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澧水河畔的歌声 文/张新民

  • 我心和谐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9910
  • 积分:
  • 24
  • 599829
  • 2019-07-17 20:07:54


我不是歌唱家,可我从小爱唱歌。那优美动听的抒情歌,豪壮有力的队列歌,如泣如诉的叙事歌,轻松明快的民间歌;还有那文化革命期间虔诚狂热的“语录”歌,充满火药味的“造反”歌,粉碎“四人帮”时的祝酒歌,以及现代如痴如醉、如嗲声嗲气的流行歌。从儿童时代到现在我们唱过的歌该有多少啊。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歌象往事一样,大部分被忘却了,但有一首歌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我常常想起它,常常哼着它,那天我回到家乡,又一次听到人们把我心爱的歌放声唱出来了。

那是1981年6月。在澧水河畔的一个学校操坪里,兴湖垸大队群众大会马上要开始了。这是一个庆祝会,庆祝抗灾斗争的伟大胜利,庆祝灾后第一个春季作物大丰收。我作为家乡人,也早早地来到了这里。只见操场上人头攒动,笑声鼎沸,人们相互问候着,端详着,比划着,嘻闹着,真是一个欢乐的海洋啊。这时,大队支书对妇女主任周爱军说了几句,爱军点了点头,便走上主席台,高声喊道:“社员同志们,还有一个生产队没有到,我们唱个歌吧?”

好哇!”台下响起了一片哗啦啦的掌声。

爱军清了一下嗓子,抓起麦克风,“‘社会主义好’,预备——唱!”“唱”字刚落音,场上就象滔滔洪水冲出闸门,掀起滚滚的声浪。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上千双眼睛朝着指挥,上千张嘴出现一个口形,骑在树丫上的儿童一边唱一边拍着巴掌,坐在会场前排的婆婆佬佬那干瘪的嘴角也在有节奏的搐动,我回头望了望年过花甲的老支书,只见他唱着唱着,突然眼圈一红,几颗泪珠滚落下来。老支书啊,此时此刻您在想些什么呢?是不是想起了那灾星降临的时刻,是不是想起了那些难忘的日子?

1980的5至7月,连续七次的暴雨铺天盖地而来,降雨量比1954年同期多250毫米,超过了历史上最高纪录,洪水象一匹脱僵的烈马疯狂地奔腾,河面不断地加宽,水位不断地升高。一个浪头高过一个浪头,一座洪峰推着一座洪峰,水位很快超过了危险线。那是一个风暴雨狂的凌晨,一道闪电划过长空,“倒垸啦,倒垸啦——”一时间,铜锣的敲打声,大人小孩的哭叫声,风雨的呼啸声,洪水的咆哮声,响成一片,撕人肝胆。洪水冲过兴湖垸大堤,吞没了田野村庄,房子在洪水中倒塌,牲畜被激流卷走,衣物在水中旋转。完了,一切都完了,三十年的集体财产,三十年的社员家业,还有1600多条人的性命啊!老支书顾不得痛哭,他驾着一条木船,一次又一次地冲进激流……

河里轮船迎着风浪开来了,岸上的汽车溅着泥水奔来了。吃的、穿的、用的、睡的东西源源不断地送来了。省里的首长,地委的领导,县里的干部、医生护士都一路又一路地赶来了,他们钻进灾民的住棚,那一道道亲切的目光,那一双双温暖的大手,那一句句贴心的话儿,那一件件不知主人的慰问品,使多少人感到得热泪盈眶啊!“感谢党,感谢政府!”共同的语言一时间响遍澧水两岸,这是每个灾民发自肺腑的声音呀!“没有完,完不了!”老支书心里亮起了希望之光,他握着省委书记的手说:“有党的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一定能战胜困难,恢复生产,重建家园!”说到这里,他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泪水象串珠儿似的刷刷地直流下淌。就从这个时候起,《社会主义好》的音符又一次跳上了灾民的心头。那一天,不知谁首先将这支歌唱出了声,老支书听到了,心头一热,也跟着唱了起来,很快,这支人民群众心里的歌在全大队男女老少中又一次唱开了。

共产党好,共产党好。

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

激昂的歌声,穿过晨雾,飞向田野,飞向村庄,唱啊,尽情地唱啊!老支书慢慢地扬起头,然后把目光投向远方,脸上浮着甜蜜的微笑。老支书啊!您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看到了那条加修起来的拦洪大堤?是不是看到了那装机四台620千瓦的电排机埠?是不是看到了那微风中荡漾着的禾苗?是不是看到了那绿树掩映下的青砖红瓦住房?是的,这一切都凝结着四面八方千家万户的心血,都倾注着党和政府的深情,都饱含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光热啊!

