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多个老乡异地同找《大方颂》的故事

  • 贵州高致贤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3639
  • 积分:
  • 0
  • 5062
  • 2019-03-16 05:03:27

个老乡异同找《大方颂》的故事

高致贤

故事从2012年开始——

那是20121119下午,大方县委宣传部原部长、毕节地区供销社原主任王学良从重庆来电说:87岁的平其政从石家庄打电话向他要1958年的《大方县歌》他记不起来,后经他老伴肖天秀回忆,那不叫大方县歌,是叫《大方颂》,并且记不了多少歌词。他便让他在毕节电视台工作的儿子王应军查《大方县志》没有查到,王应军向我求援

我知道平其政同志,原是大方县供销社工作退休回北方养老的老同志,他的女儿平华与我在共青团大方县委同届任过职。他的儿子平远,系海政文工团副团长,国家一级作曲。他是不是想要《大方颂》的歌词去让平远谱曲?他为什么向王学良要?王学良曾经在双山区供销社当过主任,后来又任过大方县委宣传部长,与他很熟悉。王学良又是我的老领导,回忆了两段歌词发王应军

与此同时,王学良又找大方在毕节退休的吉学刚一起回忆唱《大方颂》的年代,吉学刚和肖天秀都是大方中学的学生,《大方颂》歌词为集体创作,大方中学的老师谱曲、学生演唱。吉学刚和肖天秀唱过,吉学刚便从电话中唱给他听。但是,他们还是没有記全歌词

20世纪80年代我们都还在大方工作,而今我在深圳王在渝,老吉仍然在贵州,我们三个都唱过大方颂,而今谁也记不全。真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假如当年记下来,而今一看全明白。现将我们回忆的歌词七拼八凑起来附于后面,不一定完全准确。希望能够记得的老伙计们补充修正,使之臻于完善。遥致谢意!

2012.11.24.于深圳

附:我回忆国庆10周年的大方颂》歌词于后

十万个大山,嗨哎,山山埋宝藏哎,村村寨寨建工厂,煤鉄硫磺遍地藏,漆树满山岗,望不到边的茶林,数不清的牛羊,哎,这是我们美丽的大方!

十万个大山,嗨哎,山山建水库哎,万顷梯田保丰产,勤劳勇敢的人民,紧紧跟着共产党,千军万马齐上阵,妇女能顶半边天,哎,这是我们英雄的大方;

土高炉,千万座,火焰烧红半边天,男女老少齐上阵,要在全省来领先!

当时,我就写下一篇《<文字史料莫乱丢>——从多人共忆<大方颂>想到》

高致贤: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已成了共识。但是,许多文字史料又常常被人们忽视,而且,在政治环境和生活环境发生大变动之时很容易被他人或自己毁掉:文革初期被毁的家谱就是一例。不久前,87岁的平其政先生从石家庄打电话向大方县委宣传部原部长王学良找1950年代的“大方县歌”;王学良记不起来,后经他老伴肖天秀回忆,那是《大方颂》,但已记不全歌词了。

王学良是个热心人,便让毕节电视台的王应军查《大方县志》没有查到,王应军向我求援,我回忆了两段(见前述)发给他。与此同时,王学良又找大方在毕节退休的吉学刚一起回忆……但还是記全。

为此,我从网上发文求助,许多当年唱过《大方颂》的人都只记得零零碎碎的一些歌词了。我还专门请任大方党校教员的高祥勋去寻找。高祥勋从事过党史、县志编籑工作,主编过《高氏族谱》,对史料热心收藏,也有经验。他找了歌词作者等当年的当事人(见附件),可以说该找的人他都找了。可是,都记不全那首歌词了。而且是谁谱的曲也其说不一。一下引起很多人参与,没有一个有把握记得全那歌词的。

我不厌繁琐地写上这些,绝不是说谁的记性好坏,旨在说明一个问题: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保存文字史料很重要。从而联想到我的上千万字的原始新闻采访本、工作、会议记录本和新闻写作草稿本,还占据着我的好几格书橱,本想一火而焚之,但又可惜那些原始资料,不知以后怎么保管!

好记性不占地方,容易丢失;烂笔头不易丢失,却又难以保存。

2013.1.9.于深圳

附件:高祥勋 2013/1/21 21:06:25

《大方颂》歌词的来历

2012年11月24日,宗亲高致贤从深圳发来信息:

帮我看看歌词对不对?

三个老头三地共忆一首歌(请修正)

高致贤

今天(2012.11.19.)下午,大方县委宣传部原部长......希望能够记得的老伙计们补充修正,使之臻于完善。遥致谢意!

