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 画廊馨楼 ☆★

  • 湖畔的闲人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42
  • 积分:0
  • 24185
  • 7503305
  • 2010-07-11 08:59:06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风和日丽的悠闲午后…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雨声断续的凄凉沉夜…

静静地,我们用手指轻轻敲点着桌前的鼠标…

令诗词的幽美清香,淡淡地在脑中溢散…

听旋律的浪漫温馨,舒缓地在耳边缭绕…

看浓墨重彩的画笔,穿越时空,演绎着世间万象…

打开画廊如同欣赏一瓣清雅的莲花,我们的灵魂充满了晶莹剔透的感动…


画廊新楼: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24973271&pg=256

畫廊心樓: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64169365&pg=1


为了继续欣赏名画和重拾美好记忆,我们又再一次地重建画廊…

期盼各位旧雨新知,一如既往地给予我们支持和关注…




★☆ 音乐欣赏 * Vivaldi 韦瓦第 - 四季之春☆★











春天

洁白的玫瑰在纤细的花茎上呼吸。
少女在冬天的玻璃窗上勾画着字体。

鸽子们不安地掠过透明的雪地。
梦幻用温存的预感使整个清晨沉迷。

少女久久地等候在窗前。
此时春天正盛开于大海的彼岸。

黄昏降临,尘世的万物从梦中寻找抚慰。
少女却在深夜的寂静中哭泣,她为谁落泪?

洁白的玫瑰在这个夜晚枯萎。
鸽子们在清晨---掠过---向着远方高飞。

1896年1月8日

(瓦列里•勃留索夫,1873-1924,俄罗斯白银时代著名现代派诗人。)




Claude Monet (French, 1840–1926) - Woman with a Parasol





友情链接:

耕读园 南京拾零 每日心情 新情(2)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世紀

我的世紀,我的野獸,誰能
與你的瞳孔直接面對
用自己的鮮血,誰能
粘接兩個百年的脊椎?
從世間萬物的喉管
建設者的血液譁然奔流
而在嶄新歲月的門檻
只有寄生蟲在顫抖

凡是生命充斥之處
都應該聳立起一根脊樑
而這根無形的椎骨
卻被洶湧的波濤擺弄
這大地上年輕的世紀——
如同嬰兒脆弱的軟骨
生命的頭顱 恰似羔羊
再次成為人們的供物

為了從奴役中拯救出世紀,
為了開始一個嶄新的世界。
需要用一根長笛
鏈結起複雜時光的關節。
這是世紀在掀動
人類憂傷的波浪,
而腹蛇在草叢中
呼吸世紀黃金般的容量。

而茁壯成長的新蕾,
綠色的枝芽突然迸濺 怒綻
可你的脊骨已被擊碎
我的世紀美好而淒慘!
面帶一絲無用的笑容,
你回頭張望,虛弱且殘忍,
如同野獸,曾經那麼機靈,
張望自己趾爪的印痕

從世間萬物的喉管
建設者的血液譁然奔流
溫暖的軟骨 把燥熱的血
和海洋 潑濺到岸口
透過高空捕鳥的羅網
從蔚藍潮濕的冰岩上
冷漠流淌著,流淌著
流淌成 致命的創傷

1922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Cimabue's Celebrated Madonna is Carried in Procession through the Streets of Florence, detail of right half, 1653-55.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難以形容的哀愁

難以形容的哀愁
睜開一雙巨大的眼睛——
花瓶醒了過來,
潑濺自己的晶瑩。

整個房間充滿倦意——
好一種甜蜜的藥品!
這般渺小的王國
吞食了如此之多的睡夢。

份量不多的紅酒,
還有少許五月的陽光——
幾根纖細白皙的手指
掰開一塊薄薄的餅乾。

(吳迪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Cymon and Iphigenia, exhibited 1884.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沈默

此刻她還沒有誕生,
她是詞句也是音樂,
她是一個未解的結,
聯結著一切生命。

大海的胸膛靜靜呼吸,
白晝亮得如此瘋狂,
盛開著海沫的白丁香
在藍黑色的玻璃盆裏。

但願我的口學會沈默——
回到沈默的泰初,
宛如水晶的音符,
一誕生就晶瑩透澈!

