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 画廊馨楼 ☆★

  • 湖畔的闲人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42
  • 积分:0
  • 24147
  • 7492246
  • 2010-07-11 08:59:06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风和日丽的悠闲午后…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雨声断续的凄凉沉夜…

静静地,我们用手指轻轻敲点着桌前的鼠标…

令诗词的幽美清香,淡淡地在脑中溢散…

听旋律的浪漫温馨,舒缓地在耳边缭绕…

看浓墨重彩的画笔,穿越时空,演绎着世间万象…

打开画廊如同欣赏一瓣清雅的莲花,我们的灵魂充满了晶莹剔透的感动…


画廊新楼: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24973271&pg=256

畫廊心樓: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64169365&pg=1


为了继续欣赏名画和重拾美好记忆,我们又再一次地重建画廊…

期盼各位旧雨新知,一如既往地给予我们支持和关注…




★☆ 音乐欣赏 * Vivaldi 韦瓦第 - 四季之春☆★











春天

洁白的玫瑰在纤细的花茎上呼吸。
少女在冬天的玻璃窗上勾画着字体。

鸽子们不安地掠过透明的雪地。
梦幻用温存的预感使整个清晨沉迷。

少女久久地等候在窗前。
此时春天正盛开于大海的彼岸。

黄昏降临,尘世的万物从梦中寻找抚慰。
少女却在深夜的寂静中哭泣,她为谁落泪?

洁白的玫瑰在这个夜晚枯萎。
鸽子们在清晨---掠过---向着远方高飞。

1896年1月8日

(瓦列里•勃留索夫,1873-1924,俄罗斯白银时代著名现代派诗人。)




Claude Monet (French, 1840–1926) - Woman with a Parasol





友情链接:

耕读园 南京拾零 每日心情 新情(2)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窗下

目光伸向春天的远方:
那里是蔚蓝色的穹苍……

而摊开在我眼前的是《批判》
它们有皮制的封面……•

远方是另一种生存
星星的眼睛是那么明净……

于是,我乍然一惊,心念一闪
原来空间是那般虚幻。

(安•别雷1908年莫斯科 俄罗斯诗人)




Alma-Tadema, Sir Lawrence (English,1836-1912) - Flora, Spring in the Gardens of the Villa Borghese, 1877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夜与晨
――给萨多夫斯基

时间在一秒秒的流转。
一个个瞬间相继沉没忘川。
数千年积郁心中的忧愁
在夜间纷然涌现。

无声无嗅的大地迄今
不肯把我服从,――
从此我开始倾听
来自旷野的钟声!

忧愁令我紧闭双唇
神圣的语词,你们何不把它炸掉,
你呵,美丽的清早,
你们呵,金色的山坳!

瞧那边树丛烟云燎绕,挺直腰身――
悄悄低语的是阔叶树林――
它们的头顶如宝石般升腾
向着苍穹袅袅上升。

(安•别雷1908年于杰多沃 俄罗斯诗人)



Alma-Tadema, Sir Lawrence (English,1836-1912) - The Finding of Moses, 1904.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在深色的面纱下

在深色的面纱下,握紧双手……
"今天你为何如此憔悴?"
――"是因为,我用苦涩的忧愁
把他给灌得酩酊大醉。"

我怎能忘记?他踉跄着出门,
痛苦地扭曲着嘴唇……
我顾不得扶靠护栏,
忙不迭地追他到门口。

我气喘吁吁地喊道:"那一切
不过是玩笑。你再走,我就死。"
他只是平静地一笑,冷冷地
对我说:"别站在风口里。"

(阿赫玛托娃 1911俄罗斯诗人)


Alma-Tadema, Sir Lawrence (English, 1836-1912) - Unconscious Rivals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这次相会没有人能吟唱

这次相会没有人能吟唱,
而没有歌唱,悲伤也就平息。
清凉的夏天正在来临,
仿佛开始了一种新生活。

天空就如同石砌的拱顶,
被黄色的火光所灼伤,
我需要关于它的唯一的词,
甚至超过必须的面包。

你,给青草洒上点点露珠,
用新消息来启动我的灵魂,――
不是为了情欲,不是为了消遣,
而是为了尘世伟大的爱情。

(阿赫玛托娃 1916.5.17俄罗斯诗人)


Alma-Tadema, Sir Lawrence (English,1836-1912) - Vain Courtship, 1900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声音在空气里燃成灰烬

声音在空气里燃成灰烬,
晚霞被黑暗逐渐吞噬,
在这个永远缄默的世界上,
只有两个声音:我的和你的。
黄昏,从看不见的拉多加湖,
透过若有若无的钟鸣声,
深夜的热烈交谈化作了
虹彩交叉的一道微光。

(阿赫玛托娃 1945.12.20 俄罗斯诗人)


Cassatt, Mary (American,1844-1926) - Autumn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片断

我觉得,是这片灯火
伴随我飞到天明,
我弄不清,是什么颜色--
这些奇异的眼睛。

周围在歌唱,在颤栗,
我认不出,你是友,还是敌,
现在是隆冬,还是夏季。

(阿赫玛托娃 1959年6月21日 俄罗斯诗人)


Cassatt, Mary (American,1844-1926) - Lydia Crocheting in the Garden at Marly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我接受

啊,春天没有尽头也没有边疆!
无边无际的还有理想!
生活,我认出了你!我接受你!
欢迎――我用盾牌的叮铛!

接受你,我的失败,
我向你问好,失败!
在哭哭涕涕受魔法蛊惑的领域里,
在笑的秘密中――耻辱不复存在!

我接受失眠的长夜里我内心的争论,
我接受黑呼呼的窗幔后每一个清晨,
好让春天抚慰我发炎的双眼
撼动我、令我心旌摇动!

