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 画廊馨楼 ☆★

  • 湖畔的闲人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42
  • 积分:0
  • 24185
  • 7503303
  • 2010-07-11 08:59:06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风和日丽的悠闲午后…

曾经,多少次在那些雨声断续的凄凉沉夜…

静静地,我们用手指轻轻敲点着桌前的鼠标…

令诗词的幽美清香,淡淡地在脑中溢散…

听旋律的浪漫温馨,舒缓地在耳边缭绕…

看浓墨重彩的画笔,穿越时空,演绎着世间万象…

打开画廊如同欣赏一瓣清雅的莲花,我们的灵魂充满了晶莹剔透的感动…


画廊新楼: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24973271&pg=256

畫廊心樓: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64169365&pg=1


为了继续欣赏名画和重拾美好记忆,我们又再一次地重建画廊…

期盼各位旧雨新知,一如既往地给予我们支持和关注…




★☆ 音乐欣赏 * Vivaldi 韦瓦第 - 四季之春☆★











春天

洁白的玫瑰在纤细的花茎上呼吸。
少女在冬天的玻璃窗上勾画着字体。

鸽子们不安地掠过透明的雪地。
梦幻用温存的预感使整个清晨沉迷。

少女久久地等候在窗前。
此时春天正盛开于大海的彼岸。

黄昏降临,尘世的万物从梦中寻找抚慰。
少女却在深夜的寂静中哭泣,她为谁落泪?

洁白的玫瑰在这个夜晚枯萎。
鸽子们在清晨---掠过---向着远方高飞。

1896年1月8日

(瓦列里•勃留索夫,1873-1924,俄罗斯白银时代著名现代派诗人。)




Claude Monet (French, 1840–1926) - Woman with a Parasol





友情链接:

耕读园 南京拾零 每日心情 新情(2)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09:31:57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添砖加瓦盖高楼,
大家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的就是大家喜欢的。
诸兄:不是么?

◎:是! 東海兄~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09:36:38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既然要起新楼,
大家就应把它盖好盖高。
诸兄:不是么?

◎:一點沒錯! 東海兄~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09:39:32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在这个栏目发帖,
有个念念有词的规矩。
诸兄?对么?

◎:念念有词的规矩?!
不清楚東海兄指的是什麼呢,可否明示?!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09:44:22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有个有名的画家说:
用我们手中简单的颜色,
画出一幅灿烂响亮耐人寻昧的画卷。
诸兄:是这样么?

◎:東海兄~
我想反過來說:大部份的畫家或評論者都會同意..
一幅畫作,如果不能被人多瞧上一眼,便不能稱上是好的作品..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10:04:29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很多年了,
我用图画慰藉我苍凉的心态,
为此,为兴趣,我失去的太多太多

◎:但你也同時獲得了心靈的慰藉,不是嗎?!
我想你的每一件作品應該都投入了個人的感情和感動吧?!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paintings of odalisques.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作者:皝媂M 于 2010-07-16 10:56:13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醉翁兄早安呀!

難得與您巧遇,很高興呢!

只是不知您這會兒是醉還是醒???


◎:俺是醉來復醒卻想睡...

你是誰呀?!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用我蒼老的眼回顧

用我蒼老的眼回顧,
過去的一切是如此遙遠。
一條石路上
疲憊的牛群在傍晚渴望歸家,
一輛負載沉沉的馬車,一條殘舊的輪跡
 農屋的灰色的山牆——
在一個視窗有一盞燈。
溪流縱橫的沼澤地上
濃霧覆蓋在黑沉沉的水上——

為什麼我只記得這個?它與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生命在走得太遠太遠,在另一個世界,
猶如在另一個世界。
而現在,它行將完結
這沒什麼關係。
在有人出生的地方,
在他生命開始的地方到
後來的死亡之前的結束的地方
這一切有什麼區別?