老支书望着望着,又把视线转向了会场,盯住了一个老妈妈。她就是妇女主任周爱军的母亲,她怀里抱着的未满周岁的娃娃就是她的外孙,周爱军的儿子。这祖孙三代的命运真是富有戏剧性。一九四八年,兴湖垸溃决,周二娭一家五口仅有她一个人幸存,她被一个青年农民救了起来,后来她们结了婚。一九五四年水灾,周二娭抱着刚满两岁的女儿抓住一根木头在水中飘荡,当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她眼前出现了一颗闪闪的红星,是一位解放军战士救了她们母女的性命。为了永远不忘这位素不相识的救命恩人,她给女儿取名叫爱军。爱军长大后,找的爱人也是一位解放军战士。去年倒垸时,身怀有孕的周爱军同周二娭爬在屋顶上呼救,看着洪水淹齐屋顶,正当母女二人抱头痛哭的时候,邻县的一位县委副书记带着抢险队赶来,把母女二人接到机帆船上。就在兄弟县的一个农户家里,爱军生下了一个胖小子。真是处处有亲人哪!从没见过面的干部一个个来祝贺,来问候,热情的老妈妈、大嫂子提来了鸡蛋、红糖、鱼肉,两个月后,祖孙三代才被接回兴湖垸。看,这幸运儿正躺在外祖母的怀里,舞弄着小手,还咧着嘴儿笑哩。死里逃生的何只周爱军母子?兴湖垸大队光是被外县、外公社抢救脱险的就有58人,这个大队灾前1630人,灾后清点人数,竟报出1633人,一场这样大的灾害,没有死一个人,还增加了3条小生命,在过去朝朝代代的地方志上能找到这样的记载吗?在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里能有这样的奇迹吗?

茫茫洞庭水,滔滔澧水河,造福于人,也祸患于人,在那黑暗的时代,澧水两岸的劳动人民世世代代都遭受着洪水的威胁。年长的人还清楚的记得一九四八年的水灾,当时《大公报》记载:“六、七月,长江水位猛涨,滨湖各县堤垸相继溃决,三百里内尽成泽国,淹毙八千余人,灾民二百三十余万,尤以澧县、武陵受灾最重。地主粮商,屯仓居奇,米价飞腾,一日数涨。灾民始则挖掘草根,剥取树皮为食,树皮草根剥挖干净之后,乃以‘观音土’充饥,饥民为饿所迫,竟有割食死尸者。惨遭饿毙和疫死者,不可胜计。一时饥民塞途,饿殍载道。”只有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那样的惨景才不再重现了。“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澧水河啊,你千年流,万年淌,你就是历史最好的公证人。抚今追昔,还是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亲啊!

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刚发蒙上学的时候,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社会主义好》这支歌,大人唱,小孩唱,在田野里唱,在家庭里唱,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唱这支歌,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唱这支歌。今天,我又听到了这支歌,而且是在这样的一个场面听到的,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振奋人心,这难道仅仅是唱歌吗?不,这是新中国人民思想的交流,感情的共鸣,是在倾吐一个伟大的真理呀——这就是社会主义好!