我接受空旷荒凉的山岗
我接受地上所有城池中的水井!
我接受太阳下每一片明亮的空间
也接受我奴隶般苦役所带来的疲倦……

让我到门口把你迎接,――
何惧狂暴的风儿如群蛇翻卷,
在我抿紧而又冰凉的唇上
上帝的名字令人难以猜详……

在仇人相见之前,
我决不先行抛掉手中的盾箭。
也请你永远不要袒露双肩,
但有迷人的理想在我们头顶闪耀……

我左瞧右瞧把我的仇恨测量,
我对你又恨又爱:
什么死亡,什么痛苦,这些我统统知道
无论如何我对你完全接受!

(勃洛克 1907年10月24日 俄罗斯诗人)


Cassatt, Mary (American,1844-1926) - Cassatt, Mary (American,1844-1926) - Young Mother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无题

那里,在无限遥远的地方
透着幸福往昔的气息……
它们是真挚心灵的回声?
还是幽灵组成的幻影?

这是永远闪耀的星光
使大地无阴,一片明亮。
在它的光照之下,
我重温往日幸福的时光。

(勃洛克 1899年6月 俄罗斯诗人)


Cezanne, Paul (French, 1839-1906) - A Modern Olympia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丽人集序曲

休息有何益?道路险峻。
暮色美如画。我在敲门。

尘世的敲门声与你相距万里。
你肃穆地把珍珠撒布满地。

楼阁入云.晚霞凝结不动。
楼门笼罩在红色的神秘中。

这宫闱是公主亲手修建,
是谁用晚霞把它点燃?

屋脊上每个马头形的雕饰
都把红的火焰向你投掷。

圆形的屋顶升向苍天,
湛蓝的窗户烧红了脸。
钟声齐鸣,一片丁丁当当。
日不落的盛装洋溢着春光。

是你?在日落的时分等我?
你,烧了楼阁?你,开了门锁?

(勃洛克 俄罗斯诗人)


Cezanne, Paul (French, 1839-1906) - Gardanne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黄昏啊,春天的黄昏

黄昏啊,春天的黄昏,
冰凉的波浪涌到脚边,
心中升起非人世的希望,
波浪啊涌上了沙滩。

遥远的歌声,回声,
我全都无法分辨。
孤独的灵魂在哭泣——
在对面,在河被岸。

莫非是心愿变为现实?
莫非是你在远方召唤?
小船在浪中起伏——
是什么,越过河面?

心中升起非人世的希望,
有谁来了——我迎上前……
春天的黄昏,反光熠熠,
对面,彼岸在召唤。

(勃洛克 俄罗斯诗人)


Cezanne, Paul (French, 1839-1906) - Jas de Buffan, The Pool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风从遥远的地方带来
 
风从遥远的地方带来
不可言传的春天的歌声,
这儿那儿露出了
一小片明亮深邃的天空。
 
在这无底的蔚蓝里,
在已临近的春天的黄昏,
冬天的暴风雪在哭泣,
星星仍闪着迷惘的梦。
 
我的琴弦也在哭泣,
战战兢兢,阴郁而低沉。
风从遥远的地方带来
你的明丽的歌音。

(勃洛克 俄罗斯诗人)


Cezanne, Paul (French, 1839-1906) - The Hanged Man's House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SILENTIUM*

她还未曾降生,
她是音乐,是词汇
因此她是一切生灵
难以割裂的联系。

大海的胸膛平静地呼吸
但是,白昼闪耀,如同疯子
泡沫样的白丁香
插于深蓝色的容器里。

但愿我的双唇能获得
那最原始的寂静,
仿佛水晶般的音符,
带着与生俱来的纯净。

请在浪花中停留,阿弗洛蒂忒
而让词汇,回到音乐之中
让心灵,为心灵而愧疚,
并与最初的生命交融!

*SILENTIUM,标题为拉丁语,“寂静”的意思。

(曼德尔施塔姆 1910年 俄罗斯诗人)


Claude Monet (French, 1840–1926) -Water Lilies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一切合消逝,如白苹果树的烟花,
金秋的衰色在笼盖着我,
我再也不会有芳春的年华。

我的被一股寒气袭过的心,
你如今不会再激越地跳荡,
白桦图案花布一般的国家,
你不复吸引我赤着脚游逛。

流浪汉的心魂,你越来越少
点然起我口中语言的烈焰。
啊,我的失却了的朝气、
狂暴的眼神、潮样的情感!

生活,如今我已倦于希冀了?
莫非你只是我的一场春梦?
仿佛在那空音犹响的春晨,
我骑着玫魂色的骏马驰骋。

在世上我们都难免枯朽,
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
但愿你永远地美好幸福。

(叶赛宁1895-1925俄罗斯诗人)


Claude Monet (French,1840–1926) - Poppies At Argenteuil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出路

时常会缺少点什么, ——
又会有点什么太多太多……
一切好像都有答案——
但总缺乏最后一个因素。

可以挽回点什么——并非如此,
不适时,不牢靠,易动摇……
每一个印记都不可信,
每一个决定中——都有错。

月影在波光中蜿蜒——
道路在闪光中隐没……
衰退,到处一片混乱。
出路何在——只有天知道。

(吉皮乌斯1924俄罗斯诗人)


Degas, Edgar (1834-1917) - Four Dancers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先问候闲人兄:
谢谢端午节的问候,
很长时间才打开那个放文字的地方。

当然要为闲人兄做一些什么,
贴画。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祝贺。
看来是又碰撞了。
回避一下为好。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非常欣赏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7 个阅览者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怎么又换了一楼呢,还是个不认识的楼主,

拍几张我们村口的雪景当画帖,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一个画廊闭了,两个画廊生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492246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