一條石路,
一輛負載沉重的馬車,一條殘舊的輪跡——

我的靈魂裏充滿了傍晚的貧困
和從破舊的牛欄的提燈上發出的光芒。
當燈被提著從一所牛欄到另一所牛欄,
牛欄裏牲畜睡得正沉。
爾後,燈被提到農屋
燈閃爍著,透過已不再存在的花園小徑

聽到了一個已死了很久的人的腳步聲。
過去的一切是如此遙遠。

我的靈魂裏充滿了傍晚的貧困
和從破舊的牛欄的提燈上發出的光芒
從花園小徑到灰色的農屋
這些現在已不再存在

我的靈魂?這與我的靈魂有什麼關係?
 與沼澤地,一條溪流的沼澤,
一個霧靄沉沉的黃昏,從牛欄提燈上發出的光芒——
我的靈魂總選擇去尋找遠方的,
隱藏的事物,總在群星下流浪。

一條石路啊,一輛負載沉沉的馬車,一條殘舊的輪跡——

他們拍著手傾聽著詞語,
這些詞語對人類的心靈大多數難以理解,
他們拍著手坐在一張舊桌旁
晚餐已被拿走,只有一本舊書
在神聖的寧靜中安靜地放置好,
從遙遠的地方一顆星閃耀在房屋的泥頂上,
一所死亡的房屋,
在深秋的一個傍晚。
有個人步履沉重地走進來,
把牛欄的提燈放在門旁
走進這顆星的光芒中。
現在,沒有一個人錯過了
所有的人都死了。

他們還活在一顆星的光芒中
在他們繁重的工作日結束的那天。
他們在光中靜止地坐在一起
光——一顆星的光,不是所有的星。

一起……
在一張舊桌旁。
寬大的,疲憊的勞動的手。
但為什麼我只記得這個?它與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靈魂,孤獨地與你的黑色火焰一起燃燒!

我是個陌生者,生來就是個陌生者。
在我生命的秋天我仍是個陌生者。
用我蒼老的眼回顧。

我們從哪里來?什麼是我們的靈魂?
濃霧覆蓋在黑沉沉的水面上,從牛提燈上發出的光芒,
一顆星的光?

把我的雙手壓在我蒼老的眼睛上,
     這曾經是孩子的——

……死亡的房屋
在一個深秋的傍晚。
有個人步履沉重地走進來,
把牛欄提燈放在門旁
走進一顆星的光中。
現在沒有一個人錯過了……

為什麼我只記得這個?
安妮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perseus on pegasus hastening to the rescue of andromeda. c1895-6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作者:vangel 于 2010-07-16 11:09:14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不玩了...

我的vangel失踪了...


◎:原來是妳,Vangel~

"vangel失踪",又是怎麼回事?!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生命之船

一會兒你將逝去,不知你將滑入
通向另一片土地的生命之船,
那裏清晨正在隱蔽的岸邊等你。

別不安,在分別的時刻別害怕,
一隻溫柔的手鎮定地升起帆,當船
把你從夜晚的國度帶往白晝的國度,
不用憂懼地走向那靜寂的岸吧,
沿著那昏光閃爍的草叢悄悄的小路。

沈睿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Phoebe.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作者:航空 于 2010-07-16 11:00:15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太欣赏了!


◎:航空兄好!

歡迎你的光臨...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誰在我童年時代從窗戶旁經過

誰在我童年時代從窗戶旁經過,
往玻璃窗上呵著氣,
在我的童年,在那深深的
沒有星光的夜晚,是誰走過。

他用手指在窗戶上作了一個記號,
在濕淋的玻璃上,
用他柔嫩的手指,
沉思著往前走。
留下我單獨一個人,
永遠。

我怎麼能猜出這個記號,
那潮濕的呵氣中的記號。
它停得那樣短暫,短得不足以猜出,
永遠、永遠猜不出的記號。

早晨起來窗框是清爽的,
我看到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一切都是那樣陌生,
在窗後,我的靈魂多麼孤獨和恐懼。

是誰走過了,
經過我童年深深的夜晚,
留下我單獨一個人,
永遠。

石琴娥 雷抒雁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Psamathe 1879 - 1880.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苦悶

苦悶,苦悶是我的遺產,
我的喉嚨的傷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如今那佈滿泡沫的天空凝結
在夜的粗糙的手裏;
如今那森林
和堅硬的高地
荒涼地升起,倚著
那低矮的蒼穹。
一切是多麼艱難,
多麼僵化、陰鬱和沉寂!