留作海沫吧,阿芙洛狄忒!
讓詞句還原為樂音,
讓心羞於見心,
而與生命的本原融合!

(飛白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Daedalus and Icarus c.1869.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敏銳的聲音鼓緊了船帆

敏銳的聲音鼓緊了船帆,
張開的眼裏填滿了虛空,
深夜鳥雀的無聲的合唱
在寂靜之中徐徐地浮動。

我像自然一樣貧窮,
我像天空一樣單純,
我的自由虛無飄渺,
猶如深夜裏鳥的聲音。

我看到月亮不再呼吸,
蒼穹比裹屍布更沒生氣;
虛空啊,你的可怕的病態世界:
由我來接待,我來醫治!

(吳迪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Electra at the Tomb of Agamemnon 1869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貝殼

或許,並不是你需要我,
一個夜晚,從宇宙的深淵,
一隻不帶珍珠的貝殼,
我被拋上了你的海岸。

你淡漠地揉取泡沫,用那浪花,
你只顧自己在固執地歌唱,
但是你會愛的,你會評價
這只無用的貝殼對你所說的謊。

你會緊貼著它,仰臥在沙灘,
身上還裹著你原先的衣裙,
你會和它連結在一起,要分也難,
被那水浪奏出的洪亮鐘聲。

於是,一隻外壁鬆脆的貝殼,
恰似一間空蕩的心的小屋,‘
被你充滿了,用喃喃的泡珠,
用輕風,用細雨,用海上迷霧……
(智量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Eucharis - A Girl with a Basket of Fruit c.1863.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貝殼

版本二

也許,你並不需要我,
夜裏,從宇宙的深淵,
仿佛一隻不含珍珠的貝殼,
我被拋上你的海岸。

你冷漠地吐著 泡沫的浪花
並自以為是地歌唱,
但是你會愛上 且會評價
一隻無用貝殼的說謊。

你將和它在沙灘上並躺,
並會穿著自己的盛裝,
你將牢固地把它
系在波濤的巨鍾之上。

這脆弱的 貝殼的牆壁,——
尤如無人居住的心房,——
你讓它充滿波濤的絮語
還有迷霧、急風和暴雨……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Faticida c.1894.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你的形象飄浮不定

你的形象飄浮不定,令人痛苦,
我透過迷霧,不能把它清晰地觸摸
“上帝!”——我不慎脫口而出,
我心裏原本並不是想這樣說。

上帝的名字,如同一隻巨大的鳥
從我口中掙脫,飛出我的前胸。
我面前,是層層的濃霧繚繞,
而我身後,是一隻空著的牢籠。

(智量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Flaming June, approx.1895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燕子

我似乎忘記了我想說的那個詞兒。
一隻瞎眼的燕子回到幽靈的皇宮,
以折斷了的翅膀,去戲弄晶瑩的一群。
在無意識唱著歌兒把夜晚讚頌。

沒有鳥鳴。蠟菊不會開花。
夜之馬群有著晶瑩的鬃毛。
空空的木舟在乾涸的河上漂遊。
在蚱蜢中間這個詞兒把意識失掉。

它慢慢地生長,就僚天幕或廟宇,
一會兒裝扮成瘋狂的安提戈涅.
一會兒像死去的燕子墜向腳邊,
帶著冥河的溫柔和綠色的樹葉。

噢,假若能挽回有視力的手指的羞恥!
挽回相互理解時的凶凸狀的快樂!
我如此害怕繆斯九神的號啕,
害怕濃霧、丁當和斷折。

凡人具有愛和理解的力量,
對他們說來,聲音也從手指間流動,
但我忘了,我想要說些什麼,
無形體的思想將回到幽靈的皇宮。

晶瑩者說得始終文不對題,
還有安提戈涅、女友和燕子……
但在嘴唇上,就像黑色的冰塊,
燃燒著冥河丁當聲的回憶。

(吳迪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Self portrait 1880.(自畫像)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
這支歌兒開始唱起?
竊賊是否在上面沙沙作響,
蚊子大公是否嗡嗡咿咿?