会议开始了,我的心还在激烈地跳动,似乎人们还在一个劲地唱,《社会主义好》的歌声久久地回荡在澧水河的上空……

              (写于1981年7月)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好一篇充满激情、饱含深情的优美散文,可见作者年轻时的文笔就很不错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澧水河啊,你千年流,万年淌,你就是历史最好的公证人。抚今追昔,还是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亲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作者借澧水河畔人民群众激情高唱《社会主义好》开头,用澧县1948年、1954年、1980年三次遭受特大洪灾的历史,及赈灾、救灾及灾后重建的大量实事诠释了这首歌的内函,实际上是从一个侧面论述社会主义好。为新民先生的美文点赞!
—— 汉寿县老干网宣李顺华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歌颂时代,表达喜乐。作者以歌作乐,以歌振作,颂扬新社会,热赞新生活。
——汉寿陈光新于上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那个特殊年代唱革命歌曲,新时代唱红歌,都是讴歌我们的党,讴歌我们伟大的祖国! ——澧县杨波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一首歌融入了几代人的感情,一首歌唱出了几代人的心声。为歌点赞,为人点赞,为文点赞,为老朋友点赞。

——新华网诗人博友 和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澧水河畔的歌曲,永远不过时!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歌曲!
但有些歌,无论过去多久,永远是指引我们前进的航舵,是我们心中最嘹亮的歌!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用最响亮的声音唱出我们对祖国的热爱!
祝福祖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昌盛,人民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据我所知,这是作者1981年7月写在日记本上的。是根据澧县、安乡县1980年抗洪斗争情况创作的一篇散文。37年过去,今天读来,更觉亲切,别有一番感慨啊! 老陈同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当年歌声岂能忘?

洪水过后见真章。

民国洪灾失亲人,

此时灾后添儿郎。

一加一减看得失,

社会主义暖心房。

今日重温歌一首,

稻花更盛瓜果香。

——常德日报亮亮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茫茫洞庭水,滔滔澧水河,造福于人,也祸患于人,在那黑暗的时代,澧水两岸的劳动人民世世代代都遭受着洪水的威胁。年长的人还清楚的记得一九四八年的水灾,当时《大公报》记载:“六、七月,长江水位猛涨,滨湖各县堤垸相继溃决,三百里内尽成泽国,淹毙八千余人,灾民二百三十余万,尤以澧县、武陵受灾最重。地主粮商,屯仓居奇,米价飞腾,一日数涨。灾民始则挖掘草根,剥取树皮为食,树皮草根剥挖干净之后,乃以‘观音土’充饥,饥民为饿所迫,竟有割食死尸者。惨遭饿毙和疫死者,不可胜计。一时饥民塞途,饿殍载道。”只有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那样的惨景才不再重现了。“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历史就是最好的见证!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我刚发蒙上学的时候,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社会主义好》这支歌,大人唱,小孩唱,在田野里唱,在家庭里唱”。当时的情景的确这样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诗言志,歌咏情。《社会主义好》,唱出了老百姓的共同心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 郁芬
  • 2019-07-19 14:32:41发表
  • 13楼

哈哈!博主37年前写在日记本上的文字,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里发表,正当其时,令人欣慰啊!问候新民先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常德市最大的市情是水情。防汛抗洪,责任重于泰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拜读!37年前的日记,记载了当年的社情民情,一首《社会主义好》的经典老歌,唱出了亿万人民的心声。我们这一辈,与新中国同年岁。今年一首《我和我的祖国》,男女老少都在唱,响彻大江南北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这是一篇接地气,重情感,弘扬主旋律的好文章。37年前写的东西仍然不过时。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读了新民先生37年前写的文章,深受感动!这是一篇文情并茂的好散文!没有深厚的文字功夫和爱党爱民的情怀,是写不出这样的文章的!

另外,好像有几个字值得商榷:

好象——2002年后规范为“好像”了,建议用今天的词。

“一个学校”:建议改为“一所学校”。

婆婆佬佬——是婆婆姥姥。

脱僵的烈马——是脱缰的烈马。

很多文人习惯用“水上漂……”、“空中飘……”我以为船在水上漂荡合适些。

——汉寿县老干网宣协会蔡发祥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一篇千多字短文,字里行间充满了作者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社会热爱,旧社会的洪灾,惨境不堪入目。而新社会的洪灾,灾区处处充满关爱。人们歌唱“社会主义好”是流露的心声!
——汉寿县蔡发祥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珍贵的记录,难忘的历史;爱军的故事,生动的题材;艰難的岁月,沸騰的生活;时代的颂歌,百姓的心声!
——张孝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激昂的歌声,穿过晨雾,飞向田野,飞向村庄,唱啊,尽情地唱啊!老支书慢慢地扬起头,然后把目光投向远方,脸上浮着甜蜜的微笑。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9829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