在這遮暗的空間我到處摸索
感到手指碰上懸崖那銳利的邊緣
我劃破向上伸出的雙手
在冰凍的殘雲上,直到它們淌血。

哦,我扯掉手指上的指甲,
我劃破極度疼痛的雙手
在高地和遮暗了的森林上,
在天空的黑鐵上,
在寒冷的土地上!

苦悶,苦悶是我的遺產,
我的喉嚨的傷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石默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Return of Persephone c.1891.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小小的手

小小的手,不屬於我的小小的手,
你在這茫茫人世間屬於誰?
我在黑暗中找到你。你不屬於我。
可我聽到有人在哭泣。

哪兒是你的眼睛,你的胸脯?
誰在黑暗中嗚咽?
小小的手,別哭!我用溫暖撫愛你。
你在黑暗中並不孤單。

小小的手,我一定會找到你的眼睛
當曙光將臨的時候。
哭泣的小手,你是我所需要的一切
即使早晨永遠,永遠不會到來。

北島 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Sisters c.1862.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拉格克維斯特詩選 *


一封來信

一封關於春小麥,
關於紅醋栗樹叢、櫻桃樹的來信,
一封我的老母親的來信,
那是以顫抖的手寫下的粗糙的信啊!

字字句句都是三葉草地,
熟透的黑麥和開花的田野,
都是她長年管理著的
遠遠近近的一切事物。

在上帝可靠的保護下,
陽光照耀著那些毗鄰的農舍,
清澈悅耳的鐘聲歡快地敲著
降和平於世界。

在那花園的香氣中,
在薰衣草和晚禱歌的氣息中,
在星期日的一片寧靜裏,
她寫信給我。

總是日日夜夜的忙碌,
總是沒有休息,在
遠方的我知道——哦,神秘!——
這是無窮無盡的。
石琴娥 雷抒雁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Solitude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埃斯普馬克詩選 *

埃斯普馬克,出版有十一本詩集,八本小說(包括《遺忘的年代》系列小說七冊,以及最近出版的《伏爾泰的旅程》,七本評論集(最著名者為《諾貝爾文學獎:選擇標準的探討》)。多次獲獎,包括薛克(Schuck)文學批評獎和貝爾曼(Bellman)詩獎,最近獲得的是凱葛籣(Kellgren)獎以及九人團(De Nio)大獎。


焚書

你翻讀我的經歷,
這些我早該焚毀的書頁。
然而你一無所獲。你不懂嗎?
你想從老師傅李贄的作品中
找尋一行可引用的句子,那是
徒勞無功的。沒有人明究
我的文字。寫作時我輕躍如野兔
出擊如獵鷹。不迎合讀者,
也不容我的毛筆寫出你們稱之為
傑作的那類引句。
我在別人書冊頁邊的空白處寫字,
在字裏行間質問,
在未書寫的空白頁上辯駁論證。
所以你絕不要同意我。要懷疑我的字句
並且在愈辯愈明的作品中認清你的角色--
但要快快溜出那已然洞悉
你身份的新陷阱。
獵鷹又重新展翅高飛。

我自己住在一個更大的文本,
置身諸多不值得一讀的官員之中,
喃喃道出君王的天職,
而在他背後
嚴峻的文體被形塑出,
不含一絲個人的聲音。
我為摧毀那文本而誕生。
時機在豬年成熟。
然而我的語字,一向習於攻擊,
卻躊躇不前。如此多的藉口。
我的機敏寄託於抄寫者的筆端。
我自身慢慢推進,像一群粟蠶,
絕不孤單,不會的,依兩腳而立的氏族,
有三十張嘴要喂的頭。
三十個奔向同一職位的靈魂--
我怎能置那饑餓於不顧?

