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历久弥新不老情——读刘钧涛老师《从文心声》 文/张新民

  • 我心和谐
  • 等级:黄金
  • 经验值:10264
  • 积分:
  • 26
  • 6494
  • 2019-08-09 14:12:21


今年“八一”前后,天气特别炎热。我穿着背心,开着电扇,阅读常德市文化局退休干部刘钧涛老师即将出版的文集《从文心声》。我手抓一条干毛巾,不时地擦拭头部,生怕汗水滴湿书稿。我为老师高兴,向他表示祝贺,期盼大作早日付梓。边读边思边打腹稿,今日立秋,我坐在电脑旁,一篇怀着崇敬的心情敲出来的感想终于打下句号。

 钧涛先生,是我的老乡,安乡县人。他当过中学教师,在县文化馆做过文学干部,县剧团的编剧。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他写的一个剧本《书记的办公桌》在全省农业学大寨现场会上演出,获得好评,当时真红火了一阵子。

 1976年,他从一所乡村中学调到县文化馆,我从安昌公社调进县委办公室。当年我是文学青年,常常下班后到文化馆去拜望这里的朋友和文学启蒙老师。也许性格相同,我和钧涛先生接触最多。我的两个曲艺,一首诗歌就是经他耐心修改后在工农兵文艺刊物上发表的。1978年,我从安乡县委办公室调进地委办公室,两年后,钧涛先生也从安乡文化馆调进地区文化局工作了。

 从县里到地区,我和钧涛老师初来乍到,都要适应环境、适应工作,都要艰苦努力。好几年都脚步不勤,来往不多,但心里都相互惦记。2002年春,我从政府办公室调到政协机关工作,恰好钧涛老师家住政协机关旁边的博物馆宿舍,彼此近在咫尺。从此,我和钧涛老师接触多了。

一天,钧涛老师来政协机关看望我,送上最新出版的《常德演唱》杂志和《文友》小报,这都是钧涛老师亲手编辑出版的。我忽然产生冲动,欣然写了一篇散文《金涛先生》。据朋友反映,这篇散文中的主人公描述得栩栩如生,性格特征鲜明,可亲可爱可敬。很快文章在常德日报上发表。尽管标题叫《金涛先生》,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写的刘钧涛老师。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我也是奔七之人,钧涛老师则向耄耋之年迈进。可在我的眼里、心里,他好像越来越年轻了。我慢慢意识到以前对他的认识是肤浅的、片面的。15年前我写的那篇《金涛先生》,虽然全是善意,但我对他从容、温柔、爱怜细节的描述多有调侃的口味,文友还给钧涛老师送上了一个“摸手先生”的雅号。现在看来,当年的写法真是有点大不敬啊,如今我谨以虔诚的心情、敬畏的态度再写老师了。

 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人的作为如何、口碑如何不在官大官小。钧涛老师最大的官是科长,从1986年开始担任市文化局群文科(社文科)副科长、科长,一直干到2001年退休。在他看来,在文化局当的小科长,干的大事业。小人物大智慧、大能量。工作中,他总是从容不迫,不急不躁、不慌不忙。全市240多个乡镇(街道)文化站,有180多个留下了他的脚印,全省群众文化工作评比,常德市连续六年获得第一名,常德市率先组建文化稽查队伍,加强文化市场培育管理的经验,在全国文化市场管理机构推介,我们的刘科长功不可没。小人物大胸襟、大情怀。一次次文化系统职称评定,他左右周旋、组织协调、担任评委,他是行政机关干部,无缘申报职称,但他无怨无悔,总是随喜赞叹。他是典型的讴歌派,在他的笔下,从国家一级剧作家到乡村业余创作者,从文化机关领导同志到剧团演员,从编剧到导演,他都满腔热情地撰文宣传,他讲述的故事中,有名有姓的不下百人。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钧涛老师决没有那种天干无露水,老来无人情的特征,而是越老越重情,愈老情愈浓。

 他对文学艺术的眷念之情愈老愈浓。2001年,钧涛老师办理了退休手续,可他退职未退休,立即接受局领导安排的任务,担任《常德演唱》的执行主编,从事文化志的编写。每天他提着一个黑皮包,步行或骑单车到编辑部,一落座就埋头编写起来。他比上班的同志到得早、回家迟,每天来回不下6公里。几年下来,他主编《常德演唱》杂志8期,完成了20多 万字的文化志编撰任务。2001年开始,他和诸扬荣先生牵头组建老科协文艺分会,他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后来又担任常务副会长,直至2016年主动辞职,这一干又是15年。他主编的分会会报《文友》,15年办了60期,印刷赠送近万份。文艺分会活动风生水起,精彩纷呈,成为老科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他对社会文化生活的热爱之情愈老愈浓。他下农村、到社区、进学校、走企业,搞旅游,乐此不疲。时代的发展,火热的生活、美丽的山川,又一次唤起他的创作激情。《从文心声》中的大部分作品就是退休后创作的。他为社区写歌、为学校写歌、为企业写歌、为环卫工人写歌,为军人写歌、为旅游景点写歌、为品牌产品写歌。特别令人高兴的是,他的歌词作品近几年在国家级《词刊》频频亮相,受到广泛好评。诚如文艺评论家、资深新闻工作者陈集亮先生评论的那样,刘钧涛先生一生爱词作,到老情更浓。

