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终结对《红楼梦》“猜想”“造假”的唐国明新出版了《鹅毛诗》集

  • 唐国明2018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282
  • 积分:
  • 0
  • 814
  • 2019-08-01 13:29:42

终结对《红楼梦》“猜想”“造假”的唐国明新出版了《鹅毛诗》集

唐国明说:别用“流言蜚语”与“造假”糟蹋《红楼梦》

——————————————————————————————————————

(“不失长风情怀,已具鹅毛风范”)

————————————————————————————————————

(本文作者唐国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自《红楼梦》诞生以来,开始以抄本流于民间,再到以120回程高本流传开来,直到民国从民间发现脂批《石头记》残本,于是“红学”正式登堂入室,成为显学。一派把《红楼梦》内容对应历史,对应中国所有《红楼梦》产生以前的文化,牵强附会,名曰“原型研究”,开始背离文学千里,牛跟马混合式的“揭秘猜谜”。一派找寻《红楼梦》作者是谁?探寻《红楼梦》散失的文笔,比如第67回,其80回后的内容,及程高本后40回的真伪……曹雪芹是不是完成了《红楼梦》,《红楼梦》文本究竟是多少回?总之,大致可归为“历史派”与“文本派”。

“历史派”我们大可认为是《红楼梦》滋生出来的“流言蜚语”,但世人最喜听“流言蜚语”,好听子虚乌有之事,于是媒体为收视率为经济着想,助推一时,波及全国,于是关于《红楼梦》的“流言蜚语”继续滋生。他们忘了小说是道听途说将无数个人身上的一点集于一人,将无数从古至今的文化历史事件提炼集于一事一文,以虚构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文本,不是一对一的历史。若是他们那种对法,可以把中国甚至世界几千年历史对个遍。甚至有人把贾元春跟唐朝的杨玉怀对上了……他们不知道问问自己历史上有“贵妃省亲”这一说吗?学人考证,这完全是曹雪芹的一个小说虚构……

而关于“文本派”,在作者曹雪芹是谁的问题上,至于曹雪芹写《红楼梦》时穷到“举家食粥酒常赊”的话是最大最没根据的假话。“举家喝粥”的文人写很短的古诗是可以的……但写《红楼梦》这样巨著,百科全书式的文本写作,不说是“全家喝稀饭”,一个人喝稀饭也是难以写出的。就拿我自己于岳麓山下到2018年写作17年间,也没有到只能喝稀饭的地步,要是到了只能喝稀饭的地步,我想我早熬不住,或回故乡种地,或去挣钱养命去了。何况他是全家人。不说别的,大大小小吵多把他吵死了,还写《红楼梦》,只能天天做恶梦去了。我到2018年因为还没找个女朋友做老婆,父母与妹妹已经开始朝我闹个不停了,要是他们天天喝稀饭,那他们还会让我写作,那根本不可能……尤其是增删五次,写了十年的《红楼梦》,他在完成《红楼梦》的十年间家里至少衣食不愁,有其财力让其有空闲写完此书。他完成此书后,潦倒到“举家食粥酒常赊”倒是有可能。

说《红楼梦》没有写完更是假话。不举别的证据,只说《红楼梦》前面的判词,还有里面他们姊妹们起社聚会的诗词,尤其是林黛玉的“桃花词”,在写初稿的时候,是绝不可能写得那么好的,也绝不可能在写初稿时就完全把诗词补上的,第五十三回庚辰眉批里就有:“自可卿死后未见贾蓉续娶,此回有‘蓉妻回避’语,是书中遗漏处。”第七十五回庚辰本回前批里就有:“缺中秋诗俟雪芹。”所以说《红楼梦》是绝对完成了的,没完成的,只是在修改增删时其中可能还没补上的诗词与遗漏处……像第七十八回宝玉写的《芙蓉诔》,光这篇文更是初稿完成后才能补的,不可能写初稿时就能写好。这个我写《零乡》时深有体会……何况在庚辰本第二十五回脂本眉批中就有肯定的批“全部百回只此一见”。

……

除此之外,说发现《红楼梦》80回后真本的更是假话。2013年,在我成名作《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在美国、秘鲁《国际日报》连载的前后,有人为炒作自己的续写之作,竟然把李约瑟也牵扯上了,还说是“英文”,可笑不可笑,《红楼梦》真本被翻译成英文了,那还是《红楼梦》真本吗?要是李约瑟手里真有《红楼梦》真本,还轮到他去发现,深通中国文化的李约瑟难道是傻子,他不拿出来……

另一个假话是《红楼梦》作者是“吴梅村”,一个造假的文本在网上说了差不多十年了,到2018年在网上用推手写文说是2018年2月出土的了……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吴梅村”的老家好像还有一个专门把《红楼梦》作者说成是吴伟业的研究会……我想作为吴伟业在坟墓里都得羞愧死,他可能在大喊他的故乡人——“不要说假话了,我写不了《红楼梦》……你们去读读我留下的文本,有一点《红楼梦》文笔个性的影子么……能与《红楼梦》文笔稍接近的在诗方面的也只有唐伯虎……不要搞笑的把‘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风月宝鉴》一书,乃其弟棠村序也’,把上述几个‘牛头不对马嘴’的人名进行一番异想天开的组合,组合出‘吴’‘梅’‘村’三个字,却认为我是《风月宝鉴》一书的作者,人家已明明告诉你为雪芹所著……”

