咄怪事?

老顾实在有点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8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个别单位招待所已变成少数人享受的安乐窝!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82 个阅览者
  • dangan
  • 2018-12-06 11:27:57发表
  • 2楼

人间万象,哭笑不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82 个阅览者

谢谢赏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82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