 他对同事朋友的友爱之情愈老愈浓。2017年7月,著名作家彭其芳先生的10卷本《文集》出版。彭其芳老师的文友、学生、老乡联合操办,在常德市宏达宾馆旁的东海渔庄酒店举行了新书首发行仪式。时年77岁的刘钧涛老师主动请缨,以老科协文艺分会常务副会长的身份主持这个活动。他几次冒着酷暑,联系场所,协商餐饮,看电子屏幕,试话筒音响。由于钧涛老师的精心组织和高水平主持,近百人出席的新书首发式别开生面,十分成功,老作家笑了,我们乐了。

 钧涛老师同一辈子为农民写戏,写一辈子农民戏的一级剧作家黄士元先生是挚友,知音。他曾多次撰文总结推介士元同志的事迹,点评其优秀作品,《开启常德丝弦创作的新阶段——曲艺作家黄士元及其作品赏析》《黄士元的人格魅力》等文章在省市报刊发表,引起良好的社会反响。2018年下半年开始,士元先生因患肝癌住进医院,钧涛老师多次去医院看望。今年3月1日深夜,钧涛老师得知士元先生逝世的噩耗,顿感全身麻木,仿佛失去了知觉,一夜未眠。次日,他十分悲痛地赶到白鹤山殡仪馆,默默无语、悼念好友。他含泪写下挽联:阳山挥热泪。艺坛痛失好巨匠;沅水放悲歌,田园呼唤贴心人。几天后,他又写了《痛别士元》的文章,发表在新华网和《湖南公共文化》杂志上,祭文如泣如诉,情感真挚,令人动容。

 刘钧涛老师退休近20年来,一直没有闲着,甚至比在职时还繁忙,还充实。2002年11月的一天,他从编辑部改稿后骑单车回家,路经北正街小学处,忽然晕倒在地并已休克,是许多素不相识的路人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在市一医院,切去腹中一个6斤多重的肿瘤,医生说,切片化验,发现有癌细胞,但不知道是什么癌。庆幸的是,手术过后,病情再没有复发,最近检查,他身上的癌细胞比正常人还少。亲朋都说,大乱不死必有后福,钧涛老师说,我能快乐活到今天,应该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尤其是我的老伴啊。2015年,他写了一首歌词《我和老伴是学友》,发表在《词刊》杂志上:

别看我们白了头,

别笑我们手牵手,

老年大学去报到,

我和老伴是学友。

我学电脑她跳舞。

我练美声她走秀。

谈兴趣,谈追求,

决不让年华虚度。

校园林荫低垂柳,

微风拂面多温柔。

手捧书本同探讨,

我和老伴是学友。

谈时代,谈潮流,

养生保健议不够。

欢声笑语好爽朗,

共沐爱河到永久。

我想,这大概就是钧涛老师最大的后福吧!

不老的情怀总是诗。10年前,时年69岁的刘钧涛老师组织老科协文艺分会的老同志开展征文活动,主编了一本《向祖国诉说》的综合文艺作品集,庆祝新中国六十华诞;今天,79岁的他又将出版《从文心声》作为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这是很有意义的。我衷心祝福钧涛老师健康长寿,永续新章,期待十年后庆祝新中国八十华诞的献礼更厚重、更辉煌。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回复  郁芬 的帖子谢谢郁芬老师鼓励!为您全家祝福!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我认识刘老师较迟。自从我进入黄士元戏剧曲艺创作工作室后,我与老师接触就多了些。拜读了他的《黄士元的人格魅力》《黄士元的丝弦创作》等文章,深为他与老师的感情与他的才识所感动。我应好好向刘老师学习。老师在住院期间,老师经常去看望。有一次,我为他们留下了难得的合影。老师的大作,我一定好好地拜读、学习。祝贺刘老师出版大作!

——鼎城区黄士元文艺创作室  曾强鑫



帖子附图:

刘钧涛老师到医院看望黄士元先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回复  常德市老干部网络宣传协会 的帖子谢谢强鑫老师跟帖留言,谢谢您赠送的照片!祝福您全家幸福安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今年的常德群众文艺百团大赛决赛又开始了,里面还有不少钧涛老师原创的作品呢!谢谢刘老师!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子夜歌:读新民先生《历久弥新不老情》并赠刘钧涛老师:

孱陵走出从文早,青山踏破情难了。

白发映朝霞,鲜于二月花。

壮心尤为已,热血奔流急。

奋笔写春秋,甘为孺子牛。

——安乡县人大何斌然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看了这篇文章,我为这一对老同乡、老朋友的情怀所感动!他们是一对文人相亲的好榜样!张新民、刘钧涛,他们工作单位不同,职业不同,可他们用文字承扬祖国优秀文化,赞颂党和社会主义祖国,讴歌社会新风相同!至今,他们退而不休,继续笔耕不辍,是我辈学习的楷模!——汉寿县蔡发祥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494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