此外,反叛只能造就出新句法,
英雄總是一個樣。
在頭髮的最尖端
他們再次立起廟宇。
眾多藉口聚集在我家門前,
時機消逝。
我來不及理解真正的理由。
我希望以此一時機的意義
換取我頁邊注釋的永恆。
我被祈禱的應驗所詛咒。
我將我的行徑包裹於一粒灰中
而後抵達,如穿著鐵鞋的法輪。

在他人思想空檔處匆匆記下的筆記
已被搜集,名之為《焚書》。
我相信那些被我舉發揭露者
會向我索命。如今我知道
文字比那還要危險,
幾個世紀來它們一直是火尋找的物件。
真正的訊息
已然在筆鋒間焚燒。
好的思想都有煙的味道。

我真想念你,我的朋友,無時無刻
不駁斥我的作品,飽受和我所受
一模一樣的不耐與憤怒之折磨。

我代你取得永恆:
虛假、肯定的訊息之一。
是的,我想如此!但空乏如我,
我想摧毀一切結論。
當我的同僚仍致力於道之追求
我勸阻他們,要他們何妨
終日享受生育之樂,
而後和他們的妻妾在月下散步,
聆賞琵琶樂音,
感受涼風拂掠頸間。
無怪乎
我被朝廷視為異端
進而啷鐺入獄。落得
以剃刀為我唯一友人。

我還有個結論要下:
歷史上你的時刻來臨時--
不要找藉口,
它們鐵定在你的樓梯上列隊等候。
進入那帶著悶燒邊緣等候的文字。
或者接收我的死亡:
我會將它拋擲過你逃逸的背
像一具狗屍。

譯注:李贄(1527-1602),號卓吾,明代思想家、文學家。曾任雲南姚安知府,五十四歲辭官。中年後受王陽明學派和禪學影響。晚年著書講學,揭露當時假道學。屢遭迫害,後自殺獄中。他以異端自居,反對儒家禮教,痛斥道學家之表裏不一。著有《焚書》、《續焚書》等,在明代被列為禁書。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Study, At a Reading Desk.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埃斯普馬克詩選 *

埃斯普馬克,出版有十一本詩集,八本小說(包括《遺忘的年代》系列小說七冊,以及最近出版的《伏爾泰的旅程》,七本評論集(最著名者為《諾貝爾文學獎:選擇標準的探討》)。多次獲獎,包括薛克(Schuck)文學批評獎和貝爾曼(Bellman)詩獎,最近獲得的是凱葛籣(Kellgren)獎以及九人團(De Nio)大獎。


西安兵馬俑

我們搖搖晃晃走向
什麼樣噬人的強光?毫無武裝。
掌中的劍虛幻不實,
木柄已腐蝕,
銅刃已墜地,青綠,
易碎一如蛋殼。在我臉上
我感受到他人驚惶的表情。
我痙癵的肌肉在他們體內翻轉
卻找不著我們的狂喜:
在我們嘴唇上方僵住的叫喊,
使我們無法和解的狂言囈語。
無鎧甲可披掛上陣的先鋒部隊--
在與未來的遭遇戰中
醺醉是我們的盔甲。
我們顫抖地等候著,相扶
相依的一堆斷片,無恥地
尋求他人的支持。我全然不解:
我們的軍隊當真無敵?

緊靠我身旁
我感知馬的腹側:
地面揚起的只是僵硬的嘶鳴聲。

我仍半睡半醒。
就在瞬間之前
我還擁有知覺,有人追尋我,
她親如肌膚,跪地,
濃密的發束,梳得勻整
垂落地面
當雙唇搜尋我跳動的鼠蹊--
她仍守著她的名節
在我離去的這些個世紀:
一張逐漸溶化的臉龐,
一個逐漸模糊的聲音,
唯一瞭解我寂寞的人。

而今只剩下這一道光。
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附近一名弓箭手,跪地,
弓弩對準跳動的光,
沒有托柄,沒有弓弦,銅銹斑斑的
箭頭墜落地面。
他一定有個名姓。或竟
連個讓人遺忘的名字也沒有?
而依情勢判斷
他是我們最好的弓箭手:
他腐朽的箭不曾虛發。
但他的標的是什麼?
目光中只見恐懼。
雙唇因眼前景象而緊抿。
黏土燒成的緊張的黑唇。
他的背上有一片與手等寬的狹長肌膚,
毫無防護,冒泡,發黑--
無人看得懂的剝落的文本。
這是終極的寂寞。