更大的假话是说《红楼梦》是一部带有“反清复明”思想的书。作者生在清朝盛世,像他那样聪明的人,他不想要命了,他的家族人的命是要要的,脂批的“脂砚斋”这个人是更要家族人的命的,那些争相抄传的人命更是要要的……《红楼梦》致所以还幸存下来,让我们今天能读到,它至少在当时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有正能量的,所以程高本才会以印刷的形式出现。程高本怎么前改后添,结局怎么“兰桂齐芳”,大致意思也差不多,也是贾府由盛而衰的过程。只是程高本后40回的整体文笔确实离前80回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要感谢程伟元、高鹗在这40回里保留了曹雪芹80回后的文笔,才有我唐国明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问世,完成了读者们的遗憾,让天下人的人生三恨少了《红楼梦》未完一恨……

《红楼梦》这部书看似对贾宝玉不褒不贬,但一个家族里出了“贾宝玉”这么一个接班人,这个家族还有不有救?又何况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宁国府,即使如“贾政”走正路的荣国府却出了贾宝玉这么个不喜读书,专喜捧香敬艳的公子,而把不劝他“务经济之道”的林妹妹视为知己,而把劝他“务经重济”的宝姐姐那一干女子视为“钓名沽誉,国贼禄鬼之流”……而贾府中也是一派与一派的杀机四伏。一派是依仗“贾元春”的王夫人……到“宝姐姐”……一派是“贾母”到“凤姐姐”到“宝哥哥”到“林妹妹”……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却暗流汹涌,最后和解为以一个已丢玉犯傻病的贾宝玉,在被欺瞒中娶不情愿下嫁,但为了救“呆霸王”哥哥的“宝姐姐”……但这个愿望最终幻灭成死的死,走的走……

作者曹雪芹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他在盛世之下,以一个鼎盛百年的家族是怎样从盛到败亡的故事,写出了自己看到的危机,让人去反思,醒悟其中之道……不说他是爱国,至少是忧世的,为家国担忧的……作为一个文人,也只能以文人的方式去完成一个文人对一个时世的责任……

《红楼梦》是不是自传?读久了,有时觉得像是一个旁观者写的,有时觉得又像一个在庙里的和尚写的……总之对于作者是谁的幻觉很多,要是在《红楼梦》找到一个人物对应作者的话,小说开头是贾雨村与甄士隐相逢,就是脂批里解的“假语存”与“真事隐”相遇,小说的结尾也是“假语存”与“真事隐”相遇后,空空道人拿着从青埂峰抄录来的《石头记》直寻到刚与甄士隐分别于急流津觉迷度口草庵中睡觉的贾雨村,叫醒贾雨村看后,说自己对这事已有详闻亲历……要他到悼红轩找曹雪芹先生品题传世……也只有如贾雨村这样混迹官场,与贾府这样大族不断有来往,对王公大府之事最有亲历详闻……在小说中似乎是贾雨村详闻、甄士隐亲历、空空道人阅抄、曹雪芹整理传世……按小说的说法,曹雪芹得了一手资料,而花十年成文,让其“传世”……当然这是小说文本里的思路,做不得数……但《红楼梦》作者确确实实是叫曹雪芹,脂批里甲戌本第一回眉批里有:“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双行夹批里有:“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 甲戌本第二回双行夹批里有:“……自是雪芹平生所长……” 庚辰本第十七至十八回双行夹批里有:“雪芹题曰‘金陵十二钗’是本宗《红楼梦》十二曲之意。” 甲戌本第二十八回书末批里有:“脂砚与雪芹同时人,目击种种事,故批笔不从臆度。原文与刊本有不同处,尚留真面,惜止存八卷。海内收藏家更有副本,愿抄补全之,则妙矣。五月廿七日阅又记。”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批:“缺中秋诗俟雪芹。”不但至今为止红学上最权威最能作数的文献资料脂批指明作者是曹雪芹,虽然学者们至今仍在争论脂批者是作者本人还是那个那个谁,若是批书者是作者本人,作者在文章开头与结尾都注明了曹雪芹,看来作者不是不想流传千古之人,是极想流传千古之人。但曹雪芹究竟是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确实将会成为一个千古的话题……

至于我从程高本后40回发现“曹文”,以考古的方式修补复原了曹雪芹文笔,名曰“考古复原曹雪芹红楼梦作家”,为什么如此称之?一是因我在程高本后40回发现曹文的基础上,有根有据的将发现的曹雪芹文笔以考古的方式查漏补缺复原了出来,便有了《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二是在此基础上以考古复原曹雪芹文笔的工匠精神,到2018年终于完整地完成了《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从此告别了《红楼梦》80回后曹雪芹文笔缺失的历史,也告别终结了《红楼梦》80回前后语言文学风格内容逻辑上不统一的历史,开创了“红学”上《红楼梦》全本真面目呈现于世的新时期,也终结了“猜想”“造假”局面,还了曹雪芹完成了《红楼梦》的清白,澄清了高鹗、程伟元的功过……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钟山》《诗刊》及其他国内外书报刊发表文学、红学、数学方面文章数篇。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连载的成名作《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9年出版从2015年网上开始走红至今的诗歌集《鹅毛诗》。2018年以写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得出自己结论的自传作品《这样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3x+1》于上海作协、华东师大获奖。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81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