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温皓然古体诗词鉴赏

《喝火令.寄曹雪芹》

温皓然

荦荦传神笔,茕茕独立人。漫将骚赋破贪嗔。

风雨几多残梦,萧瑟蕊灯昏。

带荔披萝运,绳床瓦灶身。旧溪桥上悟兰因。

怎奈天心,怎奈地无闻。怎奈夙缘湮信,怅忆两销魂。

《鹧鸪天.梦母》  

温皓然

独倚西风立小桥,花深人远雨潇潇。点池荷叶遮莲子,擘海鹓鶵唳北皋。

离恨岸,别惜潮。凌波路冷月迢迢。夜来遍是灵溪水,不染尘埃到碧霄。

《七律·琴曲》(回文诗)

温皓然

湘清映月冷光蟾,看尽风烟晚识愁。

梁上燕来归意急,雨随龙去返心幽。

凰潜泽巘惊鹴鷟,赑出潭渊隐鹭鸥。

央未夜歌渔海畔,沙平宿雁落悠悠。

回文:

悠悠落雁宿平沙,畔海渔歌夜未央。

鸥鹭隐渊潭出赑,鷟鹴惊巘泽潜凰。

幽心返去龙随雨,急意归来燕上梁。

愁识晚烟风尽看,蟾光冷月映清湘。

《潭柘山庄四季即景》(回文诗)

                           皓然

之一

一庭新律动天真,律动天真万象春。

万象春韶光淑气,韶光淑气一庭新。

之二

宝峰青隐歇心亭,隐歇心亭月色暝。

月色暝潭龙化气,潭龙化气宝峰青。

之三

一川风月霁颜红,月霁颜红满地枫。

满地枫烟云得气,烟云得气一川风。

之四

杏梅疏浅染深庐,浅染深庐杳渺初。

杳渺初禅堂点雪,禅堂点雪杏梅疏。

注:

春韶:美好的春光。

韶光淑气:春天的美好景象。

霁颜:收敛威怒。

月霁:月色澄朗。

一川风月:一片风景优美的天地。

《菩萨蛮》(回文)

温皓然

骨仙羞列群芳阙,阙芳群列羞仙骨。津远染清芬,芬清染远津。

浅浓神会遍,遍会神浓浅。愁醉百花洲,洲花百醉愁。

瘦魂清泽芳留久,久留芳泽清魂瘦。幽梦鹤声啁,啁声鹤梦幽。

透香寒面叩,叩面寒香透。眸醉百花羞,羞花百醉眸。

松鹤

岫岩寒涧凌云秀,秀云凌涧寒岩岫。归梦别仙飞,飞仙别梦归。

寿山南海宿,宿海南山寿。机忘已然颐,颐然已忘机。

《七律·清秋初霁》(回文诗)

温皓然

光风霁色连天远,潋滟秋波万顷银。

疆壑穆渊含晚籁,海云淳懿引迷津。

茫茫竹树临芳甸,漠漠林烟织锦茵。

凉榭月川闲照水,翠峰千点数星辰。

回文:

辰星数点千峰翠,水照闲川月榭凉。

茵锦织烟林漠漠,甸芳临树竹茫茫。

津迷引懿淳云海,籁晚含渊穆壑疆。

银顷万波秋滟潋,远天连色霁风光。

注:

穆渊:极其美好;深沉,深美。

淳懿:厚美。

顷:  土地面积单位。古同倾。

《盛夏即事》三首(辘轳体)

                   温皓然

之一

琴声每欲吊枯禅,不是情人不泪溅。

爱恨三生皆有定,几回梦里叩前缘。

之二

难入寂空难入俗,琴声每欲吊枯禅。

胸中万壑如烟尽,孤曲遥传锦瑟弦。

之三

抛书人对骄阳熇,懒上高楼懒问天。

念念心随钟磬阒,琴声每欲吊枯禅。

《生查子·咏荷》

温皓然

之一

年年岁岁新,岁岁年年故。扬盖向青天,造极承风露。

旦暮变炎凉,浩气胸中贮。素怨自沉音,任人笑评误。

之二

浮生痴梦长,君德无穷绪。年年岁岁新,岁岁年年故。

风雨古今同,花落花开处。大道万千条,只向净中悟。

之三

酩酊不因酒,只为芳魂住。红颜冠古今,莲子知心苦。

年年岁岁新,岁岁年年故。落叶逐风回,犹向梵中渡。

《如梦令》

温皓然

为替青云传语,人落红尘深处。笔墨纵横间,塞外北江南浦。

诗赋,诗赋,试看谁将天补?