有三十八種隊形變化的寂寞。

我沖向前方,我的帽子
是一隻鳥,自頭頂起飛。
秩序潰散,我們踉蹌
栽入增強的光中。
以疼痛的瓦片為眼
我看到閃光中形影錯落,
熾熱的白。
他們帶著沉醉的面容迎面而來:
冷酷無情。我認得他們!
我認得自己的面容。

我只剩一個念頭,
更像是額頭後面一團蠕動的空無,
難以捕捉。
而我明白信賴我們的你們
必須感受到我們的無助。
自我頭頂,自這些
碎片起飛的鳥,
為你們攜來我們無助的訊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Bath of Psyche c.1890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埃斯普馬克詩選 *

埃斯普馬克,出版有十一本詩集,八本小說(包括《遺忘的年代》系列小說七冊,以及最近出版的《伏爾泰的旅程》,七本評論集(最著名者為《諾貝爾文學獎:選擇標準的探討》)。多次獲獎,包括薛克(Schuck)文學批評獎和貝爾曼(Bellman)詩獎,最近獲得的是凱葛籣(Kellgren)獎以及九人團(De Nio)大獎。


語言死亡的時候……

語言死亡的時候
死者又死了一次。
在潮濕閃耀的犁溝
翻動土壤的尖銳字眼,
裝著冒著熱氣的咖啡的有缺口文字,
曾片刻反射出
窗戶和窗外嘈雜榆樹的
明亮但略為剝落的語字,
以含羞帶怯的自信
在暗處摸索的
隱密芳香的語字:
這些賦予死者生命
之外的生命
讓生者分享更大記憶的語字
剛剛才被揚棄於歷史之外。
何其多的陰影散落!
無名姓可安身
他們被逼入最終的流亡。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Countess Brownlow c.1879.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埃斯普馬克詩選 *

埃斯普馬克,出版有十一本詩集,八本小說(包括《遺忘的年代》系列小說七冊,以及最近出版的《伏爾泰的旅程》,七本評論集(最著名者為《諾貝爾文學獎:選擇標準的探討》)。多次獲獎,包括薛克(Schuck)文學批評獎和貝爾曼(Bellman)詩獎,最近獲得的是凱葛籣(Kellgren)獎以及九人團(De Nio)大獎。


加勒比海四重奏之三

貼近如額上之汗但卻生存於
時間的另一折層的你啊:
抓住我們,以免我們被風攫走
四散於不同的世紀。
在夜間以內省的
眼睛,以識途的微笑
守護田野的你,
在我們入睡時修補
斷籬,防患未然的你,
在我們等候黎明時擦亮語字的你啊:
不要對我們失去耐心。
沒有你,麵包不成麵包,
沒有你,土地易碎如糖,
沒有你,語言將背我們而去。
你的死造就了我們生命的活力。
用你冰冷的手抓緊我們。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Daphnephoria.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海頓斯坦詩選 *

海頓斯坦(1859—1940)是瑞典近代著名抒情詩人和小說家,十九世紀末葉瑞典文壇上唯美主義和頹廢派的領袖之一。他的詩作主要有《朝聖與漂流的年代》(1888)、《詩集》(1895)、《人民集》(1899)和《新詩集》(1915)等。191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我渴望回到森林中的家園。
那草地上的一條小路。
那海岬上的一座小屋啊。
那裏的果樹還能采到大蘋果嗎?
被風吹拂著的莊稼
是否還在噓噓地響著搖晃?
在我紮過帳篷的地方
是否還有鐘聲
有節奏地在夜間敲響?