2012.11.24.于深圳

附:高致贤记忆的《大方颂》歌词

国庆10周年的大方颂是……

2013年元月6日,笔者亲自登门拜访了83岁(1930年生)老人、原大方县教育局局长杨鹰老先生,他说:1958年,省里派杨方刚、王若华两个教师来大方县文化馆指导大方的文化事业发展。当时,大跃进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我就写了《大方颂》这首歌词,经杨方刚修改之后,王若华谱了曲。后来就在全县传唱开了。”

当我把高致贤传过来的歌词请他修正时,老人便当即哼起了这首歌:“十万个大山,嗨哎,山山埋宝藏啦,村村寨寨建工厂,煤鉄硫磺遍地藏,漆树满山岗,望不到边的茶林,数不清的牛羊,啊,这是我们富饶的大方!”往下唱第二段时,老人说:“后面的歌词好像不太对。”回忆良久,反复吟唱。老人最后说:“已经54年了,实在记不起了。黄炯杰是几十年的文化馆长,你去问问他还记得不。”期间,他的老伴毛阿姨也低声跟着唱,说有一句应该是“万吨钢铁飞上天”。随后,笔者向老先生求证了一些往事之后,留下老人的座机号,即行告别。

在回单位的路上,恰巧碰到黄炯杰老先生的次子黄琳同志,他告诉我:“老爷子的电话是523xxxxx。”

2013年元月7日上午,笔者到大方县文化馆宿舍拜访了黄炯杰先生。黄老今年也是83岁。我进屋时,他正在看织金作家吴勇刚完稿的《奢香传》。我说明来意,黄老看了看我递给他的《大方颂》词稿。便深情地回忆起来:1959年,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毕节地区举行文艺汇演,省文联派杨方刚、王若华、卓连超等人来大方作指导,先后作了三首歌曲,《大方颂》是其中一首。《大方颂》作词杨鹰,作曲杨方刚。几十年了,第一段有很深的象,第二段和副歌记不起来了。

2013年1月8日上午,笔者到县志办访问陈绍竹、张学达,陈绍竹告诉我,《大方颂》的作曲是雅文。由此,我走入扑朔迷离的境地,莫衷一是。在后来的几月里,我先后访问了吴维荣(原《大方报》编辑陈祖彭遗孀)、饶继武、李思华等人,他们也记不出来,有的建议我去访问樊朝富,有的建议我去找爱唱歌的一些老人。

2013年1月10日,我到档案馆查找《大方报》,看看是否登过。档案局局长史学会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当即请人查找,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陈祖彭当年装订好的《大方报》。晚上,与高致贤交流,他说找不到算了,那是大跃进时期的东西,即使找到了,也没多大用。

高致贤:虽然没有找到完整歌词,但是,这个寻找记录也很有意思。

高祥勋:我还要继续去找。

2017.08.29 04:55 原创发表在 文化散论

附《文字史料莫乱丢》

高致贤

综发按:今年回方避暑,与黄文江、杨尔仲、高祥勋等一起闲聊时,谈到国庆十周年时家乡唱红的《大方颂》,擅长谱曲的杨尔仲能不能把我们回忆的歌词谱一下?后来我就把我们回忆记录的这首歌词及其忆寻过程发给杨尔仲主席谱曲,觉得很有意思,便综合发表,请知情人士帮助收全这首历史歌词!

补记:后来,杨尔仲邀我到县文联办公室,录下我唱《大方颂》的音,将我提供给他的《大方颂》歌词,参考录音谱曲,发表于《大方文艺》季刊上。

2017.8.29.于大方

20187月,我回大方避暑,谈及此事,能歌善舞的李应珍也记不清了,高祥勋建议我去问问上世纪50年代大方文工团的赵荣碧,看她还记得记不得《大方颂》的歌词,我找到赵荣碧,她也记不全了。至此,我也没有再继续找了。

2018.8.15.记于大方

今天(2019.3.12.)下午,我加毕节翟显长的微信朋友,高君儒正在他那里喝酒,他代高君儒问我:请高扬宗转给我的《大方颂》收到没有?我说还没有收到,于是,翟显长就把高君儒收到那谱好的《大方颂》从微信上发给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再找高君儒核对一下他在那里找到的,就完美了!

晚上我从QQ上与高君儒联系,原来他和王应军住一个院子。他听王应军说我在找《大方颂》,前年(2017)他和石应宽去日本,问《大方颂》是不是石应宽谱的,石应宽说不是,并说他也不清楚是谁谱的。可也引起高君儒家人的重视。

一个偶然的机会,高君儒的妻子刘家莉的同学群里,出现了《大方颂》这首歌,他就下载下来转给我。至此,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2019.3.12.深夜于深圳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06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