我不想把任何話語
再一次地訴說一番,
也不想喀嚓劃著火柴,
用肩膀去推醒夜晚。

真想一垛一垛地攤開
空氣的圓頂,讓它受難;
真想把裝著和蘭芹的袋子
一點一點地撕碎、拆散。

以便找到枯草的鳴啼,
透過草房、夢境和世紀,
尋回已被竊走的
與玫瑰血液的聯繫。

(吳迪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irl in Green.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林中雪地的寂靜中”

林中雪地的寂靜中
迴響著你腳步的音樂聲。

就象緩緩飄移的幽靈,
你在冬日的嚴寒中來臨,

隆冬象暗夜一樣,
將穗狀的雪串掛在樹上。

棲息在樹枝上的渡鴉,
一生見過許多事情。

而那翻卷的浪花
漸漸在夢中成形,

它富有靈感而又忘我,
正要打碎剛剛凍結的薄冰。

在寂靜中心靈已經成熟,
這薄冰來自我的心靈。

1908-1909
(劉文飛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irl.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歲月流逝如鐵的隊伍,
空氣充滿鐵球。
淬火水中的鐵無色,
粉紅的夢留給了枕頭。

鐵的真理――慣於妒忌的
雌蕊是鐵,子房是鐵。
鐵中的詩歌鐵一般地
在分娩的裂口中淚流。

1935年5月22日
(劉文飛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olden Hours, exhibited 1864.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憂傷

我學會了離別的學問,
在不戴睡帽的夜的怨訴中。
犍牛在咀嚼,等待在延續,——
城市的警覺之最後一刻鍾,
我崇敬那胸雞之夜的典禮,
當哭泣的眼睛望向遠方,
舉起道路之憂傷的重負,
女人的哭泣混淆于繆斯的歌唱。

誰能理解“離別”這個字眼,
什麼樣的分手在把我們等待?
當火光在衛城上燃燒,
胸雞的驚歎向我們預示怎樣的未來?
當犍牛沐浴新生活的霞光,
正在棚裏慵懶地咀嚼,
胸雞,這新生活的代言人,
為何在城牆上拍打翅膀?

我喜歡紡線的平凡,
梭兒往來,紡錘在鳴響。
看,猶如一枝天鵝的羽毛,
赤腳的傑利婭迎面向你飛翔!
哦,我們生活的基礎多麼貧乏,
生活中歡樂的語言多麼蒼白無奇!
一切自古就有,一切又將重複,
只有相認的瞬間才讓我們感到甜蜜。

但願如此:一個透明的身影
在純淨的陶盤上臥躺,
像一張攤平的灰鼠皮,
一位姑娘俯身在把蠟燭打量。
不是我們能猜透希臘的混沌,
蠟對於女人,和銅對於男人一樣。
命運已把我們投向戰鬥,
而她們占著蔔將目睹死亡。

(劉文飛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reek Girls Picking up Pebbles by the Sea c.1871.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塵土的小徑通向森林深處”

塵土的小徑通向森林深處,
四周寂靜而又空曠。
故鄉,流淌著豐足的淚水,
她睡著,在夢中,像無力的女奴,
等待著未經體驗的痛苦。

看這白樺哭泣著開始發抖
有時還會突然地戰慄,
陰影覆蓋散亂的道路:
是什麼在爬動,行走如霧,
是什麼引起這種恐懼……

帶著驕傲的風度、殷實的表情……
雙腳直插于馬蹬。
馬蹄踏起灰色的塵埃,
車轍使路面坎坷不平……
大家都在馴服的良馬上坐定。

他們沒有終點。更尖的長矛
在陽光下閃亮。
空氣中彌漫歌聲和叫喊,
如同金蓮花般粗野瘋狂,
黑色的眼睛也在放光……

滾開!不要騷擾虛無的快樂
這是垂死的,奴隸的夢境。
很快那新居,鹽和麵包,
還有農家特產 將會令你興奮……
快把馬蹬用力夾緊!