那兒長存著我的記憶?
那兒會活著我的死亡?
我吝嗇地用著漫長的歲月,
那是我的命運在灰色線上搖動的歲月嗎?
我象個陰影一樣生活,
我的記憶也在陰影中活著。
樹和小屋並不靠近,
屋門還在沉沉的鎖著。
臺階上堆積著的
是被風吹聚在一起的
枯葉的地毯。
讓別人去狂笑吧,
讓新的潮水
在橋下過分寬闊的溪穀裏
去洶湧流淌,
我不想聽,也不想說,
我坐在我的屋子裏,
在窗戶旁,獨自凝思。
那裏是我的王國。

當他們閉著眼睛坐著,
永遠不要以為他們老了。
我們離開的那些人,
我們拋棄的那些人,
很快就會失去香味和顏色,
如同花朵和青草,
我們從心中撕碎
一個名字,就象從你的窗框上
擦掉陳跡灰塵。
他們站起來那麼高大,
就象高大的幽靈。
他們給大地.
和所有你的思想披上陰影,
你的命運將會如何呢,
每晚回到家中
如同燕子回窩一樣。
一個家!這是安全可靠的地方,
我們築起圍牆來使它安全可靠
——我們自己的世界——這唯一的
在世界上我們所建立的家。
(石琴娥 雷抒雁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Fisherman and the Syren c.1856 - 1858.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海頓斯坦詩選 *

海頓斯坦(1859—1940)是瑞典近代著名抒情詩人和小說家,十九世紀末葉瑞典文壇上唯美主義和頹廢派的領袖之一。他的詩作主要有《朝聖與漂流的年代》(1888)、《詩集》(1895)、《人民集》(1899)和《新詩集》(1915)等。191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春天的時刻

現在,人們對死者感到遺憾,
他們不能在春天的時刻裏
沐浴著陽光
坐在明亮溫暖的開滿鮮花的山坡上。
但是,死者也許在輕輕細語
講給西洋櫻草和紫羅蘭,
沒有一個活著的人能聽懂。
死者比活者知道得更多。
當太陽落山時,
也許他們將比我們更歡快地
在夜晚的陰影中遊蕩,
那些神秘的思想,
只有墳墓才知道。

(石琴娥 雷抒雁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Garden of the Hesperides c.1892.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瑞士詩人 * 海頓斯坦詩選 *

海頓斯坦(1859—1940)是瑞典近代著名抒情詩人和小說家,十九世紀末葉瑞典文壇上唯美主義和頹廢派的領袖之一。他的詩作主要有《朝聖與漂流的年代》(1888)、《詩集》(1895)、《人民集》(1899)和《新詩集》(1915)等。191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千年之後

在遙遠的空中晃動著的,
是森林裏一個農莊閃爍的記憶。
我叫什麼?我是誰?我為什麼哭泣?
把一切都忘記吧,就象猛烈的風暴
旋轉著在世界上消失。
 
(石琴娥 雷抒雁譯)



Frederic Leighton (English,1830-1896) - The Painter's Honeymoon c.1864.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10:04:29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很多年了,
我用图画慰藉我苍凉的心态,
为此,为兴趣,我失去的太多太多

====
东海兄长为什么这么说呢,能失去什么啊,哈哈,美术养心,音乐养心嘛。我喜欢漂亮的片儿,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vangel 于 2010-07-15 01:35:03 发表 只看该作者

狠狠坏您好呀!

您拍得片片很精彩,欢迎您时常来发表您的佳作啊!


======

谢谢vagel弟弟的鼓励。给你抓几只小猫玩玩,------------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醉翁兄知道不知道有这么一副画,版式和色彩和173楼这一副几乎完全一样,不过是圆心画是椭圆的,里面画着一个女子向右坐着,双手抓住丘比特在端详,爱神是个儿童,举起右臂拿着一只伤心小箭,做出向她投射的姿势,也是幅世界名画,是我上学时候帖在床头上的墙纸,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醉翁兄好?

作者:东海钓夫 于 2010-07-16 09:39:32 发表  只看该作者 发送短消息

在这个栏目发帖,
有个念念有词的规矩。
诸兄?对么?
◎:念念有词的规矩?!
不清楚東海兄指的是什麼呢,可否明示?!


意思是说:
诸兄在发帖的时候,都要抒发感情,
帖大量的文字诗歌,还有视频,和音乐,为主题服务。
东海故称之为:念念有词。不对之处多多包涵。

和大家在一起熏陶,感到高兴和充实。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徐芒耀油画欣赏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徐芒耀油画欣赏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03303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