《鹧鸪天·咏擘海金翅》

温皓然

上可排云转斗杓,下能靖海定风潮。每为仙圣殷殷祝,惯叫魈獠厉厉謷。①②

云漫漫,水迢迢,几曾着眼逐轻涛?沧溟澒洞开金翅,一擘翛然空紫霄。

注解:

①魈獠:泛指山鬼丑怪。音【xiāo liáo 】

②謷:诋毁、诽谤。音【áo】

③擘:音【bò】

译文:

那眼射金光、背呈祥瑞的金翅明王,她飞上天空可以排开云雾,使斗杓转动方向。飞入大海,又能使海靖江宁,立刻定住滚滚风潮。众仙圣每每都为她的正直神勇、踔厉风发而殷殷祝祷,却也因此常常惹得那些恶鬼丑怪累番向她发出哓哓的诋毁诽谤之声。放眼寰宇,云雾漫漫,万水迢迢,那卓然不群的金翅明王,她何曾混迹于那些俗鸟之列,与它们一起去追逐、流连那浅水微澜呢?她要飞向的是那幽远高深、滔滔无际的苍天与神海,只有在那浩瀚无际、奔腾澎湃的海天之上,才能让她尽显神威,她的神翅訇然一擘,便能瞬间将茫茫大海劈为两半!只在转眼之间,她又已振翅飞上了紫霄之外。

五绝

《悲悼文怀沙先生》

温皓然

灵赜玄霄外,

身拘罟网中。

苌弘成碧去,

俯仰地天空。

五言排律

《再悼燕翁文怀沙先生》


温皓然

风雨端阳后,玄宫降瑞符。

灵身成异径,凡圣已殊途。

若木扶桑泣,朝隮聚窟铺。②③

西皇邀太阙,神女出方壶。④⑤

白水慇慇逐,阆风悄悄苏。⑥⑦

青城观墨纪,霞洞辨丹图。⑧⑨

直为天包物,闲同鹤憩梧。

归来言所历,晅晅列仙垆。

注解:

① 玄宫:仙界宫殿,传说中为元始天尊所居住的玉清圣境玄都府。

② 若木:神木。长于昆仑西极,日入之处,青叶赤华。

③ 朝隮:彩虹或朝霞。隮,音【jī】。聚窟:神话地名。在西海中。

④ 西皇:中国传说中的西方尊神,守护周地西边。太阙:仙府天阙。

⑤ 方壶:东海仙山。

⑥ 白水:神话传说中的河名。发于昆仑山,人饮其水而不死。

⑦ 阆风:神话传说中的山名。悄悄,音【qiǎo qiǎo】

⑧ 青城:青城山,一名丈人,一名赤城,一名清城,西岳佐命之山。

⑨ 墨纪:指《圣纪》、《混元圣纪》。丹图:道教神秘天书。

⑩ 晅晅:威仪显著。音【xuǎn】

《过泰山书院》            

温皓然

幽微灵秀地,文脉焕周天。

巘翠通仙极,烟苍泻古渊。

声摇银汉水,名动赤城川。

淑气千年在,相看已忘缘。

古风《琴歌》

温皓然

闲来一曲亦无聊,千古知音在九霄。

东海渔歌惊巨浪,平沙雁落唳春潮。

蕉窗夜雨梅三弄,箫鼓斜阳锦上花。

半醉且抛身外事,高山流水寄尘涯。

雪山春晓坚冰在,洞庭秋思梦犹寒。

古壁蛩声时断续,幽园鹤影久孤单。

龙城复忆莲台下,人去人归月色消。

前路不须神代引,炎凉世界自逍遥。

鸥鹭忘机归何处?寒鸭戏水也销魂。

莫道湘妃多血泪,人生更苦是长门。

乌啼螭困皆相散,凤倦龙潜各不还。

看尽风烟愁未尽,蟾光冷冷照千山。

注:这首古风内暗含16首古琴名曲。分别为《东海渔歌》《平沙落雁》《蕉窗夜雨》《梅花三弄》《箫鼓夕阳》《锦上添花》《高山》《流水》《雪山春晓》《洞庭秋思》《神代引》《鸥鹭忘机》《寒鸭戏水》《湘妃泪》《长门怨》《乌夜啼》

五律

《云居寺感怀》

温皓然

极目斜阳远,

无言上梵楼。

青灯藏旧梦,

黄卷掩离愁。

钟磬传千里。

香花绕四周。

不知天地外。

谁作济慈舟?