這偉大的愛情的事業
很快也將和野獸的力量遭遇!
很快墳墓將覆蓋原野,
而藍色長矛和枯草又將擁抱
並且浸染著粘稠的鮮血!

1906年

注:此詩為迄今為止發現的曼氏最早的詩作之一,當時他年僅15歲,但已顯露出奪目的詩歌天賦。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reek Girls Playing at Ball c.1889.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果實,從樹上墜落”

果實,從樹上墜落
聲音謹慎而又低沉,
在不斷的歌聲中
傳來森林寧靜的幽深

1908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Gulnihal c.1886.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森林中聖誕樅樹”

森林中 聖誕樅樹
包著的金箔在閃爍;
灌木叢中 玩具狼們
瞪著可怕的眼睛巡邏。

哦,我預見的痛苦,
哦,我自由的平靜,
還有那永遠微笑著的
死寂的 天空的水晶。

1908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Hercules Wrestling with Death for the Body of Alcestis 1869 - 1871.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我只閱讀兒童的書籍”

我只閱讀兒童的書籍,
我只珍惜兒童的思維。
自深深的痛苦中浮現
一切都向著遠方散去。

我為生活疲憊欲死,
從那裏我什麼也不接受,
但我愛著我貧窮的土地,
因為我沒有看見它另外的樣子。

在僻遠的花園裏
我蕩著簡陋的秋千。
在濃霧的囈語中
想起那高大黝黑的松樹。

1908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Idyll c.1880 - 1881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如此溫柔”

如此溫柔
你的面龐,
如此白皙
你的臂膀,
你離這個世界
多麼遙遠,
而你的一切——
都無法避免。

無法避免
你的痛苦,
還有你的手指
不會變涼
還有那永不知愁的
小溪的
靜靜聲響
還有你的黑眼睛
望而卻步的遠方。

1909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Invocation.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無論什麼都不要說”

無論什麼都不要說,
不管什麼都不要學,
如此痛苦和美好
像黑色野獸的靈魂:

無論什麼她都不想學會,
不管什麼她都不會說,
就像年輕的海豚,
在世界灰色的大海中遊動。

1909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Jonathan's Token to David, exhibited 1868.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我拿它怎麼辦”

我拿它怎麼辦——這被賦予的肉體,
它僅屬於我 且如此惟一?

為了平靜的歡樂 生活和呼吸
告訴我,我該對誰心存感激?

我是園丁,我又是花朵,
塵世的牢獄中我並不孤獨寂寞。

永恆的玻璃上已經拓印
我的呼吸,我的體溫。

它的上面還鐫刻著花紋,
不久前它已無法辯認。

讓瞬間的煙霧流過——
但這可愛的花紋不要塗抹。

1909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Lieder Ohne Worte Translated title' Songs Without Words'. c.1860 - 1861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俄國詩人 * 曼德爾施塔姆詩選 *


“當打擊和打擊相逢”

當打擊和打擊相逢
在我不幸的頭頂,
那不知疲倦的擺錘搖動
並想成為我的命運。

紡綞匆匆忙忙,時而粗暴地停止
時而脫落開去
不可能相遇,商量好,
不應該逃避。

鋒利的圖案糾纏在一起
且一切都越來越快,越來越急
那些淬過劇毒的長矛
在英勇的野人手中高舉……

1909年
(晴朗李寒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Light of the Harem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