《浣溪沙》

温皓然

白水泉中不辨天,碧云山外乱听蝉,孤帆倒在杏花间。

落日流霞萤漠漠,小星斜月鹜翩翩。长宵有尽梦无边。


《浪淘沙.周台子感怀》

温皓然

壮志欲移山,目断桃源。伤高怀远衋滦川。哀雁孤鸿云叆叆,空惨愁颜。

菩萨在人间,苦行无边。①千秋青史不须传。病骨临风沧海改,贯日昭天。

①苦行:行,音【hèng】

《七律 .清明》

温皓然

淅沥凄风月似霜,眉尖眼底恨茫茫。

全无好事酬先祖,却有浮辞戏太苍。

生为沽名常困顿,死犹衔恨久彷徨。

金枷玉锁谁看破,恶趣翻脱见性光。

七绝

《太姒》

温皓然

天地无私草木春,

九州谁不是儿臣。

周宫窈窕今何在?

淑女千秋只一人。

《好事近·咏墨斗》

温皓然

正直本天心,调就栋梁标格。曾是瑶台仙品,却红尘弄墨。

来来去去尽无邪,更无论南北。明德惟馨臻善,任世途平仄。


帖子附图:

温皓然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1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好事近·咏墨斗》  

温皓然

正直本天心,调就栋梁标格。曾是瑶台仙品,却红尘弄墨。

来来去去尽无邪,更无论南北。明德惟馨臻善,任世途平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15 个阅览者

《思佳客·咏日》

                                         温皓然

黑水扶桑是故乡,朱华青叶蓄神光。红心历历时时见,赤胆殷殷夜夜藏。

腾四海,越千江,洋洋赫赫出东方。明珠破尽千般暗,遍照人间万里芳。

黑水:据《山海经》记载,神树若木生长在南海内,黑水、青水之间。一说长于昆仑西极,日入之处,青叶赤华。又一说日出于扶桑之下,拂其树杪而升,因谓为日出处。

译文

神话传说中的海外大树,是生长在昆仑西极、南海内,黑水与青水之间的一种神木。她满树的赤华青叶蓄满了太阳的神光。太阳那灼灼的红心时时都显现着,而赤诚的忠胆却要夜夜于此隐藏。

太阳每天都要腾越四海千江,赫赫洋洋的从东方升起,他心地光明无私,他的美德是能够发出香气的万丈光芒,因此,太阳所到之处,能照破一切黑暗,同时,又将辉光万里的芬芳洒遍人间大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15 个阅览者

清新旷达笔底无尘

——读温皓然古典诗词

                                                                      张延文

喜欢温皓然的文字,是因为她的长篇小说。近两年,我一直在拜读温皓然的古典诗词,其清新旷达、卓然不凡的风格气韵,真令人耳目一新,拍案叫绝。无论是律诗,还是长短句,也无论是写景、咏物还是怀人,她的作品首首都别出心裁,通脱飘逸,笔下无一丝尘俗之气。我们且来看一看她的《七律·琴曲》回文诗:

湘清映月冷光蟾,看尽风烟晚识愁。

梁上燕来归意急,雨随龙去返心幽。

凰潜泽巘惊鹴鷟,赑出潭渊隐鹭鸥。

央未夜歌渔海畔,沙平宿雁落悠悠。

回文:

悠悠落雁宿平沙,畔海渔歌夜未央。

鸥鹭隐渊潭出赑,鷟鹴惊巘泽潜凰。

幽心返去龙随雨,急意归来燕上梁。

愁识晚烟风尽看,蟾光冷月映清湘。

回文诗,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回还往复,正读倒读皆成章句的诗篇。是中华文化独有的一朵奇葩。回文诗有多种形式,如:“通体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等等。温皓然的这首回文诗,显然属于第一种“通体回文”。也就是说整首作品不但正读要独立成篇,且从诗的末尾一字读至开头一字,需另成一首新作。而且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一首七律,作品正读倒读之下都要符合律诗所特定的一切格律要求。

温皓然这首回文诗的意境之深美,格律之精严,我以为,非天赋异禀、兰心蕙质者,是很难完成具有这样高难度水准的作品的。我们再来看看她的词——《菩萨蛮》的回文:

《菊》

骨仙羞列群芳阙,阙芳群列羞仙骨。津远染清芬,芬清染远津。

浅浓神会遍,遍会神浓浅。愁醉百花洲,洲花百醉愁。

《梅》

瘦魂清泽芳留久,久留芳泽清魂瘦。幽梦鹤声啁,啁声鹤梦幽。

透香寒面叩,叩面寒香透。眸醉百花羞,羞花百醉眸。

《松鹤》

岫岩寒涧凌云秀,秀云凌涧寒岩岫。归梦别仙飞,飞仙别梦归。

寿山南海宿,宿海南山寿。机忘已然颐,颐然已忘机。

无疑,这是三首“双句回文”的词作。就是在一首作品内,下一句为上一句的回读。三首作品既然都是《菩萨蛮》的词牌,其格律要求自然就要遵循该词牌的一切要求了。众所周知,词的律句比诗的律句要求更要严格,因为不容许有变格。也就是说,平仄脚、仄仄脚的五言第三字必平,七言第五字必平;而仄平脚、平平脚则五言第三字必仄,七言第五字必仄。在温皓然的这三首双句回文词作中,上一句皆为下一句的回读,每句不但要独立成诗,还要在回环往复的情形之下,每个字的平仄都要严格遵守该词牌的格律要求。在这种多重、繁冗的高难度的要求之下,还要写出一派新意来,这真是谈何容易!

然而,温皓然却做到了。她的这三首词作,《菊》《梅》写得高妙出尘,风神飘逸;《松鹤》更是含蓄蕴藉,一派绝世天然之韵。读后令人齿颊俱芬,回味无穷。再来看她的《喝火令· 寄曹雪芹》:

荦荦传神笔,茕茕独立人。漫将骚赋破贪嗔。

风雨几多残梦,萧瑟蕊灯昏。

带荔披萝运,绳床瓦灶身。旧溪桥上悟兰因。

怎奈天心,怎奈地无闻。怎奈夙缘湮信,怅忆两销魂。

喝火令是所有词牌中最为严谨的词令,因为词令平仄没有“中”,且摊破写法新颖。此外,写作要求还需:二仗三枪一破一衬一应

温皓然的这首词作中,上片起句:荦荦传神笔,茕茕独立人。下片起句:带荔披萝运,绳床瓦灶身(二仗)。三叠句:怎奈天心,怎奈地无闻,怎奈夙缘湮信(三枪)。叠句中藏有一衬句:第一叠第三字:天;第二叠第三字:地;第三叠第三,四,五,六字:夙缘湮信(一破,一衬)。组成一句六言句“天地夙缘湮信”与上片六言句“风雨几多残梦”对应(一应)

整首作品,短短数言(全篇也不过就是65字),便将一位旷世奇才——曹雪芹一生的形象命运,将他在俗世间所遭遇的万种辛酸悲苦尽现笔底无疑了。在这首作品中,作者没有堆砌典故,也没有运用任何华丽和冷僻的辞藻,就只是那么质朴浅明地说了几句,便已为读者描绘出了如此惆怅,难以排遣的浓重境界。想想看,一个胸含万卷、笔惊鬼神的盖世奇才,却终日茕茕独立在那“带荔披萝,绳床瓦灶”“萧瑟蕊灯昏”的坎坷运命之中,天和地,乃至宿命前缘,都似乎对他的苦难和惆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结尾一句“怅忆两销魂”,这是作者代我们的天才向天、地,以及夙缘万物,所发出的多么深重的一声喟叹啊!这喟叹,直透九霄,让天地汗颜,万物喑哑;这喟叹,让后来的知音人为之久久惆怅蹀躞,无法自慰,乃至潸然堕泪……一时间,恍惚天地之大,就只剩下了作者这一声深重的喟叹了!

总之,这首作品可谓大气深沉,浩然超旷。一洗从前和现今网络上所流传的《喝火令》的种种绮艳香软、脂腻粉浓之气象。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15 个阅览者

再看她的《鹧鸪天.梦母》:

独倚西风立小桥,花深人远雨潇潇。点池荷叶遮莲子,擘海鹓鶵唳北皋。

离恨岸,别惜潮。凌波路冷月迢迢。夜来遍是灵溪水,不染尘埃到碧霄。

据悉,作者的母亲离世时,只有59岁。我也曾多次在温皓然的其他作品中看到过她母亲的形象。深知作者与自己的母亲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这首词从题目上来看,应该写的是一场梦境。开头一句“独倚西风立小桥”,可知,这是一场发生在秋天里的梦境,这时独立在小桥之上,透过潇潇的密雨和丛丛的繁花,看到的是池塘中被雨打得频频点头垂盖的荷叶,这最普通最自然的雨中景象,在作者的眼里,却化成了一位高尚的母亲的形象,她全然不顾自己被风吹雨打,而频频低头弯腰去遮盖身下的莲子——这景象,被作者运用得多么贴切自然。想来,这世间的每一位母亲在面对自己的孩子要经受狂风暴雨之时,大概都会像那雨中的荷叶去遮盖莲子时的那般奋不顾身吧?这时候的作者应该尚未入梦,这是她在现实里所真切地看到的一幕,由此,才让她进而联想到了在那茫茫的海天之际,那擘海的鹓鶵也正向着北方水边的高地一声声地鸣叫着。至于鹓鶵为什么要向着北方鸣叫,我想,这应该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因为,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北堂”,一般都是指母亲的居所。我国历来便有“北堂幽暗,可以种萱(萱草代指母亲)”之说,故而,作者在这首词中高明地以“北皋”比作“北堂”,正是代指母亲所居之地。整首作品中,除了题目,甚至都没有出现一个有关“母亲”的字眼,然而,读者却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作者对母亲那种深重的,强烈的思念之情,直至自己的心也跟着一起被融化了

下阙的换头处“离恨岸”对仗“别惜潮”,我记得,两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皓然的原作时,这两句的原句是“离恨苦,万千朝”,我想,她之所以后来把这两句改成了现在的样子,大概也是因为最初在王力先生的那本《诗词格律概要》里,看到了:“词的对仗:《鹧鸪天》的要求是前阙的第三、四两句”,而后来又因为看到有人说,此词牌除了上阙的第三、四两句需要对仗之外,下阙的换头两句也是要对仗的吧?虽然,直到现在为止,我在《宋词》里也看到过很多名家写《鹧鸪天》的词牌时,在下阙的开头两句,也有用对仗的,也有不用的,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弄清楚,这个词牌的对仗要求,到底只是在上阙的第三、四两句,还是连下阙的开头两句也都一起要求对仗。但不管怎样,对于皓然如此“严于律己”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敬佩不已的

我们接着看下面这句“凌波路冷月迢迢”,痛失至爱的亲人,天遥地远,凌波路冷,若要重见,只能相期于梦中。这深重强烈到难以排遣的思念之情,终于引发为一场动人的梦境——夜来遍是灵溪水,不染尘埃到碧霄。

整首作品到此处戛然而止,可谓满腔块垒尽消。虽然对于梦中母女碧霄相会之后彼此深挚缠绵的感情一字未提,但正是这种“不提不说”,却更胜于万语千言。也就更加显得意境深远开阔,感情婉约沉郁。

再看她的五言排律:《再悼燕翁文怀沙先生》:

风雨端阳后,玄宫降瑞符。

灵身成异径,凡圣已殊途。

若木扶桑泣,朝隮聚窟铺。

西皇邀太阙,神女出方壶。

白水慇慇逐,阆风悄悄苏。

青城观墨纪,霞洞辨丹图。

直为天包物,闲同鹤憩梧。

归来言所历,晅晅列仙垆。

这是一首悼亡诗。108岁的文怀沙先生于2018年6月23日,在日本东京去世。在这首诗里,诗人一连使用了诸如“玄宫”“若木”“朝隮”“聚窟”“西皇”“太阙”“方壶”“白水”“阆风”“青城”“霞洞”等十多处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地名和天文、植物等不常见词汇,令人惊奇的是,全诗非但全无半点堆砌繁琐之感,反而显得格外的洒脱飘逸,气韵高妙,浑然一体。整首作品不但境界开阔浑远,大而不空,而且感情真挚深沉,哀而不伤。虽是悼词,通篇却隐隐显现出一位飘落凡间的老神仙在游历人间之后,飘然回归仙境的超然与自得。这种新颖而高妙的创作手法,是我在此之前,在其他任何的悼亡作品中都从未看到过的。而全诗的对仗之工整,用典之精妙,使得这首作品简直可以和古往今来任何一位大家的排律相媲美,相抗衡了

当然,皓然的古典诗作,远不止以上这些,比如她的《生查子·咏荷》中的那句“大道万千条,只向净中悟”,还有那句“素怨自沉音,任人笑评误”,以及那句“红颜冠古今,莲子知心苦”、“落叶逐风回,犹向梵中渡”,严格来说,我认为这些都是可以传世的佳句。言为心声,从这些作品中,我们既可以看出诗人对天地万物的歌咏感叹,其实,这又何尝不是诗人对自己人生的感叹和激励呢

衷心祝愿皓然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以飨读者!

作者简介:张延文,笔名上帝的拇指,文学博士,著名文学理论家。“第三条道路写作”代表诗人之一,“北京诗派创始人”。现任教于郑州师范学院文学院。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1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